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名园|状元楼

淮安旧有两座状元楼。一在河下竹巷东,为沈祭酒十洲先生故里。先生名沈坤,字伯生,一字伯载,号十洲,明代抗倭功臣。明嘉靖二十年(1541),沈坤中进士一甲第一名,钦赐状元及第,成为科举制度以来淮安首位状元。楼创建于何时,志乘未载,仅见于胡天放《魁星楼碑记》。后祀先生木主于其上,以志功德。其原委载于王天池《沈十洲先生垂永录》中。另一为新城南门城楼,亦曰“状元楼”,乃十洲先生读书处。其匾额为邑人熊斗阳手书。

《淮安河下志》“沈十洲祭酒第”条下云:安东程与九得龄,余族人也。著有《枣花楼诗集》,中有一题云:余祖居在竹巷中,相传为明祭酒沈伯生先生故宅。巷东旧有楼,俗呼为状元楼,岁久渐圮,甲戌夏重加修葺,落成之日,放歌书怀。余案:枣花楼旧居即在今状元楼之西北隅,大门与梅家巷相对,余幼年犹见之,今毁拆已尽,只存小屋数间,余俱作菜圃矣。

明清时期,状元楼屡圮屡新。据《河下志》载,“道光初年,楼欲倾,邻人遂毁之。嗣程君道南捐资,购木柱四,上覆以瓦,适程物故,工遂止。咸丰壬子,王君月航天池、殷君沚南自芳、程君秀峰钟、徐君训忠德基、吴君澹泉兆登诸君子募资修复。每岁三月十二日一祭,是日为先生诞辰。后改为春秋二祭。”

如今的河下竹巷街西首沈坤状元府,系2017年于原址重建。竹苞松茂,美轮美奂。

推荐阅读:状元楼与埋倭墩 / 刘怀玉

沈坤书法不错。河下打铜巷尾“射阳簃”为吴承恩著书室。《河下园亭记》载,“射阳簃”题额即为沈十洲殿元坤所书,书法欧、褚,笔力刚劲有锋。

沈坤以蒙冤庾死狱中。其似有风湿旧病。明代《余午亭先生医案》云:学士沈十洲公讳坤。病左手痛,不能上头,左边身体俱麻木不便,医作风治,概以搜风顺气散。史国公浸酒方等药,不效。就余诊之,左脉芤而弱,右脉涩而濡,予曰:“此非风疾,乃失血症也。”经曰:目得血而能视,手得血而能握,足得血而能步。今脉芤而主失血,脉涩主血虚,血虚而用风药,则血愈耗,火盛用酒剂,则火盛炎。公笑曰:“予病肠风下血有年也。”遂以四物加酸枣仁,阿胶各八分为君;人参,白术,山药各六分健脾生血为臣;红花,槐花各三分凉血为佐,秦艽,松节,羌活各三分通关节为使。兼以归、芍、阿胶、参、芪、术、茯苓、杜仲、枸杞等丸服,一方痊愈。

 

扩展阅读:状元楼相关诗文选录

登状元楼

安氏(明张芝阶妻。皆能诗。芝阶父世才,万历十七年进士,户部郎中。)
圣主抡元遇早奇,乡居时负蓼莪悲。
御倭郭外成坚垒,受谤朝中作系缧。
墓冷空埋长剑恨,楼高尚忆苦吟时。
秋风吹彻长淮水,父老怀恩泪暗垂。
自注:楼为沈祭酒坤读书处。祭酒御倭,保障淮人,受诬而死。
吴山夫(玉搢)《淮南诗钞》云:“祭酒素与胡给事应嘉有隙,会有倭警,练兵保乡党,以兵法部署,有犯者榜笞之。被笞者怨,应嘉遂与二三青矜撰为谣言,构之御史林润,知府范槚持其狱甚坚,然皆流谤之言,无所指实。”读此诗及夏编修涂山诗合观之,知祭酒之冤。其代之鸣者数十年如一日也。安氏或亦祭酒之姻娅子姓与?不然,何以一弱女子而能作此感慨凭吊之语耶?新城南门城楼,旧有熊斗阳所书状元楼额,以沈祭酒微时读书其地,故名。今竹巷之状元里,乃其贵后里居处,非当日之状元楼也。
又吴玉搢《山阳志遗》卷四:“吾乡闺阁中以诗老者,在唐则有吉侍郎妻张夫人,在明则有潘马龙叔旸妻仲云鸾、张文学芝阶妻安氏……安氏止传《秋日登状元楼》一诗,为吊沈祭酒坤作。状元楼即新城南门楼,非竹巷状元里也……祭酒以御倭受谤,庾死狱中。安必其姻戚子姓,故登楼吊之。感慨悲伤,绝无闺阁习气。”
出自《山阳诗徵》

赠沈十洲

吴承恩(字汝忠,号射阳山人,别号射阳居士,明嘉靖二十三年贡生,官浙江长兴县丞。著有不朽名著《西游记》及《禹鼎志》(已佚)等。其表外孙丘度辑有《射阳先生存稿》。)
东风朝马散鸣坷,北极晴光带玉河。
寒食中官传画烛,春衣侍史捧香罗。
蓬莱雪后烟花满,阊阖天心雨露多。
染翰朝朝供研滴,凤池新绿酌恩波。
吴山夫云:射阳先生与沈祭酒十洲交最笃,见所作《沈赠公卓亭墓志铭》,其略云:“昔承恩与祭酒俱童雅,同试生儒郡邑,一见相钦异,定交数百人中,因互拜其父母。时卓亭公爱十洲甚,肆之家,谢诸闲往来者。唯承恩至,公辄喜,展履迎迓,与对谈今古,洒洒无倦,出嘉羞珍果啖之。余幼子凤毛,祭酒又尝许婚以其女。”
出自《山阳诗徵》

过淮阴吊沈十洲太史

王信(王信,盐城人,明嘉靖中任进贤县主簿,寻罢官归。唐顺之视师江淮时,曾礼重之。著有《西溪诗草》一卷。)
枚皋词赋安能武,韩信机钤不善文。
争似当今沈太史,独将文武际风云。
一铸吴钩三十年,涂钩人血尚新鲜。
铦锋未试妖氛净,白气冲宵上烛天。
扬州一火下淮城,当路人人弃甲兵。
太史不来身一战,西湖满载入东溟。
一剑才鸣万口谗,阵云无色将星寒。
九重他日忧西北,始信军中少一韩。
太史当年奏五云,功名不数沈休文。
谁知鸟尽良弓弃,一过淮阴一吊君。
一战功成万户侯,如何只恁卧山丘。
精英已逐倭魂去,拟向东溟起蜃楼。
昔年寇攘测诸公,子女人人在掳中。
今日得安家室乐,不思保障是谁功。
海寇纷纷孰敢撄,独能一剑斩长鲸。
诸君何不怜才甚,自坏江淮万里城。
东倭西寇正交侵,将帅何人有死心?
他日圣朝思猛士,九原一酹万黄金。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登金牛墩谒大司成沈十洲墓

丁尧生(明淮安诸生)
湖上重游往事迁,水亭山阁尚依然。
柳丝不改当年绿,花萼犹争旧日妍。
松暝鹤归斜照下,芷香燕掠晚风前。
十洲何必论三岛,自是金牛有洞天。
出自《乾隆淮安府志》

金牛墩怀古

夏曰瑚(字敷公,号涂山。崇祯辛未科进士第三人及第,授翰林院编修。)
蔓草连荒野,天高雁陈分。
村翁谈往迹,英主宿雄军。
箭镞沙场冷,牛羊夕照曛。
最怜埋骨处,祭酒只孤坟。
吴山夫云:墩在郡城西北十余里,世传周世余伐南唐驻军于此,故诗中四句云然。祭酒指沈殿撰十洲,伤其有功不醉,反为人构陷,瘐死于狱中也。
出自《山阳诗徵》

报功祠吊明大中丞父子

张鸿烈(字毅文,号岸斋。康熙己未举鸿博,授翰林院检讨,以言事罢官。曾与修《明史》,历国子监助教,迁大理寺副,以忧归。著有《淮南诗钞》两卷,纂修康熙《山阳县志》五十六卷。)
明世宗时,沿海倭寇之惨,古未闻也。己未夏,贼由吴淞至狼山,将趋山阳马逻乡,淮人震恐,城门昼闭。江北巡抚李遂,从间道提兵疾走,夜入淮城。部署定,潜师据姚家荡,贼殊不意。明日,合战稍却,奔庙湾,公率师大败之。淮人感恩,立报功祠于姚家荡。朱文肃《涌幢小品》载公之子孝廉名材,年方二十余,时在署中,见势急,白于父,发漕司库金募死士三千人,自将奋击之,斩首五千级。遂江西丰城人,嘉靖丙戌进士。子字见罗,亦宦至中丞,万历间理学名臣也。祠今不可考。
天鸡啼彻海云红,扶桑影蔽日本东。
狡倭弄兵胡瞰里,时时万里乘长风。
淮海维扬久清晏,妖氛转斗趋淮甸。
狼山烽火照三城,鸟言卉服来酣战。
李公握算识倭情,倍道兼驰夜入城。
部署虽定援师绝,谁知公子更知兵。
手散黄金募死士,三千义勇沙洲至。
或是田横岛内人,不须恶少淮阴市。
公子青春一孝廉,早探理窟通韬铃。
与倭合战惊风雨,逐北追亡丑类歼。
吁嗟!功成易说临阵难,当时沿海逢倭患。
淮人祠祀李开府,姚家荡里肃衣冠。
君不见,倭至淮城闭,中丞父子挺大义。
倭寇亡,祠宇荒,岁时伏腊遗蒸尝。
世情冷薄多如此,谁其敬终能若始。
倭患重生未可知,安得再有此公子。
“识倭情”下自注云:倭入扬州边海境,公策其或由泰州趋 江都,或犯天长窥凤泗,皆以奇兵扼之,若由海口趋淮城,必成 擒矣。倭果阑人淮入马逻乡。
按:录自《淮南诗钞》。据《明史》卷227李材本传,李材字孟诚,举嘉靖四十一年进士,授刑部主事。历官兵部郎中,广东佥事,云南洱海参政。因事下诏狱六年,戍镇海卫,久之赦还。村所至,辄聚徒讲学,学者称见罗先生。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状元兵

张鸿烈
雪沈祭酒冤也。祭酒名坤,号十洲。少负奇才,任气违俗,嘉靖辛丑第一人及第。历官南祭酒。不附权贵,滞翰林将二十年。居母丧,家在郡城外,倭寇犯淮,公散家资募乡兵千余人,自教练之。倭纵火延烧,官兵且却,公率乡兵亲当矢石,射中其魁,乘胜追杀。城上人望之,呼曰:“状元兵!”未几,倭以二十二船从泗而下,焚杀尤惨。公会战,大破之。巡抚李遂荐其“才兼经略,功收御侮”。起北祭酒,为同乡给事中胡应嘉构陷,御史林润劾之,被逮,卒于狱中。按祭酒素与应嘉有隙,倭警练兵保乡党,以军法部署,有犯者辄榜笞之。被笞者怨,应嘉遂与二三青衿,撰为谣言,构之林润。知府范榄持其狱甚坚,然皆流谤之言,无所指实。大学士朱文肃公《大事记》曰:林润劾祭酒沈坤,庾死狱中,非其罪,人多冤之,口语藉藉,林亦深悔云。胡后裔今绝。
倭蹒华夏古所无,震荡陵寝趋中都。
祭酒思报国恩殊,尽散家财招卒徒。
红旗闪闪卷甲趋,大歼岛寇淮海隅。
楚州太守气豪粗,守城亦挽两石弧。
才不相下诉切肤,释倭不攻攻文儒。
同辈腾谤流天衢,曾参杀人宁非诬。
坐令淹禁缧绁拘,为倭报仇何其愚。
功存桑梓名难污,险狠堪恨林与胡。
按:录自张鸿烈《淮南诗钞》。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赠沈缙山

马元文(字素先,号贲园,乾隆三十六年举人。四十六年会试,以耆年赐翰林院典簿。)
己酉(乾隆五十四年,1789)秋,过沈缙山书斋,谈及吾淮世家遗泽,因出其七世祖十洲先生殿试策,并诰命一轴。先生为前明嘉靖二十年廷试第一人,历官至祭酒、宫詹。勋业文章,史乘传之旧矣,及今二百余年,犹见先正典型历久不坠。展诵间,令人有景星庆云之羡。缙山有子若孙,皆隽异过人,他日必有能绍继家声者。为赋律句以赠
鸾章凤藻沛恩纶,一代遭逢洽主臣。
国美先猷三锡命,家传鸿宝百年新。
远征文献夸先甲,宏奖风流想替人。
累叶书香期接武,会看彩笔奋簪绅。
出自《山阳诗徵》

状元楼

程钟(字秀峰,号讷庵,道光间诸生,著有《淮雨丛谈》。)
走马长安一梦中,文猷武略总成空。
儒生有技能歼虏,御史无情忍害忠。
当日英名夸荐鹗,故乡遗址渺孤鸿。
功臣多少冤难白,我吊韩侯更吊公。
原载《淮安河下志》

状元楼工竣,里人致祭乡贤沈公,礼成即事

程钟
赵家轩畔沈公乡,旧有闻人共里坊。(原注:谓阎征士。)
史乘尚堪寻事迹,文章今更吐光芒。(原注:运河西岸掘得漕抚王公遗爱碑,系公撰文。)
昔时楼阁嗟倾圮,此日经营为表彰。
崇德报功存古迹,非关科第乐称扬。
其二
御寇当年赖我公,毁家纾难矢精忠。
两千卒练摧勍敌,三百年余识隽功。
棂槛重新规制拓,馨香敬荐礼文隆。
故乡遗迹常留此,合与徐庐陆墓同。
觐案:《淮雨丛谈》称程与九得龄有《修葺状元楼落成》诗。详后《第宅·沈祭酒宅》。
原载《淮安河下志》

状元楼

胡克敬(字梓农,道光间岁贡生。工古文词,著有《漱六斋诗文集》。)
可惜金鳌顶上人,功名如梦命如尘。
一生乡党无知已,半壁山河有义民。
平地忽成三字狱,高楼空倚万家春。
年年画角哀声里,泪洒西风荐血苹。
出自《抗倭状元沈坤》

沈祭酒殿试策书后

范以煦(字咏春、熙台,号韵瑃,别号退民、息影居士。道光二十三年优贡生,咸丰九年北榜副榜。著有《淮壖小记》、《淮流一勺》等。)
红丸吞处妙灵中,遗恨偏如殷子通。
却忆倭墩曾报最,更谁怀古述殊功。
“殷子通”下自注:宋濂《王先生毅小传》:昔者山阳殷子通以乡兵拒寇,为长吏所害,门生毛术,手刃其仇。按:范以煦,
出自《抗倭状元沈坤》

沈祭酒殿试策

李元庚(字莘樵,道光庚寅诸生,咸丰间军功保盐运司运同,著有《望社姓氏考》、《山阳河下园亭记》、《餐花吟馆诗集》。)
天生奇才人必异,一粒红丸梦仙赐。
射策金门捷大魁,策长二千三百字。
御书一甲第一名,拜官先畀南司成。
抱恨终天悲何极,家居忽闻倭寇惊。
先生散赀乡兵练,射中渠魁魁不战。
城上人呼状元兵,大破贼船淮乃奠。
功成贼去人交称,荐剡独有李中丞。
天子嘉之兼经略,谁知营营来青蝇。
胡忌林劾范持狱,庾死狱中冤竟覆。
同忆銮坡对策时,昔何荣兮今何辱。
吁嗟乎,卫人反遭谗人嗔,手刃其仇无其人。
寄语读书明哲者,保邦亦宜保其身。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

哀王月航茂才(天池)夫妇死难

李钟骏(字通夫,元庚子,咸丰甲寅诸生,附贡,著有《枕经书屋存稿》。)
守身洁,殉身烈。
夫妇死,誓同穴。
片念不可移,两心坚似铁。
纷纷铜马来,入门剑忽掣。
先生读书识大义,一腔所横惟热血。
名虽微,心不折,见危授命志已决。
书生报国肯捐躯,明德馨香配先哲(先生居状元楼侧,邑人拟立木主配享祭酒楼中)。
夫已亡,妇永诀。
巾帼中,有豪杰。
墓前待发连理枝,夜台复绾同心结。
何人剪纸大招来,不使忠魂终湮灭。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

状元楼吊沈十洲祭酒

刘元方(字式孟,号小艭。道光十七年拔贡,梅花老人刘四柱后裔。)
高楼遗迹壮新城,淮水东流咽恨声。
贝锦南箕乡士狱,云旗金鼓状元兵。
人生传岂关高第,当日冤谁识主名。
过客怆怀读书处,凭栏东望海云睛。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

状元兵

邱奂(字孚伯、芙伯,嘉庆二十三年淮安府学诸生,补廪生。弹词女作家、长篇弹词《笔生花》作者邱心如长兄。著有《醒庐杂著》。)
明季烽烟警,淮阴孰御倭。
状元亲矢石,兵气壮山河。
势已成猖獗,师谁统鹳鹅。
官军惭弃甲,乡勇奋操戈。
云集同袍众,风声进士科。
鹏搏魁艺苑,鸿号唱铙歌。
文武才如许,功名命奈何。
弹章林御史,谗口铄金多。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状元兵

邱奂
倭寇犯淮肆焚掠,延烧纵火官兵却。
御侮谁收一战功,莫道书生无将略。
十洲少小负奇才,任气违俗志磊落。
及第群推第一人,权贵不附功名薄。
翰林濡滞二十年,祭酒家居悲落拓。
烽烟四起贼披猖,招集乡兵争踊跃。
矢石亲当鼓不衰,射中其魁倭怖愕。
荡平小丑力恢恢,经略将军堪寄托。
伏波不纪云台勋,淮阴反被后车缚。
从来功者罪之媒,浊世那容留蹇谔。
构陷被逮卒狱中,林胡众口偏金铄。
淮人指点状元兵,生气千秋常锷锷。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杂感六首

阮钟瑗(字次玉,号定甫、定夫。嘉庆二十二年岁贡生。著有《修凝斋集》六卷。)
其一
状元兵解阵云翻,瘐死还衔钟室冤。
千载淮濆幽怨在,不堪清夜听啼猿。
自注云:沈十洲司成练兵御倭,被胡给事构陷死狱中。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竹巷状元楼祭沈十洲祭酒

王天池(字月航,道光末诸生。为状元楼修复者之一。著《沈十洲先生垂永录》未竟。咸丰十年,捻军至,自尽以死,私谧文贞先生。)
杏林春宴冠蓬莱,砺剑援抱大将才。
马革归来悲诏狱,蛾眉谣诼痛泉台。
状元兵已惊穷岛,祭酒楼曾堕劫灰。
为荐溪苹春社后,摩碑挥泪重低徊。
“劫灰”下自注:楼在新城南门,久圮。复建于竹巷状元里。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

状元楼怀古

殷自芳(字沚南,号霜圃,道光二十五年诸生,著有《松竹草堂遗稿》、《筹运篇》、《淮南吟》等。)
夜眠苫山昼谈兵,力遏狂倭护楚城。
永世问谁修武备,如公才不愧科名。
冤齐钟室血同碧,功在长淮心更清。
剩有荒楼依雉喋,榛芜深处夕阳明。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

殉难诸友诗

徐嘉(字宾华,号遁庵,别号东溪渔隐。同治九年中举,后被选任昆山教谕,年老归里。为清末民初知名的经史学家和灯谜学家。著有《味静斋集》、《遁庵丛笔》等。)
庚申壬戌西贼连犯郡城,山阳境内男妇殉难三千余人。余与友人裒诸名氏,请高紫峰师牒诸漕帅,题旌附祀邑之忠孝节烈诸祠。覆校元册,泫然赋此
元戎避残寇,下士殉衡门。
悔读芜城赋,重招楚客魂。
全家留弱息,高节达天阍(牒中首列其名)。
祭酒楼头望(河下竹巷祀沈十洲祭酒),烟霾白日昏。
出自《宣统续纂山阳县志》

状元楼

卢福臻(字介清,光绪四年诸生,著有《咏淮纪略》二卷,此诗载于卷下。)
新城楼访状元居,祭酒当年此读书。
保障全淮倭寇御,受诬莫白我欷嘘。
出自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咏明沈坤、汉韩信

冷巢(名曹昌麟,字民甫,一字民父,号冷巢,淮安人。)
轻车缓过状元楼,犹忆先民沈十洲。
豪杰不忘烹走狗,可怜冤狱比韩侯。
其二
将兵多事为谁愚,河上逍遥无老渔。
终古哀惟亡国大,王孙何若乞为奴。
其三
金铁鏦铮鸣不平,秋声疑有状元兵。
埋倭未得难埋恨,潮咽新城隔旧城。
录自民国淮安《民报》 刘怀玉《抗倭状元沈坤》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