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街巷 | 东长街


原创  徐爱明  淮上会

 

东长街是淮安人耳熟能详的一条街道,是淮安棋盘状街道中一条街道,她与南门大街(古称中长街)、西长街均为古城南北向的主干道。

 

东长街路标

 

乾隆《淮安府志》等方志中,东长街被列为旧城街道中第一。

 

宁静的街道

 

穿透历史的古民居

 

东长街南至南门城墙根(现南巽路),中段与院东街(现改称镇淮楼东路)交汇,20世纪90年代,向北打通水巷口,直至桃花垠南岸的永怀路。古城的母亲河文渠从东长街穿过。

 

南城墙根已变成了南巽路(远处为新建的魁星门)

 

曾经的院东街,如今的镇淮楼东路。

 

东长街南头文渠上的真武桥

 

东长街北首文渠上的梁陂桥

 

东长街像主干贯穿古城南北,小街巷似一个个枝桠伸向东西。东长街的两侧有更楼东街、小鱼市口东街、大鱼市口东街、府学街、文府路、百善巷、岳庙东街、窦娥巷等街巷。

 

通向淮安府学的府学街

 

百善巷二号曾经是著名作家袁鹰的家

 

与宋太祖赵匡胤有渊源的回龙巷

 

成就了关汉卿《窦娥冤》的窦娥巷

 

东长街是淮安城最古老的街道之一,明清时期街道两侧既有深宅大院,也有森严军营,更多的则是寻常巷陌。穿越时光隧道,古老的气息扑面而来。

 

旧时的门面房留存至今,依稀可见当年光景。

 

沿街的老民居多了一份商业气息

 

斑驳陆离的墙体显示了历史的沧桑

 

高昂的屋脊昭示着淮楚文化的辉煌

 

东长街既有红色纪念地,又有名人故居,以及寺庙道观。东长街南段东侧现楚州中学南校区内几幢四十年代民国时期楼房,为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旧址。

 

华中分局旧址楼房。1945年9月两淮解放后,遵照中央的指示,10月在淮安成立中共中央华中分局,并在此驻扎了一年时间。

 

 

在华中分局旧址上建成了中共中央华中分局旧址纪念馆

 

远远看去,一片端庄,一份严肃,一种凝重。

 

这个碑是价值和分量的体现。

 

朱占科,淮安府山阳县人,光绪年间任顺宁知府。朱占科故居坐落在东长街东侧,其面积从今淮安市淮安区人民医院住院部内南部,一直向南延伸,面积甚大。

 

故居遗留房屋数百间

 

 

保存基本完好的堂屋及廊檐

 

朱占科故居内最为著名的是窗亭雕花,古代文人所景仰的梅、兰、竹、菊、琴、棋、书、画等被雕刻在窗亭两侧。

 

朱占科故居被列为淮安市文物保护单位。

 

在东长街三角桥银行家朱虞生宅院北侧,有一殷实之户王家的宅院,因宅院内长有盆口粗的紫藤,周围居民都称“王家紫藤树”。据说该户于解放前夕,全家迁居上海,抗美援朝时,便利用王氏无人居住的房屋,改造成医疗用房计166间,设立志愿军第九康复医院院部及三病区(现址为楚州医院)。

 

房屋中的居民增建、改造了一些建筑,但大户人家的气派仍在。

 

主体建筑保持着当年的风采

 

磨砖对缝的工艺得到显现

 

拆毁的房屋看了有些心疼

 

江北慈幼院(今淮安区实验小学)一九二六年诞生于东长街朱雀桥南,由当时本县三位在全国著名的银行家谈丹崖、周作民和朱虞生等发起创办。它既是慈善机关,又是教育单位,在办学方面使民众耳目一新,交口称赞。

江北慈幼院院落(前身为盐商周鹤九的私人住宅)

 

江北慈幼院里面的楠木厅

 

江北慈幼院的创建者谈荔孙

 

著名作家袁鹰为学校题词:发扬江北慈幼院精神,办好新时代教育。

 

清朝末年,在今人民医院及其北有过一座很大的园林叫遂园。遂园的主人为清末常镇通海道道台沈敦兰。沈宅建筑很讲究,各建筑之间均有长廊连接,雨天无需张伞,园中花木繁盛。遂园后来被拆,唯其南边的蝴蝶厅岿然独存,是遂园中仅存的一座建筑。

 

远望如蝴蝶展翅

 

风雨飘摇中的破败坚守

 

能够见到的独特的建造工艺

 

蝴蝶厅已经被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与沈氏遂园隔路相望的,曾经有一个一宅两院的房屋。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于1902年就出生在这里并度过了他的童年,直至1915年随父母全家迁居镇江。

 

李公朴故居(现淮安区电视台身底)示意图

 

李公朴(1902-1946)原籍江苏武进,生于江苏淮安,中国社会教育家。被评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之一。

周恩来为李公朴、闻一多撰写的悼词

东长街中段有道光年间时任山东巡抚张汝梅的公馆。张汝梅的儿子张香谷娶了袁世凯的胞妹袁书贞,张家在淮安清代后期是数一数二的大宅豪门。张公馆原有厅、堂、轩、楼、榭二百余间,现尚存东路建筑四进二十间左右。

 

张公馆房屋的高大堪比县衙大堂

 

透过斑驳可见当年气势

 

一砖一瓦惹人怜惜

 

历经百年,坚挺依旧。

 

咸丰初,蒋清翊来淮定居,在水巷口买了旧宅地,构筑怡园,人称“蒋公馆”(现淮安区人武部), 1945年,“双十协定”签订后,中共中央曾拟迁淮安,时驻淮城的华中分局,奉命将“蒋公馆”维修一新,作为中央机关的办公用房。现院内尚有一棵三百年的紫藤,三棵树龄分别为130、150年的银杏。

 

唐代高福墓志碑。蒋清翊,字敬臣,江苏吴县人,清末学者,著有《王子安集笺注》等。酷嗜金石,特建双唐碑馆以贮两块唐碑。酷爱秋菊,种菊至五千余株,自号“东城菊叟”。

 

蒋公馆中的十稔亭

 

紫藤两株并生,似两条巨蟒相互缠绕,蜿蜒曲折。

 

陪伴着古藤的银杏也成为古树名木。

 

水巷口北面的梁陂桥,是一座横跨文渠上的砖拱桥。清代扬州八怪,芦雁画家边寿民的苇间书屋,就建在梁陂桥南侧的芦苇荡中,至今芦苇荡还有遗迹可寻。

 

泼墨芦雁图。边寿民(1684—1752)清代著名花鸟画画家,为扬州八怪画派画家之一。号苇间居士,善画花鸟、蔬果和山水,尤以画芦雁驰名江淮,有“边芦雁”之称。

 

边寿民手札

 

边寿民的印章

 

 

苇间书屋遗址

 

东长街也是一个寺庙集中的地方,三界寺、拈花寺、定国庵、华严佛堂、波若庵、凌云道院、虹飞阁、送子观音庵、大营关帝庙等先后在东长街落地生根,而目前依然香火旺盛的则是拈花寺。该寺始建于明,兴盛于清,现占地面积1600余平方米。

 

 

拈花寺牌坊

 

拈花寺的山门

 

天下第一花,佛手拈花石雕是拈花寺的标志性建筑。

 

“知恩报恩”五龙壁。总长7.8米,高3.5米。照壁四周是中国古代的二十四孝图,这副照壁就是中国孝道文化与佛教文化的有机融合。

 

如今,东长街的繁华也早已走进老淮安的回忆之中,这条古老的街道,在新时代会以什么样的风貌出现在世人面前,我们期待着……

 

精美的砖雕

 

冰清玉洁

 

万绿丛中一点红

 

 

一树红叶烧

 

一片绚烂闹枝头

 

一份丰收映眼帘

 

一点期盼在未来

 

文:末年留言藏乐 柳凝寒烟
图:飞鸽传书 我们的吴承恩 古道清风 淮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