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辛笛的家乡菜情结 / 叶占鳌

王辛笛的家乡菜情结 / 叶占鳌

王辛笛,原名王馨迪,江苏淮安楚州人,著名的“九叶诗人”代表人物。其早在天津南开中学读书时期就开始发表诗歌和译作,后入清华大学外文系学习,同时编辑《清华周刊》文艺专栏。1936年留学英国,入爱丁堡大学研究语言文学,回国后任上海光华大学、暨南大学教授,现任上海作协副主席、国际笔会上海中心理事等职,著有《珠贝集》、《手掌集》、《夜读书记》、《九叶集》、《辛笛诗稿》、《印象·花拾》、《嫏环偶拾》等。

少小离家的诗人,虽终日颠簸他乡,但对于家乡,对于家乡的饮食文化,却依然记忆鲜活如童年。家乡的鳝鱼、蒲儿菜、冷菊蟹、蟹黄汤包……,在诗人的眼中,是上苍对于勤奋朴实的乡人的最好给予,更是故乡物华天宝的明证。身在异乡的多少个明月当空的夜晚,多少个恋乡心切的不眠夜,倚在窗前泪流满面的诗人,反复吟味着东坡的词句: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禁不起思乡的热情,耄耋的老人终于踏上热爱着的故土,去深味他的童年。面对这哺育他的丰厚土地,源远流长的古运河,亲切的父老乡音,丰腴鲜美的家乡淮扬菜……,诗人心醉了,如入幽梦,在月明如洗的故乡园亭中,品味着家乡风味的淮扬名菜,畅饮着故乡泉水酿造的美酒,这正是自己滞留心中的多年宿愿呀!今朝却恰如其分地实现了,这梦境怎么能不让人心醉呵。酩酊大醉的诗人想着,想着,便倒在了如银波似的清月里……

第二年清秋,惦念故乡的诗人再次踏上故土,为着寻找旧日的梦痕。当客船驶向故乡时,诗人目接不暇地望着两岸的景象,“近乡情更怯”了,于是朵颐大动,口占七绝一首:两年两度运河滨,多味乡音分外亲;一路禾香村酿熟,垂杨秋色正宜人。来到故里,好客的乡人,再次邀请诗人品尝家乡的淮扬菜。望着琳琅满目的美味家肴,幸喜之情溢于言表,看着餐桌上的“八大锤”、“冷菊蟹”,诗人诗兴大发,又一七绝脱口而出:赐馔何来“八大锤”,油氽鸡腿代名词。冷脐切片姜丝衬,公子无肠逞菊姿。听到诗人的诗作,乡人齐声呼好。当诗人啜吸被道光皇帝誉为“天下第一鲜”的古镇河下文楼蟹黄汤包时,乡人便邀诗人再作吟咏,生性爽朗的诗人,并不客套,便欣然应允,再一七绝顺口而出:冻肉凝脂拌蟹黄,薄皮敞开一包汤;蒸笼抓取防伤手,齿舌从容着意尝。诗人和乡人都被这浓郁的生活情趣的诗句给熏醉了,大家的话匣也被诗人的风趣和情趣打开了,你一句,我一句,漫无目的地侃聊源远流长的家乡淮扬菜。刹那间,敏感的诗人似乎又捕捉到意象,遂随口而出:勺湖采得蒲儿菜,恰称清腴狮子头。话到当年全膳席,还从父老赞“文楼”。不消几句,诗人便将家乡的最有代表性的淮扬菜肴包容进去了。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虽然辛笛先生已驾鹤西去,但他对于故乡的热爱,对于家乡淮扬菜的喜爱,永恒地成为一段美好的逸事了。

(叶占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