上陈伯陶学使书①

上陈伯陶学使书①

窃实江淮穷士,湖海狂生,十叶诗书,一门节概。惟是户庭凄寂,从无飞遑腾达之才;族姓萧条,未入富贵清华③之选。先大父当红巾之乱④,驰驱杀贼,黾勉从戎。久立丰功,未膺上赏。浮沉小吏,终靳侯封⑤。著述名山⑥,尽罹兵燹。言之坠泪,闻者抚膺。先大伯绮岁知名,穷庐终老。孟东野⑦以诗歌哭,阮嗣宗⑧得酒猖狂。文章因贫贱而弗传,姓氏付沉霾而谁惜。所著《玲珑山馆诗钞》,实仅辑存四卷,尚未能梓行于世。先二伯领光绪乙酉乡荐⑨,为粤督李公筱荃幕宾。方谓植谭享稽古之殊荣⑩,谢傅怀出山之远志⑪。不意文章憎达,魑魅窥人。生也不辰,命之无禄。青林黑塞⑫,收骨于瘴江;白草黄尘,招魂乎异域。呜呼!衰宗沦替,何一至于斯耶!家严青衫偃蹇⑬,白屋蹉跎⑭。食字欲仙,鬻文难活。廿年秋赋,苦战文场;一梦春婆,皆成幻果。年四十始生实一人,膝上摩娑,掌中护惜。以为家驹驰誉,赖有佳儿,雏凤高翔,或称快事。故期实甚切,而督质亦甚严。壬寅(光绪28年,公元1902——编者)实年十六,受知于李荫墀学使入泮⑮,明年(癸卯,即光绪29年,公元1903年——编者)就试江南,已入场,忽遘重病,撑持九日,性命濒危。噫嘻,遭逢不偶,造化弄人,盖于此时已露其端矣。甲辰(光绪30年,公元1904年——编者)受知唐春卿学使,列一等,乙巳(光绪31年,公元1905年——编者)罢科举,实适丁内艰。⑯哀感重重,无可排遣;相依蘖裹⑰,忧能伤人;自对菱花,惊非故我。丙午秋,内顾一身,外顾当世。觉士龙入洛⑱,刚是华年;司马安贫⑲,终非长策。每徬徨以顾影,遂怅惘而出门。展转风尘,百无一就。迄丁未(光绪33年,公元1907年——编者)腊,始入两江师范学校肄业选科预科。戊申(光绪34年,公元1908年——编者)腊,以最优等第一人毕业。然此项毕业,概不得请奖也。今春举行优拔考试⑳,本学校官以实名进。实顾名思义,颇用自惭。但当壮盛之年,值文明之世,既非肥遁鸣高㉑,何忍因循自误;纵愧鸡群之鹤,或非井底之蛙。况乎阮籍囊空㉒,相如壁立。老犹作客,莫慰衰亲;釜欲生尘,谁为巧妇。拟捧毛义之檄㉓,遂下冯妇之车㉔。旋于春夏间,向监督李禀请退学,经许可在案。七月杪,选拔头二场事竣,蒙先生拔取山阳第一名,固惭名实难符,亦复感激无既!不谓有含沙暗射之辈,以入宫见妒之为,横加捕风吠影之词,巧演李戴张冠之剧。夺我宗教交游之宠,快彼妻孥宾客之心。呜呼!较之白昼攫金,绿林劫路者,其阴险当过之矣,岂天地鬼神果无知耶!实事后调査,知为取列第三名戚震瀛等所为。戚学殖荒芜,声名恶劣,前在本邑高等小学充当教员,曾经先生斥退,谅先生当亦深恶痛绝其为人。实马齿未衰,雄心犹在;计凤鸾岂终漂泊,与禽兽何较短长!男儿自小千秋,竖子真堪一笑。实于此胶庠㉕败类,久巳视之如鬼、如怪、如盗、如娼矣。独是家庭因之凄凉,亲戚引为仇怨!堂前白发,弥増骏骨之悲;闺里红颜,徒拥牛衣㉖而泣。此则实之肠断泪下,发指眦裂,而欲躬㉗唾其面,手刃其胸,以为快者也!嗟夫!鹢飞㉗又退,鹏徙旋还;短蜮㉘相随,毒龙潜伺。岂屈子终当憔悴,虞卿只合穷愁耶?!义公把酒问天㉙,王郎拔剑斫地。茫茫瀛海,难拔我抑塞磊落之才;郁郁川原,空吊古慷慨悲歌之士。秋虫泣月,寒雀号风。英雄之髀肉㉚复生,仙子之蛾眉谁惜!箧中稿在,恐为复瓿㉛之资;架上书多,难作疗贫之剂。马孤呜而谁嗟虞坂㉜,玉再献而空老荆山㉝。问他日之头衔,何啻望梅止渴;叹而今之身世,已如荡絮无依矣。从兹幽谷佳人,悲天寒之翠袖;邯郸过客,醒尘梦于黄梁矣㉞。第实曾邀先生一日之知,亦属平生之快,用侮无灵之文字,略抒不尽之牢骚。为怜弱草栖尘,不免伤情之语;岂有落花上树,明知无益之谋。惟愿先生以符拔㉟作麒麟,视樗栎为桃李。韩愈期籍湜㊱以千古,孔门列游夏于四科㊲。许载酒而问奇㊳,得闻道以就死。或者刘蓂㊴一策,翻因落第而传;罗隐㊵三生,不借高科以显。我先生爱才若渴,当亦亟于嘉许,而不致见摈于门墙也。周实顿首。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春作者参加优拔考试,内定为山阳县第一名,嗣因同考者微言中伤而被摒弃。当作者得悉个中原委后,写了这封公开信给江苏提学使陈伯陶,历陈戚某的卑鄙行径,抒发了内心的积愤,体现了作者不畏权势的豪迈气概。
提学使:学官名,原称“学政”,后改称今名,简称学使。由清皇朝派往各省按期至所属各府州县主持三年一次的科举考试。担任学使的人必须翰林出身,不管本人原有官阶大小,在任学使期间,是钦差大臣,与各省总督、巡抚平级。
③清华:古时指清贵的官品,亦指这种官员和他的门第。
④红巾之乱:这里是以历史上的“红巾军”借指洪秀全领导的农民起义军。作者把洪秀全领导的农民起义军说成是“乱”、“贼”,这是他的历史和阶级的局限性。
⑤侯封:即封侯、封官。
⑥名山:深山、大山。《汉书·司马迁传》,“仆诚已著此书,藏之名山,传之其人。”后因借指著作之事如名山天业。
⑦孟东野:唐诗人孟郊,号东野,湖州人。少年时隐居嵩山,性狷介,年近五十才中进士。诗多寒苦之音,感伤自己的遭遇。作者在这里用以借指其伯父终身不得志。
⑧阮嗣宗:阮籍,字嗣宗,三国时魏文学家思想家。曾为步兵校尉,世称阮步兵,与嵇康齐名,为“竹林七贤”之一,与当权的司马氏集团有一定的矛盾,常用醉酒的办法,在当时复杂的政治斗争中保全自己。其诗表现嗟生忧时、苦闷徬徨的心情,对黑暗现实多所讥刺,辞语隐约。
⑨乡荐:乡试中式为“领乡荐”。乡试即省试,明清两代每三年一次在各省省城举行的考试,考中的人为举人,亦称乡试中式。
⑩植谭享稽古之殊荣:稽古即稽考古道。“植谭”系桓谭之误,桓谭又系桓荣之误。《后汉书·桓荣传》:“荣大会诸生,陈其车马印绶,曰:“今日所蒙,稽古之功也,可不勉哉!”。
⑪谢傅怀出山之远志:东晋时,谢安尝辞官隐居会稽东山,后来又出山做了大官。后因称失势后复起用为“东山再起”。谢安,东晋政治家,官至宰相。太傅,官名,相当于宰相。谢傅即谢太傅的简称a
⑫青林黑塞,收骨于瘴江;白草黄尘,招魂乎异域:杜甫《梦李白》:“魂来枫林青,魂返关塞黑。”这里指作者二伯郁郁不得志,终于客死异乡。
⑬青衫偃蹇:青衫,泛指读书人;偃蹇,困顿,不得志。
⑭白屋磋跎:白屋,用茅草覆盖的屋,亦指旧时代没有做官的读书人的住屋。蹉跎:用以比喻失意,亦可作时间白白地过去讲。
⑮入泮:学宫(即孔庙)前的水池为泮池,亦称泮水。明清州县考试新录取的生员(即秀才)须入学宫拜谒孔子,因称入学为入泮或游泮。
⑯丁内艰:父母逝世称“丁忧”,亦称“丁艰”。父丧称“外艰”,母丧称“内艰”。清制在守孝期间,其子不能参加科举考试。
⑰蘖裹:蘖(niè),树木的嫩芽,引伸为事物始生;裹,草的果实,引伸为事物的终结。莱裹,比喻生死。
⑱士龙入洛:陆机弟陆云(262—303),字士龙,吴郡吴县华亭人,西晋文学家,少以文才称著,十六岁举贤良。吴亡,家居勤学。太康(晋武帝年号)末(289)与兄机同至洛阳,名动一时,世称“二陆”。
⑲司马安贫、相如壁立:司马相如,字长卿,蜀郡成都人,西汉辞赋家。壁立,谓家中贫乏,空无所有。作者以司马相如自比,极言家境贫困。
⑳优拔考试:优指优贡,拔指拔贡。优贡、拔贡都是科举制度中贡入国子监的生员(即秀才)之一种,其他还有恩贡、副贡、岁贡等。清制优贡每三年由各省学政从儒学生员中考选一次,每省仅数名;拔贡每六年一次,经考试合格后,可按知县、教职分别任用。当时科举考试虽停,优拔仍继续从生员中考选。
㉑肥遁呜高:肥遁,亦作飞遁,即退隐的意思。
㉒阮籍囊空:陡籍系阮孚之误。囊,口袋;囊空,即袋里没有一钱,极言其穷。
㉓毛义之檄:毛义,东汉庐江人,家贫,以孝行称。南阳张奉慕其名,往候之。府檄以义为安阳令。义奉檄,喜动颜色,奉心贱之。后义母死去官,举贤良,公车征,遂不至。奉始知义前者奉檄,乃为供养老母之故。檄,古代官府用以征召、晓喻或声讨的文书。
㉔冯妇之车:冯妇,人名,善搏虎,卒为善士,后有人逐虎,无人敢拒,虎见冯,趋而迎之,冯即攘臂下车,众大悦。后称重操旧业的人为“冯妇”。
㉕胶庠:“胶”与“庠”都是古代学府的别称。秀才亦称庠生。这里胶庠是泛指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
㉖牛衣,给牛御寒用的覆盖物。“牛衣对泣”,形容夫妻共守穷困。
㉗鹢飞,鸟名,能高飞。
㉘短蜮:古代相传为一种能含沙射人的动物。
㉙义公把酒问天,王郎拔剑斫地:义公是指西汉的翟义,王郎即新莽末的王昌。两人都曾起兵反对王莽而遇害。周实为纪念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而作的《痛哭四章》中有“荒烟孤岛田横客,夜月悲茄翟义军”之句。
㉚髀肉复生:髀,股部,大腿。语出《三国志·先主传》,刘备曾对刘表说:“吾常身不离鞍,髀肉皆消;今不复骑,髀里肉生。日月若驰,老将至矣,而功业不建,是以悲耳。”后用为自叹久处安逸,思图有所作为之辞。
㉛复瓿:抵(bǔ),小瓮。《汉书·杨雄传》下:“吾恐后人用复酱瓿也。”喻自己著作价值不高,只能用簋酱罐。
㉜马孤鸣而谁嗟虞坂:虞坂,地名,在山西平陆县。《韩子》:“骐骥困盐车,负而上虞坂,顾伯乐而长鸣,知其识己也。”骐骥,骏马。
㉝玉再献而空老荆山:荆山,山名,在湖北境内。西周时楚立国于此一带,有抱玉岩,相传春秋楚国卞和得玉于此。
㉞邯郸过客,醒尘梦于黄粱:邯郸,古都邑名,在今河北省南部,战国时赵国的都城。唐《枕中记》载:“卢生在邯郸客店中昼寝入梦,历尽富贵荣华。梦醒,主人炊黄粱尚未熟。后因以喻虚幻的事和欲望的破灭。成语“黄粱一梦”或“邯郸一梦”均指此。
㉟符拔:兽名,形似麒麟,可辟邪。樗(chǔ)栎(lì)比喻无用之材。
㊱籍湜:即张籍和皇甫湜。张籍,唐贞元进士,以诗名当代,白居易、元稹皆与之游,而韩愈尤重之。皇甫湜,唐元和进士,与张籍齐名,亦为韩所重。韩愈卒,湜撰《韩文公墓铭》。
㊲游夏:孔子弟子子游、子夏的并称,长于文学。四科:儒家评论人物的分类:德行、言语、政事、文学并称为四科。子游、子夏列入文学类。
㊳问奇:数奇(jī),指机遇或命运不好,凡事多不利。问奇,即預测命运前途的吉凶祸福。
㊴刘蕡:唐昌平人,文宗大和二年应贤良对策,极言宦官祸国,考官惧而不取。同考的李邰说:“刘蕡不第,我辈登科,实厚颜矣!”
㊵罗隐:唐文学家。十举进士不第,其散文小品,笔锋犀利,诗亦颇多讽刺现实之作,流传民间甚广。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