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名园|招隐亭

招隐亭,在河下西湖嘴运河西岸。

山阳河下园亭记:

明隆庆间,沔阳陈文烛知府事时,为五游山人郭次甫筑,在湖嘴运河西岸。亭前烟波浩渺,杨柳芙蕖,为一时胜境。后渐颓,国朝顺治初,邑人张鞠存吏部新标加修葺,与同郡胡天放从中、程潍东涞诸老,赋诗纪胜。今复圮。亭在青莲庵南,净土庵北,载《县志·古迹》。张岸斋太史鸿烈诗云:“亭改名仍旧,风流忆主宾。能文陈太守,高士郭山人。此道今如土,招贤事莫论。沙荒湖嘴外,望古绿杨津。”《淮南诗钞》二首录一。胡天放先生诗云:“古人杳难接,姓字寄琳宫。日落神仙远,花分杖衲红。鸣琴怀晚节,采药挹真风。云树西湖末,高天沧海同。”原注:王凤洲兄弟尝往来焉。载《藉湖堂诗集》。

续纂淮关统志:

招隐亭,在西湖嘴运河西岸。明隆庆间,沔阳陈文烛为淮郡守时,有五岳山人郭次甫焦山,公延之,建庵筑亭,为次甫觞咏地。亭前烟波浩渺,杨柳芙蕖,为一时胜境。后渐就颓败。国朝顺治年间,山阳张铨部新标复加修葺,与同郡胡从中、程涞诸人赋诗纪胜,今又圯废矣。
wrin按:陈文烛号五岳山人,淮关志弄错了。

钵池山志:

郭第,字次甫,苏州人,自号五游子。登焦山,斩莽棘,筑室二层,曰“飞云”;又筑礼斗坛、丹室,置药灶,旁列名画、法书、鼎彝,手题跋,殊(矫)矫异。所交多文人。尝冬雪掩关三四日绝食,暖气煦煦若蒸,弗饥也。然好饮酒,酒后坐山巅高啸,声动林木。夜深,冠芙蓉冠,佩剑跣足礼斗坛上,向北斗拜祷。王世贞、李攀龙、江道昆、屠隆辈数人山访第,与其谈当世事辄不平。屠隆向京口故老言:第以恶严相国嵩,图之而未果,因遁迹荒山,修炼形法。明隆庆间,沔阳陈文烛为淮安郡守,延第来淮,筑招隐亭,广生案:亭在运河西岸,今青莲庵南、净土寺北,即其故址。为觞咏之所。亭前烟波浩渺,杨柳芙蕖,为一时胜境。文烛尝得米元章画佛,第促之勒石,置钵池山寺中。《焦山志》、参《山阳县志》、陈文烛《米元章画佛跋》。

招隐亭记

陈文烛
淮城西门外有西湖。其垂杨烟水,盖胜槩云。稍三里许,地脉墳起,钵池山寺僧圆智募居士许结庵,舍茶于上,五游山人郭次甫往来东岳特居。然后隐焦山不来。余招之始来,遂以真形图一、杖一、衲一、瓢一、锄一、觚一悬焉。参知潘公题曰隐庵。后为一亭。仪制王敬美过淮访次甫,低徊留之不能去,且曰庶几遇小山八公之徒乎?余扁曰招隐。两人促余记之。嗟乎!人生天地寄耳。次甫寄身于隐,余所闻由光谊至高,次甫似之矣。又足迹遍宇内名山大川,奈何寄意于兹亭,而托之乎余言哉?余诚不知其怀之所繇兴也。书作亭记。
陈文烛《二酉园集》卷九

陈文烛(1525年-?),字玉叔,号五岳山人。湖广沔阳人。文烛少负才气,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中进士,授大理寺评事,隆庆四年(1570年)官淮安知府。与吴承恩友好,“时造其庐而访焉”,两人一起商订《花草新编》,又为之序。万历二年正月为四川提学副使,万历五年十一月升山东左参政。官至南京大理寺卿。著有《二酉园诗集》十二卷,文集十四卷,续集二十三卷。

招隐亭又名招隐庵。前人在此吟诵颇多:

邱象随 过招隐亭
吴承恩 邵郡公邀同郭山人饮招隐庵
张新标 招隐亭即事
释传遐 同客夜坐
杨元凯 访招隐亭故址
殷自芳 冬仲偕平孺、袖峰游运河西岸

 

 

扩展阅读

招隐亭

胡从中 字师虞,号天放

古人邈难即①,姓字寄琳宫。
日落神仙远,花分杖柏红(陈玉叔守淮安,招山人郭次甫来,遂以杖衲悬此亭。王凤洲兄弟②尝往来焉)。
呜琴怀晚节,采药抱真风。
云树西湖末,高天沧海同。

丁晏原辑·山阳诗征

wrin注:①“邈难即”,《山阳艺文志》作杳难接。
②王凤洲兄弟:即大名鼎鼎的王世贞兄弟。王世贞(1526-1590)字元美,号凤洲,又称弁州山人,江苏太仓人。嘉靖二十六年(1547)进士,官刑部主事。迁青州兵备副使。因杨继盛事获罪于严嵩,其父王好亦为严嵩构陷下狱,世贞与弟伏乞严嵩之门而不得免,父死,弃官归。后复起用,官至刑部尚书,以疾辞归故里。与李攀龙同为“后七子”领袖。其持论“文必秦汉,诗必盛唐”,晚年有所改变。一生著述数百万言,《弁州山人四部稿》及其续集达三百七十七卷,对戏曲也有较深研究,相传作《鸣凤记》。其于“词则沾清自喜,亦出人一头地”。王世懋(1536-1588),太仓人,字敬美,号麟洲、损斋、少美。王世贞弟。嘉靖进士。历南京礼部主事、江西参议、陕西提学副使、福建布政司左参政、南京太常寺少卿等。万历十五年(1587)以病归。好文学,习农艺。著作有《学圃杂疏》、《艺圃撷余》、《墙东类稿》、《闽疏》、《王奉常集》等。

邵郡公邀同郭山人饮招隐庵

吴承恩

水环幽树绿渐渐,暖日从游二妙兼。
秋社欲催元鸟去,晴沙喜见白鸥添。
斜阳野望移前席,远树轻阴入半帘。
多幸山公怜病客,许陪高逸侍清严。

吴山夫云:招隐亭在西湖嘴对岸,明五岳山人郭次甫与郡守陈介文烛交好,守建亭以待次甫,至则觞咏于此。后改为庵,庵前有清池茂树,与西湖相通,烟波浩渺,渔舟近远,亦一胜境也。自西湖变为陆地,亭亦日就倾圮。本朝顺治中,张吏部鞠存先生归田后,复加修葺,与胡天放、陈潍东诸先辈时来集饮,赋诗纪事,后此又不可问矣。诗所云邵郡公者,名元哲,万历二年继陈公守淮者也。西湖自康熙十五年烟墩堤倒,淤一丈八尺深,始为平陆。张吏部修葺时,尚未淤也。

丁晏原辑·山阳诗征

注:“从游”,《山阳艺文志》作“重游”。

招隐亭即事

张新标 字鞠存,号淮山,九霞户部子。顺治己丑科进士,官吏部考功司主事,迥避改户部,坐失察事,谪黑水驿丞。晚举博学鸿辞,不就。著有《淮山诗选》。《志·仕绩》有传

吾庐一水隔,问渡即花宫。
石井苔犹碧,丹炉火欲红。
荷香当带雨,竹荫自生风。
挥尘来高唱,元言未许同。

丁晏原辑·山阳诗征

访招隐亭故址

杨元凯 字尧臣,道光庚寅诸生

此日谁招隐,当年剩一亭。
高风溯城市,遗迹怅烟汀。
径古庭芜碧,湖空岸柳青。
荒碑人不识,闲鹭下郊坰。

《遁庵丛笔》云:‘尧臣师夙承小太先生家学,幼即能诗,特不恒作。《三茅祠夜读》、《访招隐亭故址》二首,乃嘉从游时所耳熟者。嘉年十二三因贫废读,先生至流涕劝留学。不受束修,以故得卒业。庚申寇乱后卒。嘉适避地居蒋桥,闻耗奔至则已窆矣。师无子,以弟子恩湛嗣,虽掇一衿,无以自立也。师尝谓嘉:“苏子瞻教秦太虚多着实用书,他日成立,无忘此语。”今老而无闻,深惭明训。’

王锡祺编纂·山阳诗征续编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