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名园|舫阁

明末清初时,萧湖之滨有黄家舫阁、止园、梅花岭。咱们先说舫阁。

《河下园亭记》记载,舫阁为黄甫及先生之园,在萧湖。黄申,字甫及,明诸生,望社中人。钱谦益在顺治六年(1649)作《黃甫及六十寿序》,言“明年二月,甫及六十初度之辰也。”则黄申生年,当在万历十九年(1591)。袁枚《茶余客话》载,先生为黄之瀚(兰岩)观察的族人。据殷自芳(沚南)所言,黄甫及旧居在淮东凤谷村,家有诰勅二轴,系明末福王册封黄申为鸿胪寺卿的旧物。因此后人提到黄甫及,皆以鸿胪称之。

毛奇龄(西河)有《于黄申光禄宅豪饮》诗,另一首则云:“吹笙鼓瑟扬素歌,盘中泻酒如悬河。大官庖厨久无餗,我爱樽前旧光禄。”诗中称黄甫及“光禄”。李元庚《望社姓氏考》怀疑说:“西河与先生同时,诗云光禄,或有所据,抑后人误为鸿胪耶?”而段朝端《山阳诗录》的结论是:“《茶余客话》举邑中园亭,亦及甫及鸿胪、兰岩观察之舫阁、止园、梅花岭在萧湖。鸿胪之称当亦不误,或与西河相见之时适转光禄欤。”

黄申性格率直,为人豪爽,且以诗文名。黄冈杜茶村(名濬,字于皇)屡客淮安,在《书黄甫及册子因赠》中赞道:“淮南为人卓且真,磊落不染半点尘。读书一目数行下,说剑凛凛如有神。云霄不垂韩信钓,徐泗正与黄公邻。桥边堕履臭味合,台上落帽风致亲。如此之人恨不相逢早,吴宫未埋幽迳草。”钱谦益为清初诗坛盟主。他与黄申来往多年,交谊颇厚。在《黃甫及六十寿序》中,他借客人之口说道:“是何足以名甫及。甫及以身许国,持符节,监军事,磨盾草檄,传签束伍,所至弭盗贼、振要害,风雷雨雹,攫拿发作于指掌之中。一旦束身谢事,角巾归里,削铓逃影,窜迹毡裘毳衣中,眉睫栩栩然不可辨识,是何足以名甫及哉!”

黄申能酒,兴之所至,不醉不归。“江左三大家”之一的龚鼎孳有《醉中歌赠黄甫及用于皇韵》:“昨夜酒徒醉欲死,扶携赖有东邻子。入门一事记不真,芒鞋双足沾泥尘。青灯木榻便横卧,酒语烂熳犹风神。梦回失笑此何处,东方已白鸡喧邻。”毛奇龄刚到淮安几天,就《于黄申光禄宅豪饮》:“我来楚州甫三日,便向甘城访遗逸。叔度能传外史书,颖川曾进通侯秩。”钱谦益对黄申的豪迈不拘也深有感触:“己丑之冬,逼除闭户,黄君甫及自金陵过访。寒风打门,雪片如掌。俄为余张灯开宴,吴下名娼狡童,有三王生,取次毕集。清歌妙舞,移日卜夜。酒酣耳热,衔杯忾叹。”

黄申曾久客江南,在苏州等地尤久,与复社遗民姚仙期(佺)、方涂山(文)、余澹心(怀)等诗书倡答,流连忘返。方有《六月十五日夜见月有怀》:“去年今日客苏州,记与良朋醉虎丘。”靳茶坡(应昇)《寄黄甫及吴门》云:“羁途频改岁,旅馆反为家。”陈阶六(台孙)亦有《送黄甫及江南》诗。

舫阁啥样?阎古古(尔梅)在《至淮上黄甫及招饮新居题之》的第一印象是“穿廊竹石多雪气,出土尊彝带血斑。”毛奇龄《黄甫及鸿胪书院前竹》有“日影移红幔,风梢出画墙”之句,一片茂林修竹、美仑美奂的感觉。钱谦益有诗“文练萦窗香篆迟,舫斋恰似舣舟时。”大概远远望去,舫阁更像条船罢。他还亲作《舫阁记》,生动地描写了当年舫阁的模样:

黄子甫及谢监军事,退居淮安,于其厅事之左架构为小楼,颜之曰舫阁,而请余为记。余尝登斯阁矣,纵不能二十笏,横半之,小窗如窦,上有拱斗横跨,客皆容头俯躬,垫巾就坐。此亦阁之最狭小者也。
淮为南北孔道,使车游屐,过访黄子者,未尝不摄衣登阁,履齿相蹑,皆相与抚尘拂几,饮酒赋诗,如高斋砥室,流连而不忍去。尝试穴窗启棂,俯而视之,泮宫之尊严,制府之雄杰,民居如栉,屋瓦欲流,未尝不攒簇离立于牖𨻶也。旋而观之,淮阴垂钓之水,漂母之祠,跨下之桥,遗迹历然,栏槛之下,可指而数也。又遥而瞩之,长淮奔流,泗水回复,芒砀云起之地,钟离龙飞之乡,山河云物,前迎后却,枌榆禾黍,极目骋望,未尝不可歌而可泣也。黄子坐斯阁也,伊吾谷蠡,鸣横剑之壮心,得无有猎猎飞动者乎?既而酒阑客散,焚香晏坐,静观斯阁中,坐客喧阗,游目旷远,宽然有余。如是回心冥契,禅门所谓须弥芥子,互相容纳者,不恍然涌现于中乎?
我观维摩诘卧病丈室,见在毗耶城中,四维不越方丈,而人之纵步者,自西之东,自南之北,竟日而不能至。黄子坐斯阁,妙悟斯理,宿昔之筹边说剑,骨腾肉飞,精悍之色,犹在眉宇间。固然如浮云,如昔梦,释然而无所有矣。余将以此阁为黄子之丈室,不亦可乎?
客有笑于旁者曰:“昔者韩淮阴贫无行,乞食俯首,为市人所姗笑。及其葬母,则曰度其傍可置万家。今黄子架阁,如鸡窠鹊巢耳,以酒炙啖过客,使载笔而书之,如楚之岳阳黄鹤,又抉摘欧阳公之文,以为口实。淮阴人好大言,多夸诩。自秦汉以来,其习气犹未艾乎?”黄子笑曰:“夫子之言,则高矣美矣。客之揶揄,亦可以供过客一解颐也。请书之以为记。”

黄申诗不多见,《淮安诗城》选有《登虞山》、《赠李太虚》诸作。

登虞山
杳霭山腰百雉横,竹舆初转数峰晴。
练悬拂水高崖响,辟立双门古石清。
俯瞰琴川青树合,遙临沧澥碧烟平。
我来正值春光好,笋细花香处处莺。

赠李太虚
舟次相逢不忍回,只因名字久如雷。
汉宫有赋人争购,秦壁藏书世未开。
敢谓公衡称快士,欲从太白上吹台。
先生门下多参术,惭愧江湖作散材。

 

扩展阅读:舫阁相关诗文选录

杜浚 书黄甫及册子因赠

杜陵寂寞将欲死,刘郎赠我淮南子。
淮南为人卓且真,磊落不染半点尘。
读书一目数行下,说剑凛凛如有神。
云霄不垂韩信钓,徐泗正与黄公邻。
桥边堕履臭味合,台上落帽风致亲。
如此之人恨不相逢早,吴宫未埋幽迳草。
京都繁华未销歇,健儿身手各未老。
于今万事皆雨散,才士相看惟有叹。
虽然才士变化乌得知,学仙学佛犹尔为。
出自杜浚《变雅堂遗集》

方文 六月十五日夜见月有怀

去年今日客苏州,记与良朋醉虎丘①。
万木丛中无暑气,千人石上有名讴。
归时皓月随莲舫,卧处凉风满竹楼。
隔岁相思不相见,吴江烟水梦悠悠。
①自注:姚仙期、黄甫及、余澹心。
出自方文《嵞山集》

龚鼎孳 赠黄甫及和百史册中韵

其一
畴昔金门地,盈庭谇妇姑。
子云犹戟陛,东观已钳奴。
江海孤蓬合,兵戈万事殊。
浮踪耽胜晚,经乱郁为儒。
其二
词客登坛日,淮阴建祀姑。
有碑题幼妇,无帖让官奴。
江夏名偏盛,新亭景不殊。
曾传丞相邸,侧目叔孙儒。
其三
才高官竟达,谈笑历通都。
剑槊横江过,雷霆伏阙呼。
五云天北远,万马夜中趋。
梦想临雍会,圆桥立大儒。
其四
临邛今不作,酒赋困成都。
公意轻三事,余谋足五湖。
挥樽浇赵土,断袖艳吴趋。
相劝还丹易,神仙本侠儒。
①自注:黄于宦燕邸时,予正得罪系司败狱。
出自龚鼎孳《定山堂诗集》卷六

龚鼎孳 醉中歌赠黄甫及用于皇韵

靳应升 舫阁诗

不向中流去,端居此阁深。
丹梯浮碧汉,短槛倚长林。
人世悲萍梗,吾生感陆沉。
梦回犹击楫,万里独何心?
出自《河下志》

毛奇龄 于黄申光禄宅豪饮

毛奇龄 黄甫及鸿胪书院前竹

修竹映虚堂,菁葱入座凉。
笋多缘砌𨻶,枝曲避檐长。
日影移红幔,风梢出画墙。
连苞如洗露,剥粉类雕霜。
近榻翻书静,穿林度酒香。
征歌宜夜色,高啸动秋光。
叶密藏鸠雀,花开待凤凰。
由来江夏郡,清绝胜潇湘。
出自毛奇龄《西河集》卷一百四十九

钱谦益 舫阁记

钱谦益 黄甫及六十寿序

钱谦益 题黄甫及舫阁

文练萦𥦗香篆迟,舫斋恰似舣舟时。
垂帘每读淮阴传,卷幔长怀漂母祠。
落木云旗开楚甸,夕阳日珥抱钟离。
鄂君绣被歌谁和,且试灯前一局棋。
出自钱谦益《牧斋有学集》

钱谦益 自金陵过访

万曰吉 禾嘉次黄甫及韵二首

曰吉字元康黄冈人崇祯庚辰进士除昆山知县有东有堂诗四集
万里来戎马,孤帆溯水滨。
乱同天宝日,饥似杜陵人。
兰芷夷萧艾,鸱鸮薄凤麟。
不知湖海气,萧索向谁论。
其二
昔年同放逐,载酒入鸳湖。
皂帽尝为客,青袍已误儒。
饥寒坚晚节,兵火送穷途。
不见如花女,空林啼鹧鸪。
出自《明诗纪事》卷一

阎尔梅 至淮上黄甫及招饮新居题之

海内名流似草删,独留君作古殷顽。
穿廊竹石多雪气,出土尊彝带血斑。
枸杞井连桐柏渎,棠梨泾绕钵池山。
虽余潦倒穷愁里,对此风光亦解颜。
出自阎尔梅《白耷山人诗文集》

张养重 丘曙戒招同郑掌和龚半千孙豹人陈伯玑朱秋崖黄甫及红桥泛舟限韵

扬州雪后夕停桡,载酒红阑廿四桥。
十里杨枝何日尽,六朝山色隔江遥。
梦迷玉蕊花间路,坐听雷塘月下箫。
祝送琼州旧司马,青衫愁杀可怜宵。
出自卓尔堪《遗民诗》卷一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