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社姓氏考 / 李元庚

史篇 望社姓氏考

山阳李元庚辑

庚髫龄,闻吾淮国初时有望社。家乘中载六世祖颖升公,名噪其间。卒未考,同社者几人,淮人之在社者几人。戊午岁检败簏,得《诗苑天声集》。耑有校勘姓氏一卷,凡数百人,末列望社姓氏计三十人。颖升公名裒于首,五世祖远令公名亦列焉。爰就稽其事略,系以数语,俾后来者生则古之思。质之上元张蓉园徵君,徵君云:望社姓氏考,世有传本,吾家旧有之。庚第未知所考者,即此三十人否也。抑此三十人专指吾淮在望社者言与。媕陋无文,搜求未广,姑录成帙,或不免贻讥博雅云。山阳李元庚莘樵氏识。

李挺秀

公字颖升,庚之六世祖。万历间诸生,明末落藉。晚年好道。一字靑琴,著有《惕介山槃剩稿》。刘訒庵大参谦吉寿公八十序云:先生以仙李之裔,祖述其家学,往往论黄冶变化,是耶非耶。少年治举子业,名闻天下,诗赋古文辞。天下翕然宗之。又多好饮酒,任侠议论,风生亹亹,竟夜不倦。又云:先生尝自为诗,酷似太白乐府诸古体,有海陵三山陆憩五狱之槪,卽此可见 公之生平,诗酒自娱,殆超然于宠辱之外者矣。

黄申

字甫及,明诸生。福王勅封鸿胪寺卿。家有舫阁。靳茶坡题有五律,阎古古有《至淮上黄甫及招饮》。诗云:海内名流似草删,独留君作古殷顽。穿廊竹石多云气,出土尊彝带血斑。枸杞井连桐柏渎,棠梨泾绕鉢池山。虽余潦倒穷愁里,对此风光亦解颜。杜于皇有《赠黄甫及》。诗云:杜陵寂寞将欲死,刘郞赠我淮南子。淮南为人卓且眞,磊落不染半点尘。读书一目数行下,说剑凛凛如有神。毛西河有《于黄申光禄宅豪饮》。诗云:楚州多贤名,首推光禄君。譬如鹗在霄,矫矫离人群。我来楚州甫三日,便向甘城访遗逸。叔度能传外史书,颍川曾进通侯秩。又有云:吹笙鼓瑟扬素歌,盘中泻酒如悬河。大官庖厨久无餗,我爱樽前旧光禄。先生诗不多见,《淮安诗城集》选有《登虞山》、《赠李太虚》诸作。按西河与先生同时,诗云“光禄”,或有所据。抑后人传闻不确,误为鸿胪耶。

靳应昇

字璧星,一字二娱,号茶坡,又号茶坡樵子。明岁贡生。有捷才,为诗坛宿望。播迁后风雅如线,结望社以励同人。淮安诗复盛,后学能诗者,半出其门。继往开来,有功于诗,教不可泯也。与饮牛叟、虞山逸民同刻《秋心诗》,兴化李小有(长科)序之。先生世居新城,戊子以后故居为牛马溲渤之场。卜居河北,不蔽风雨,诗益高古。著有《渡河集》。邱曙戒寺副梓行之。序云:先生怨尤不形于色,愁叹不见于声,与物无忤,绝口不及理乱。唯虞山、再彭贱兄弟望社诸子,益相砥砺,饮酒赋诗,与之往还而已。又有《焚馀草》、《鼠馀草》等诗。邑志文苑有传。子宏疏,字不器,诸生,后改名窳。亦以诗酒自娱。姪宏远,字梦庵,诸生,著有《偶草》一卷。

郭为珙

字子骏,明诸生。张虞山古调堂集中,有《两集郭子骏草堂送别许葭水得侵字》诗。先生诗集未见,仅见其《同罗怀杞宿梵村》诗一首,选入《淮安诗城》。

张玙若

字伯玉,岁贡生。幼起华冑,负才气,结纳遍天下。国变后铲名匿迹,而吟讽不衰。与舅氏郭允观同日落籍,日与同社诸子相倡和。才气疎莽,有大家气味。吴嵩三《闻张伯玉计音》诗云:燕山客邸初闻信,万里登台不见君。憔悴平生伤独立,支离病骨忍终分。残湖射阁惊霜雁,落叶填门乱夕曛。家有三丧归未得,故人何处范希文。张虞山《哭张伯玉》诗有云:先生天下才,岳岳起华胄。幼奉严父训,规矩凛然守。怀才数十年,抱璞不见售。自信命世姿,知已定有候。磊块横心胸,罗列经天宿。无何逢世难,中原多盗宼。将相各逡巡,乾坤自格斗。先生应聘起,挥泪思匡救。其服膺如此。万年少《隰西草堂集》中与先生赠答之作尤多。弟璜若、[王奭]若,子斯晟,从子斯昱,俱以诗名。郡邑志皆有传。

沃起龙

字荀伯,崇祯壬午副贡生,大河卫人。父士彦,岁贡生。先世以武功显,至士彦,折节读书成名儒。先生为名诸生,与弟起凤,每试辄各冠一军,士林交称之。会世变,遂弃举子业,遁迹田间。幅巾杖履,弦诵自乐,眈情吟咏,里中推为祭酒。有自著年谱一卷,藏于家。邑志附士彦传后。其《长安怀母》八诗,精湛高浑,足称五宇长城。遗墨吴山夫学博犹及见之。

卞为鲸

字友龙,顺治甲午举人。少负才名,与弟为豹俱驰声庠序。先生怀抱利器,蔚然为艺苑宗师。馀膏剩馥,多所沾丐。仅以选贡领乡荐,人皆惜之。著述极富,有《长啸阁集》十一卷行世。郡邑志文苑有传。

胡从中

字师虞,号天放。崇祯壬午举人。入国朝不复与计偕,避迹乡里,居钵池山。绕屋种楝,名曰楝居。先生为人,外和内介,不饰竿牍谒当事。其诗磅礴纵横,有真气。雅善书法,绝类苏米。颓唐偃侧,于乱头粗服中,极饶姿媚。长笺短幅,遍满人间。乡里争宝藏之,望而知为高人隐士之书也。吴山夫云:曾见先生手批文选,丹黄甲乙,无一率笔。偶有一二评语,妙有精义,豁人心目。知当日虽隐居放废,而读书求古之心未尝稍间。康熙中聘修郡志。乾隆郡邑志皆有传。

嵇宗孟

字子震,又字叔子,号师巢,安东人。居郡城。崇祯丙子举人。天姿颖悟,读书过目不忘,下笔数千言立就。以拔贡领乡荐,文章声气遍于江北。吴梅村祭酒极推奖之,谓有纵横排奡之才,故赠诗,有“琴因调古须防怨,诗为才多莫近名”句。初授温州司李,伸理冤滞,发奸摘伏,剖断如神。时以方之包孝肃,海滩地迁变靡常,流民失业。先生为请振,并给牛种区荒田。每出,民持香拥之,因呼为“香司李”,建龙门庵尸祝之。转武昌府丞,以卓异赐给袍服。晋知杭州府事。豪猾敛迹,属吏贪墨者望风解印绶去。课农兴学,创万松书院以造士,善政惠民不可枚举。以疾致仕。康熙己未,以鸿博征,不就。宣城施愚山、三原孙豹人、永嘉周天锡,均与先生有投赠之作。先生著有《楚江蠡史》、《驴背吟识小笺》、《星路阳秋》诸编,名曰《立命堂集》行世。先生居郡城宅,旧为蔡鹤江宗伯第。集中有蔡先贤蔡学士文,极深景仰。后转售于毛姓,今归南清河王氏。又百余年矣。

陈台孙

字阶六,一字酒人,崇祯庚辰进士。授浙江富阳县知县,擢户科给事中。后晋陕西陇右道。抗直敢言。有裁冗员、节财用、开众正、杜群枉诸疏。邑志仕绩有传。先生与云间陈卧子齐名,时推二陈。乙酉归故里,自号楚州酒人。性宕易,不治生产。诗旨凄然,尤足颉颃卧子。宣城施愚山有《寄陈阶六淮上》。诗云:韩侯城头忆风雪,元龙榻前话离别。明日孤舟我独归,至今三岁心如结。江波淡沱江洲春,闻君病起梅花新。寄书且折一枝去,为问风流旧酒人。

张镇世

字尔尝,崇祯甲申拔贡。虞山先生从子。《古调堂集》有《尔尝侄田居》二首。诗云:三载移家住一村,桑麻深处是桃源。喜无车马喧彭泽,赖有妻孥共鹿门。养病花间身自稳,忘情物外性方存。田庐与尔虽同伴,愧我江湖万里奔。高堂白发不扶筇,日赋南陔乐事浓。揽辔敢云如孟博,杀鸡聊且效茅容。香醪花下春开宴,脱粟灯前夜听春。果似吾家老宗子,古人风味在安农。靳茶坡有《送张尔尝归陈溪》诗。

沃起凤

字仪仲,一字余廉。起龙弟。恩贡生。著有《礼记汇解》四十卷,《杜诗解易》二卷,《史论》四十篇。张岸斋太史谓其断制精严,能发前人所未发。惜其书散佚,无从收辑。又尝注感应篇。论者谓与惠定宇注相出入。亦未见也。

潘取临

字大也,崇祯乙亥拔贡。国朝顺治甲午举人,戊戌明通榜进士。选常熟县教谕。少负文名,及老尤多隐行。存友人遗孤,除里门巨猾,至今人称道之。事载郡邑志文苑传。著有《大也存稿》、《虞山课士录》。子御炳,康熙甲午举人。名与父埒。

程涞

字潍东,顺治辛丑进士。官直隶平谷县。幼偕弟娄东肄业曲江楼,与当时诸老宿齐名。惜文稿散佚。诗载县志。《淮安诗城》选有《原头行》、《新城藩府》、《漂母祠题壁》、《韩侯钓台》诸作。

张养重

字斗瞻,号虞山,又号虞山逸民,崇祯癸未诸生。明末落籍。以诗名。邱曙戒寺副序先生《古调堂集》云:虞山故高门也。世食旧德,有良田千顷,顾隶军籍。恒为卫弁所剥蚀,夷然不之问。惟把卷行吟,登临自远。于是家渐落。烽火后,戍兵屯新城,井邑皆营垒。遂奉母携妻、子隐于湖滨,与同里靳茶坡阎、再彭辈结望社,咏秋心诗,高怀放适,不复问人间理乱。郡邑志皆有传。先生集中,有《归隐白马湖留别望社诸子诗》四首。未数年湖水所涨,草堂尽没。携家入城,生计益困。遂索米四方。北极燕云,南逾琼海,登临凭吊,无不见之于诗篇。缠绵有风人之旨。有“南楼楚雨三更远,春水吴江一夜增”一联,王阮亭见之极为击节,遂订交焉。诗名遂大著。子钦世,闭门高隐。父子相倡和。事见邑志。

阎修龄

字再彭,号容庵,别号饮牛叟,大参磻楚先生子。崇祯乙亥诸生,明末落籍。遁迹白马湖滨,名其居曰一蒲庵。同时如李楷、杜浚、傅山、王猷定、魏禧、阎尔梅辈过淮,皆下榻焉。时人称盛。又与同里张虞山、靳茶坡为世外交,朝夕行吟,结望社相倡和。其诗高洁,无烟火气,不减储王。著有《秋心》、《秋舫》、《冬涉》、《影阁》诸集,《红鸥亭词》行世。郡邑志皆有传。魏叔子称其“平生慎检,特以诗名。”赵饴山称其“以文名,一时撰述甚富。”王山史称其“行谊甚高,又淹通坟籍,著为诗文,清真典雅。可以式扉起衰。”旧刻有《兑阁遗徽》,悼丁孺人而作;又有《青溪怨》,感青姬而作。词语凄婉,一时和者如云。后皆散佚。先生家世盐筴,独介然自守,不趋流俗。其品诣不可及已。

张新标

字鞠存,号淮山,户部九霞先生子。顺治己丑进士,擢吏部考功司主事。以邻部事失察,改陕西苑马监丞。康熙己未举鸿博,以疾告归。著有《淮山诗选》。邑志有传。先生甫释褐,即慨然有澄清之志。时协漕使者,任诸蠹胥播恶江淮间。先生上疏发其赃私状。下巡按御史案验得实,窜殛有差。一时远近争传其疏。顺治八年为乡试同考官,称得人。先生交游甚广。施愚山、宋牧仲、周栎园、毛西河诸钜公集中,投赠之作极多。子鸿烈,字毅文,康熙己未举博学鸿词,授翰林院检讨,纂修明史。才识敏达,该洽文典。纂山阳县志五十六卷。一方掌故,赖以不坠。

杨方

字大千,顺治甲午举人。《淮安诗城》选有《山寺观瀑》、《邻舟行》、《薛行坞席上与白仲调彭云客谈文》、《雨阻吴江》、《早春》、《赠太原毕四世》、《登岘山话山》诸作。

陆求可

字咸一,号密庵,宋丞相忠节公之裔。明初迁淮,为山阳人。顺治乙未进士,授裕州知州。入为刑部员外郎,晋福建提学佥事,转布政使参议。未上而卒。著有《治裕集》、《密庵文集》行世。先生为人豈弟,雅以济物为念。朱竹垞检讨作公墓志,谓其大旨在兼善天下,施之于政,而政举;观之于文,而文化成。自裕州以后,恤邮丁,减盐引,辟汙莱,清冤狱,正文体,绝请托,端士习,修祀典,力行教化,孜孜不少倦。盖儒者讲学之效见诸行事者。黄黎洲先生铭公墓碑云:史传循吏,贵乎宁一。疮痍未起,贼梳兵栉,逃屋荒田,租吏络绎。吁嗟!密庵仁心为质,岩疆风雨,立彼家室。入总刑名,破家而出。出考艺文,庙堂琴瑟。郡邑忠仕绩有传。

徐转迅

字动盈,岁贡生。选全椒县训导。家贫读书,潜心理学,与同里陆求可提学,往复论难,皆粹然儒先正论。所著有《横秋阁高卧堂集》,毁于火;《白贲堂集》未刻稿,存。郡邑志文苑有传。阮鹤缑征君《自吟亭集》中有《南州歌简徐动盈先生》云:西南直为水云昏,乃是先生报川村。昔者骑驴过其门,夕阳场圃散鸡豚。先生把卷恣讨论,深造文囿穷其根。掌中日弄乾与坤,豁然洞见一画尊。

陈谷骏

字尔燕,号石庵。倪天章《南涉杂诗》有先生为之序。《古调堂集》有《陈石庵自江南来话京口事》、《云霁陈石庵约醉乡居小饮》等诗。先生亦有《江上吟》、《湖室为水所涨歌》、《二骏行》、《饥女》诸作选入《淮安诗城》。

程淞

字娄东,号寓庵,潍东大令弟也。少赴浙,补浙江秀水县增生,隐居不仕。从伯兄涞肄业曲江楼。著作甚伙,未轻付梓。邑志载诗一首,《淮安诗城》选有《平陵东》、《相逢行》等篇。

马骏

字图求,号西樵,顺治己酉举人。天资敏妙,潜心学问。所作诗澄泓雅炼,并能鼓琴顾曲。善行楷,仿汉魏人作小印章,无不精好。结庐河上,与四方知名士赋诗饮酒其中。晚荐博学鸿词,未试而卒。著有《听山堂诗选》,又与黄冈杜于皇合刻《二西近稿》行世。

赵朗

字天醉,一字天民,江南徽州府休宁县旧墅人。有《古冥斋诗》、《啸虹笔记》。书画入妙。靳茶坡先生有《幽草轩赠赵天醉》,诗云:最是居停主,轩中一事无。寒梅方绕屋,名酒不须沽。雨雪征车苦,江湖老鬓枯。知君旅邸乐,岂厌客情孤。按茶坡诗意,天醉先生似假馆吾淮者。

李孙伟

公字远令,号巨平,恩贡生。廷试第一,选崇明训导。为庚之五世祖。著有《玉诜堂诗存》。邑志载公《南庄》诗一首;《淮安诗城》选公古近体诗六首。公博学好古,秉铎崇明,勤于教士,三载告归,颇留遗泽。门下士送公归田诗幅,家中今尚有存者。曾王父水西公有《秋霜吟》二绝,《纪公逸事》二则,《望海吟》四绝,纪崇人思公事极详。因注繁多,《水西诗钞》中未刻。

张新栋

字季望,九霞先生季子,鞠存吏部弟。顺治庚子副榜。幼颖悟绝人,日记数千言,经史百家,无不综贯。诗文不多作,作必期于可传。兄弟齐名,提唱风雅。著有《颐庵集》。邑志有传。

倪之煌

字天章,别号钝道人,山东临清州人。父和鸣将军,驻宿迁,往来江淮间。先生遂流寓山阳,居湖嘴,有一草亭、餐菊草堂。杜于皇《一草庵记》,称其前列花石,后植梧竹,窗牖四辟,庭户光洁。晴明不燥,阴雨不喑,读书饮酒无所不宜。又云,倪子为人豁达,负俊才,有诗名。故四方之士多慕是亭,而愿交倪子。后忽剃发为僧。余谓不忘其旧,即名一草庵可矣。著有《一草亭集》、《南涉杂诗》、《泗上杂言》等篇。山阳县志流寓有传。

邱象升

字曙戒,吁之大参第三子。顺治乙未进士,改内翰林宏文院庶吉士。洊晋侍讲。左迁广东琼州府通判,以内艰归。服阙,补大理寺左寺副。先生谪琼州时,道出徐闻县。县兵以饷不至大哗,城门尽闭。公直前曰:我琼州别驾,适自省来,给饷且至。吾勉为若留。迳入使者署卧。士卒闻言,解甲以听,饷至事遂平。历官所至,皆有政声。王渔洋作先生墓志,谓公幼而聪警,日读书盈寸,乱后益加意发愤。旁及诗歌,皆有神解。与弟象随齐名,号“淮安二邱”。既病,犹校刊张虞山、靳茶坡遗集,各为之序刊之。谓今可报亡友于地下矣。先生天性孝友,故多和平之音。集中有《中秋前一夕招望社诸子集放生池限亭船二韵》,又有《秋日望社诸子招集湖心寺前楼限韵》等作。所著有《南斋诗集》、《鷇音》、《白云草堂》诸集。郡邑志有传。祀乡贤祠。

邱象随

字季贞,吁之大参第四子。顺治甲午拔贡。康熙己未以博学鸿词征,授翰林院检讨。官至司经局洗马。先生少承家学,年十四即工诗。性至孝。未仕父殁,庐墓三年。通籍后,积俸置田为宗祠用,族人称之。与寺副有“淮南二邱”之目。邑志有传。著有《西轩诗集》、《西山纪年集》。手辑《淮安诗城》刻之。凡例有云:自茶坡诸君子,当干戈抢攘之际,肇兴望社。及曙戒余弟兄在跋涉流离之余,唱和西轩,其初盛也。嗣与伯玉、阶六、友龙诸公会猎,则吾社凡出处二十有四人。风雨晦明,刻期毋失,以是远迩同声,其再盛也。今社仍以望名,亦从始云。王渔洋《香祖笔记》云:故友邱季贞与张虞山游浙东,行处州山中,各有即事诗。张云:百年无与人间事,老死深山古木中。邱云:不知过尽山多少,犹在猿啼万木间。今人攘攘入市者,不知世有此境。

阎若璩

字百诗,磻楚大参孙、牛叟先生子。诸生。康熙己未以博学鸿词征试阙下,罢归。著有《尚书古文疏证》、《四书释地、续、再续、三续》、《孟子生卒年月考》、《重校困学纪闻》、《潜邱劄记》、《眷西堂诗文集》。先生幼时读书发愤,不肯寐,坚坐凝思,笔砚皆冰。心忽开朗,如门牖顿辟,屏障壁落,一时尽撤。自是颖悟异常,于书无所不读,又皆精晰而默识之。世宗在潜邸时,闻征士名,手书延至京师,呼先生而不名,恩遇有加。及后为文以祭。并赐挽章三首。诗云:褒衣博带钜儒身,瞥见松堂縿幕新。天上星躔归处士,人间艺圃失经神。鲁鱼犹辨仇书力,辰巳先征入梦因。绝胜匡床扬子宅,谢家庭树有奇珍。清流地望表清淮,北海碑前绛帐开。一万卷书维子读,三千里路为予来。春风倚槛铺红药,夏雨临窗润绿槐。花下谈经无两月,那堪二竖镇相催。自昔儒英并大年,先生白发已萧然。初疑瘦骨全符鹤。讵料轻身早蜕蝉。旧德己嫌百岁耄,古稀犹欠一春延。遗篇历落珍珠字,留与韩门籍湜传。赵秋谷为先生墓志,所谓微言绝而秦火炽。后代儒者,非剽贼浮华,即迂疏言理。先生起于二千年中,抱遗文而穷毫末,岂偶然哉!故为之铭曰:先生于学迈嗜欲,少壮迄衰日不足。典坟邱索完在腹,旁薄纷纶引以触。理细大嚼穷繁缛,地千万里灿手目。事累百代俨视瞩。云云。先生名满天下,平定张石洲所辑潜邱年谱,本末具备。至其束发工诗,幽洁隽永,不减晋人风味。后以积学嗜古,邃于考证,议者转以词章为所短耳。

明季复社之倡,娄东张受先张天如两先生主之,喜接后进,标榜声价,人士奔走辐辏,入其籍者多至二千二百余人。呜呼滥己!吾淮张靳诸老,与同志立望社,名几与吴中埒。高才宿学,多出其间,亦祗里中人士。风雨晨夕,饮酒赋诗,各抒其抑郁不平之气,以追古之作者。非有裁量人物,讥剌得失,故不致如娄东之贻祸。先大夫姓氏考一篇,累岁搜求,为乡邦掌故,藏于家三十年矣。谋付剞劂,力有未逮。今夏检出重缮,并忆《茶余客话》中有一则云:陈碧涵先生为望社名诸生,专精三礼之学,淮士治礼经者多从之游。与阶六黄门为兄弟行,名誉并著。陈定生称为吾家二夫子。按碧涵先生名美典,顺治戊戌进士,官山东沂水县。阮吾山司寇去古未远,是篇所载,或有依据。先大夫所考之姓氏,系本范眉生《诗苑天声集》中所列人数,裒辑成书,手泽仅存。不敢妄为增入,谨附志之,以待博通文献者,从而订正云。光绪癸巳立秋后五日男钟骏谨识。

烈皇下殿,明屋遂墟。议者归咎东林,谓罪逾流寇。过己。权珰充廷,朘削元气,无端人正士,主持清议,成何世宙邪。一二标榜滥竽蠹名,容贻圭玷。若复几两社,景行踵继,祗扬隽逸之清芬,讵关兴丧之全局,蚩蚩弗察,亦腾口说,势不驱贤哲为奸回不止。莘樵先生辑《望社姓氏考》一卷,表章遗老,深裨乡邦掌故。党人碑邪点鬼簿邪。后之尚论者,嘉诸君子之志,而怜其生之不辰可耳。慎勿高就卑论,轻肆雌黄为也。光绪甲午五月清河王锡祺跋于小方壶斋。

原载清宣统二年(1909)上海神州国光社《国粹学报》第七十一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