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名园|止园

止园,南临萧湖(又名珠湖、东湖),北依梅花岭,西接依绿园,为清初宁夏兵备道黄宣泰(兰岩)的别业。

李元庚《河下园亭记》记载:“止园、梅花岭,黄兰岩观察之园,在萧湖。观察名宣泰,顺治己丑进士,官宁夏道,归筑斯园,中有梅花岭。”丁晏《萧湖曲》序曰:“萧湖之滨有曲江楼,始建于张鞠存吏部。中有依绿园、云起阁,楼东为黄兰岩观察止园。”

张养重(虞山)《秋日杂感》诗注云:“黄武部兰岩家止园在郭家池。”而郭家池(勺湖)在旧城内,或是张笔误。

黄宣泰,字兰岩,山阳人,顺治三年(1646)举人,六年己丑科进士。秉性豪爽直率。初授大理寺评事,平反多项冤狱。应诏上言直书,结果因太过梗直,左迁行人司司副。但其德才兼备,不久还是晋升户部郎中,辅佐本部侍郎到淮扬一带赈灾抚慰。康熙十三年(1674)擢宁夏兵备道。当时定边城花马池叛乱,城堡皆陷。宣泰坚壁固守,安定反侧,并分兵扼守河口诸要害,边境终得安宁。宣泰诗文俱佳,著有《裕素堂诗稿》。康熙五年(1666)七月,还曾担任河南乡试副考官。

黄宣泰早年任职户部时,住在京城西南废城(金中都城)边上的梁家园,那时他就喜欢把江南园林引入都城。黄钧宰《金壸七墨》云:“寓馆近寿佛寺,即梁家园地,明巨室也。楼榭之外,凿池引水,可以行舟。渔洋、荔裳诸君有梁园泛桌之什。吾邑黄兰岩观察寓其地,高台曲池犹存,今则谷而陵矣。杂咏云:云天惨淡近黄昏,行过招提懒叩门。胜迹何如仙佛寿,金钱空买姓名存。”阮葵生《茶余客话》:“梁家园积水到门,(兰岩)颜其堂曰‘半山房’,后有疑野亭,朝爽楼,前对西山,后绕清波,极亭台花木之胜。池之南北,旗亭歌榭不断,游人泛舟,竟尽忘返,赋诗者甚多。”

黄宣泰退职回乡后,依托梅花岭修建了止园。他对梅花情有独钟,在园中广种梅花,把正厅称作“梅花屋”。梅花岭本身是一座土山,山顶立有奇石,名曰“美人峰”,高达3丈,极为秀美。中国古典园林最推崇玲珑多窍的湖石,常常把一些形态高大、姿态秀丽的湖石单独陈列,或立于山顶。苏州留园的冠云峰被誉为江南第一名石。河下园林也很喜欢采用这一手法,不少名园都拥有一两块这样的湖石,而黄氏止园梅花岭上的美人峰高逾三丈,独树一帜。

黄宣泰长子之崧,官廉州知府。次子之翰,字大宗,康熙中邑诸生,著有《止园诗集》。丁晏《柘塘脞录》云:“先生工吟咏,家有舫阁、止园、梅花岭,其遗址在今萧湖滨,岭形犹存一抔,俗所称黄家山也。”

吴进(揖堂)云:“(大宗)先生性豪迈,喜交游,折节下士。家有止园,亭馆台榭据东湖之盛,停骖投辖,宴赏无虚日。尝刻《止园宴集诗》数卷,今皆散佚不传。庚戌秋游西陵,值九日,为登高之会。游未畅,仍仿古为展重阳。客集而天雨,曰:吾再展,以二十九日可。至期,舟徒杂进,诸名士闻风来会者凡数百人。三会皆有诗,凡文、启、序、书、引、说、记、纪事、赞、赋、词、题词、曲、乐府、操、诗余、演连珠、骚、七、问、书后共二十体合为一集刻,名《登高集》,魏叔子为之序,至今湖上传为盛事。”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止园成了大江南北文人雅士宴赏聚游之地,满座高朋,觥筹交错,诗词吟咏也很多,丁晏《山阳诗徵》、王光伯《淮安河下志》多有辑录。如马骏(字图求,号西樵)和张新标(字鞠存,号淮山)都是明末清初淮安望社的核心成员。马骏《张鞠存移樽止园燕集》云:

移舫西亭聚酒人,亭涵秋水净无尘。
一声丝竹山光晚,四座湖山月色新。
地以人传多谢眺,园宜客住说陈遵。
夜阑促膝平台上,玉盏寒空醉酌频。

方拱乾(字肃之,号坦庵)《抵淮安寓黄兰岩止园侧》其一:

虽归犹是客,虽客已成归。
但觉浮生变,谁言吾土非?
枝留星月羽,尘浣雪霜衣。
去住宁烦计,劳人久息机。

方孝标(名玄成,字孝标,以字行,号楼冈。方拱乾子。)《初至止园喜晤黄兰岩张鞠存》其一:

帆影淮南落日斜,褰裳只问故人家。
儿童笑指沧浪曲,十亩新开绕径花。

古闽释大依(字南庵)《黄大宗招集止园雨中看梅同张虞山杜湘草》:

名园戴雨踏苍苔,为有汪洋叔度才。
烟色不随春水去,风光偏向小山开。
王孙使我思芳草,玉笛催人怨落梅。
几片娟娟轩外影,参差照客上高台。

止园倚山傍湖,风光旖旎。丁晏《萧湖曲》诗曰:“萧湖瑟瑟春波绿,中构名园曲江曲。……园东对峙分林壑,观察兰岩开舫阁。翩翩公子亦风流,迭石玲珑香雪萼。”可见兰岩观察的止园和张新标父子的依绿园一样,为萧湖名胜。

同样是春暖花开的时节,杜首昌(字湘草)有《早春忆止园》:

名园正放及时花,屐齿轻轻惜草芽。
鱼怯微寒藏暗水,鸥乘新暖浴晴沙。
金尊满引雕栏曲,绵缆徐牵画舫斜。
风景分明才到眼,云山偏向意中遮。

乍暖还寒时候,春芽微萌,花欲盛开,鱼鸥或藏水底,或立浅沙,雕栏蜿蜒,画舫轻摇,这是何等惬意风雅的风景图画。

而张鸿烈(字毅文,号泾原,又号岸斋,初名礽炜,字云子。)的《早春过止园探梅》又是别样风情:

东湖春水绿初添,闻说梅花已覆檐。
小艇缓随飞鹭入,深杯低拂柳条纤。
盘飨菜共银丝错,艳曲箫吹阿鹊盐。
只道君家多善酿,山堂频醉莫相嫌。

梅花岭虽是土山,但满山满园的梅花早已名闻遐迩。彼时春水添绿,梅花绽放,鸥鹭翩跹,细柳拂面,轻舟荡漾,把酒听箫,难怪止园的老朋友们每每醉不思还。

蒋楛(字荆名)的《水平后游止园慨赋》是一番苦雨灾后的夏日景况:

满山蟋蟀满园风,积水停云细雨中。
柳岸远沉孤树黑,荷池新透一花红。
飞觞避暑虚袁绍,下榻传经忆马融。
宛转旧游寻踏遍,苦难徒手剪蒿蓬。

李蒸(字云岫)《暮秋》里的止园,落叶残菊,冷雨寒云,一片肃杀景象。唯有小阁红炉,别有滋味:

几经落叶打柴扉,是处园林景物非。
冷雨渐看分点下,寒云又见带烟霏。
观残菊蕊畦边瘦,忆到梅花岭上肥。
小阁红炉初见火,冬心独抱掩重帏。

多年以后,蒋楛再访止园,抚今追昔,睹物思人,潸然泪下。《东湖泛舟不觉入止园呜咽成诗》有云:

剩水残山忆宴游,天涯不觉岁华流。
自惊江左飘零客,触物怀人遍楚州。

止园后来归属徽州籍盐商曹氏,梅花岭改称曹家山。李元庚在《丁穆庵蘧招同人曹家山看月》中自注:“杜湘草先生有《登梅花岭哭黄大宗词》,梅花岭即今曹家山,山下旧有黄兰岩观察止园。”王裕发(字震亭,号梅坡,浙江杭州人,后入山阳籍,乾隆间监生。)在《登曹家山晚眺》诗中,也注有:“土山外即萧湖,湖外即运河长堤,远舟帆影冉冉而过,真如画景。夕阳眺望,殊畅远情。”《河下志》载,多年以后,梅花岭上的美人峰巨石被曹锡侯买走,打算运回安徽老家。不料船行江上遇风,一代名石遗落水中,就此湮没,孰为可惜。

一说止园先归程氏。程晋芳(鱼门)《蕺园近诗》有《孟髯、濄亭两侄止园看梅,用杨诚斋梅花下遇小雨韵》诗,自注称“园为家秋水二兄所构,时下世两匝月矣。”《河下志》因说,刑部(程䥍,号秋水)已筑且园,又有南园。或许黄兰岩观察家道中落,才将止园售于刑部。

 

扩展阅读:止园相关诗文选录

黄之瀚 张大云子归自东浙过止园诗

丁晏 萧湖曲并序

杜浚 椰冠道人歌为张子虞山作

杜首昌 人日黄大宗召集止园,有怀陈阶六少参程潍东明府

一水环园接浣花,望春春近柳初芽。
人怀几处空留句,我悔频年不在家。
香沸菜羹调细碧,绿争花胜翦繁华。
良辰珍重看芳草,多少王孙路自赊。
出自《绾秀园词选》卷一

杜首昌 赋得朱华冒绿池集止园

杜首昌 偕南庵雨中止园看梅

杜首昌 正月五日自湖心寺归泛止园

到处韶华入眼新,和风晴日媚良辰。
佛容纵酒吟诗客,天爱寻花问柳人。
养就闲心能耐老,酿成佳兴好禁春。
辋川风景如亲见,试放扁舟忆隐伦。
出自《绾秀园词选》卷一

杜首昌 早春忆止园

杜首昌 赵嘏宅

(社集止园,各拈郡志古迹,予得赵嘏宅。)
倚楼遗趾巳苍茫,传在枚公故里傍。
云物至今空想像,风流自古不沧桑。
鲈飞雪脍怀乡美,笛送梅花隔院香。
何幸我家邻旧宅,每于怅望转凄凉。
出自《绾秀园词选》卷一

杜首昌 人日黄大宗招同诸子止园登

犹是新年。却堤软沙明,柳淡梅鲜。着一双屐,信步随缘。杖头可否携钱。憩黄家亭子,看白石、细泻清泉。怨东风,放游蜂相见,燕子萧然。  入望春波皱碧,似幅辋川图,挂向尊前。影彻冰壶,歌翻金谷,倩云扶醉登巅。倘留连小倦,藉嫩草、一枕高眠。懒周旋,尽人人唤我,烟火神仙。
出自《绾秀园词选》
wrin注:《河下志》载此词及另一首《忆旧游·十八日追寻重阳梅花岭之哭又填一阕》为徐麟吉作。误。

杜首昌 忆旧游·重阳日同金远水登止园梅花岭哭黄大宗

名园当令节,若黄郎在世兴如何?诗筒兼酒盏,花时竹夕,生怕蹉跎。今朝菊含惨怆,开也不能多。办几点红冰,一瓢清醑,浇洒岩阿。  回思垆畔饮,虽视此非遥,邈若山河。把从前绮语,尽翻为《薤露》,感慨悲歌。况是夷门知己,生死肯消磨。莫认作羊昙,西州忍恸特来过。
出自《绾秀园词选》

杜首昌 齐天乐·端阳前一日同嵇留山集黄园河亭

珠湖水学湘流碧,就近黄家书室。修竹青摇,勾阑赤绕,砌点玲珑宣石。端阳近也,便沈醉何妨?独醒无益,可惜佳辰,哀平吊贾伤今昔。  丝簧画舫喧阗,一帘才放下,尘凡迥隔。快泛蒲觞,饱餐角黍,今日争输明日。坐中豪客,都万里胸襟,洞庭犹窄。这卷骚经,何劳深太息。
出自杜首昌《绾秀园词选》卷二

杜首昌 忆旧游·十八日追寻重阳梅花岭之哭又填一阕

枫林都是血渍鹃酲,一一出心窝。风流和慷爽,一朝顿尽付东波。从兹孔尊郑驿,料理有谁么?望晓岫(原注阁名)春星(原注楼名),卧龙何在,空自嵯峨!  中秋前月闰,犹折柬相招,忽抱沈疴。奈皇天不吊,竟兰摧玉折,断送吟哦。惨得山憔林悴,猿鹤泣烟萝。恨笔绝芙蓉,将他瓣瓣扯来搓。
出自杜首昌《绾秀园词选》

方拱乾 偶步止园石上


敢谓居停暂,名园已是家。
割峰围几席,引水护蒹葭。
乍入迷无路,徐行曲有花。
平生丘壑相,到处足烟霞。

绛纱开比舍,晴昼许招寻。
指点主人意,幽深太古心。
蘧庐小天地,安枕即山林。
书籍通藜杖,应同朝夕吟。
出自方拱乾《宛在集》

方拱乾 抵淮安寓黄兰岩止园侧

方拱乾 步止园

方孝标 初至止园喜晤黄兰岩张鞠存


帆影淮南落日斜,褰裳只问故人家。
儿童𥬇指沧浪曲,十亩新开绕径花。

出处都歌行路难,相逢叔度泪阑干。
隔篱更唤张平子,皓月㴱花坐夜阑。

荏苒风尘十载过,归来双鬓已皤皤。
桃花莫问𤣥都树,且拂珊瑚理钓蓑。

高识输君归故庐,百花深处古人书。
知章虽有还山志,何地澄湖可乞居。
出自方孝标《钝斋诗选》卷二十二

蒋楛 赠马西樵开皇大宗

蒋楛 移寓止园𥞇匡侯师巢见遗酒肉

蒋楛 止园怀黄兰岩民部

蒋楛 止园牡丹即事


几簇丰枝叶正肥,参差锦萼破朝晖。
蜜蜂粉蝶来无数,争抱花须醉不归。

亭午迟迟丽日新,香光撩乱不胜春。
未将锦幄先遮得,数朵含娇似待人。
出自蒋楛《天涯诗钞》卷二

蒋楛 花朝后二日同绎山湘草游止园

蒋楛 水平后游止园慨赋

蒋楛 初冬止园对酒大宗限园字

隔树云千顷,推窗水一园。
夕阳当面落,山鸟背人喧。
乍把相逢酒,都忘久别言。
旧游新稳坐,风物更清暄。
出自蒋楛《天涯诗钞》卷三

蒋楛 大宗招集止园限僧字

蒋楛 东湖泛舟不觉入止园呜咽成诗

蒋楛 初夏同人泛舟晚际遇雨限𤎆波二韵

蒋楛 如梦令 六月二十四日侍先大人集大宗止园观荷

翠盖亭亭承露,一㸃晓红初破。风送满溪香,隔岸兰桡无数。何故,何故,不见凌波微步。
出自蒋楛《天涯诗钞》诗余附

靳应升 题黄兰岩廷尉草亭

取地能虚敞,清风走四檐。
竹光随座入,花雨近衣沾。
静许僧筇响,幽宜鹤睡潜。
辟疆成别构,终日但垂帘。
出自《山阳诗徵》卷十二

李蒸 暮秋

李元庚 丁穆庵蘧招同人曹家山看月

刘谦吉 文学社集黄民部兰岩止园限青字

陆咸一少参徐山琢侍御张鞠存吏部邱曙戒太史胡天仿马图求孝廉张虞山程娄东阮鹤缑蒋荆名文学社集黄民部兰岩止园限青字
不到西园三四载,招携小夏话䌓星。
棋敲水阁鱼梭白,杯落山窗雉堞青。
石上藤枝穿屋出,篱边人语隔桥听。
巳拚昏黑迷归路,系得前溪一钓舲。
出自《宣统续纂山阳县志》民国十年刻本

马骏 方坦庵先生初至止园

马骏 张鞠存移樽止园

释大依 黄大宗招集止园雨中看梅同张虞山杜湘草

孙枝蔚 为黄大宗题易居

(斋名自云取居易俟命之义)
坐上小山客,门前淮水声。
君知桂枝好,人羡棣华荣①。
外物既无慕,高斋还易成。
居难何所谓,应让此黄生。
①自注:大宗兄弟八人。
出自孙枝蔚《溉堂集》后集卷之一

徐麟吉 黄园陪银台醒庵话梅村故事


苍山岁暮雪霜清,高馆张灯炙凤笙。
夜半酒阑无一事,白头流涕说西京。

太白承恩第一班,那知有诏放还山。
沈香供奉无消息,自按霓裳教舞鬟。

白石山中高士家,空亭木落有啼鸦。
催妆记得当年句,宝扇金莲拥钿车。

讲幄晨趋近至尊,犀庭日表梦犹存。
山中曾记山僧语,赢得袈裟满泪痕。
出自《河下志》

徐麟吉 游黄氏旧园

余怀 水龙吟·同宋射陵张虞山陆冰修饮黄大宗寓楼

斜阳驴背归来,羊裘细洒西湖雪。青衫客到,乌程酒熟,唾壶初缺。岚削芙蓉,园藂桂树,舡堆枫叶。看飘摇滕六,天公玉戏,梅花赋、心如铁。  只此楼高百尺。破霜天、旅怀凄切。英雄未老,江山无恙,平分吴越。雨滴空阶,风吹衰柳,又当离别。喜今宵、烂漫酒场,棋墅为余屐折。
出自余怀《玉琴斋词》(稿本)

张鸿烈 早春过止园探梅

张新标 初秋偕兰岩何实过湖西诸刹

张新标 雨夜留酌兰岩、何实

张养重 初秋程次青招泛萧湖黄园二首

赵起士 十二时·借寓山阳黄兰岩副使园公子大宗移尊赋赠

面重湖,浅堤栽柳,小舫寻幽堪缆。同踏叶、赤阑桥畔,几处亭台行遍。千日疏渠,万夫舁石,做就溪山幻。因下榻、得住为佳,晴雨一窗,𣸸得吟香诗卷。  外台人、角巾啸咏,往事风流云散。少长后昆,乐为地主,总是乌衣彦。载玉尊醉月,客愁减了一半。  记旧游、名家金谷,转眼沧桑都换。江北江南,园林无恙,近在淮阴岸。把手同舒啸,低徊大河云晚。
出自赵起士《万青阁诗余》

王裕发 登曹家山晚眺

王裕发,字震亭,号梅坡,浙江杭州人,后入山阳籍,乾隆间监生。
绿树重重衬远洲,碧波深处漾扁舟。
游人尽道湖中好,我爱长河帆影幽。
原注:土山外即萧湖,湖外即运河长堤,远舟帆影冉冉而过,真如画景。夕阳眺望,殊畅远情。
出自《淮安河下志》

李元庚 丁穆庵蘧招同人曹家山看月

舞雩归咏日将晡,秉烛重游境又殊。
月到天心看水阔,人来山顶觉身孤。
懒吟杜老新诗句①,愁话黄公旧酒垆②。
万籁无声涵妙景,青青杨柳绿菰蒲。
原注:
①杜湘草先生有《登梅花岭哭梅花岭黄大宗词》,梅花岭即今曹家山。
②山下旧有黄兰岩观察止园。
出自《淮安河下志》

丁蘧 曹家山步月

薛超 三月十二曹家山步月分体得五律二首

薛超,字苏台,咸丰甲寅诸生,同治间恩贡。

策杖伴神仙,行歌笑拍肩。
人间春不夜,云净月横天。
灯影穿林小,钟声渡水圆。
梅花寻旧岭,抔土曲江边。

世界冰壶里,尘音净远村。
波光明荻港,夜色画柴门。
吠犬惊人影,跳鳞乱水痕。
幽情正无限,归梦引诗魂。
出自《淮安河下志》

程锺 上元日登曹家山远望

登高舒啸学陶公,景色苍茫指顾中。
细草平连春水绿,疏林遥射夕阳红。
楼台金粉沧桑变,城郭烟霞今古同。
世网不撄游物外,羡他溪上一渔翁。
出自《淮安河下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