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街巷 | 驸马巷

淮上会

特别鸣谢:徐爱明

 

镇淮楼畔浮云白,驸马巷前夕阳斜。在镇淮楼西北隅约三百多米的地方,有一条古老幽深的小巷,叫做驸马巷。

巍巍镇淮楼,历史文化名城的标志。

高大的牌坊,就矗立在巷子的入口。

这块铜牌,凸显了驸马巷的历史文化价值。

 

这条巷子原名望仙巷,宋元时期就是淮安的名胜之地。据传,宋徽宗年间,有位名叫孙卖鱼的处士,满腹经纶,才华出众,拒绝皇帝的召见入朝为官,却乐善好施,为民众排忧解难。百岁而终时,出殡那天,当灵柩抬至巷内一座小桥上时,孙卖鱼突然冉冉升起,乐呵呵地升天而去。送殡的人都非常惊异,认为这是善事做多了,得道成仙了。从此,那座无名的小桥就被叫做望仙桥,巷名也就叫望仙巷。

昔日的望仙桥,今日的红板桥,传奇依旧,沧桑依旧。

望仙桥畔宽阔的码头,见证了历史的繁华。

顾名思义,驸马巷肯定是和驸马有关系了。据《明史》记载,朱元璋封黄宝为驸马都尉(妻庆阳公主),并赐名黄琛,升任黄琛为淮安兵马指挥使,子孙世代沿袭。黄琛在淮安3年,一直住在望仙巷北首,深得朱元璋的宠爱和赏识。黄琛死后,赐建驸马祠。地方官吏趋炎附势,随即把望仙巷改名为驸马巷,一直沿用至今。

《明史》列传第九:洪武元年授克恭、(黄)琛为驸马都尉,迁琛淮安卫指挥使。

 

驸马巷呈南北走向,体现了古城淮安棋盘状格局的特点,以驸马巷为中轴线,南接镇淮楼西路,北靠西门大街,西连西长街,东隔文渠与龙窝巷相望,中间以局巷、小人堂巷沟通东西,街巷都是正东、正西、正南、正北,整个区域为南北长、东西短的长方形。

进入驸马巷,缓步前行。放眼望去,一片古色古香的平房,屋脊陡立,屋角高昂,青砖灰瓦,粉墙相间。

成片的明清时期的古民居

驸马巷西北片区古民居

 

当你走进这些民居,你会称奇于民居的独特的建筑布局。每户面临巷道的一排房屋,大多为4间,大门并不开在中央,而是偏于一端:巷东侧的住户开在最北一间,巷西侧的则开在最南一间,形成一律从左边进门的格局。

杨氏宅堂屋

王氏宅堂屋木门

 

考究的过道

饱经沧桑的屋脊

斑驳陆离的墙壁

其实,别出心裁的建筑布局,闪耀着江淮平原先辈们生存智慧的同时,也传承下了华夏民族的文化基因。

如果你驻足流连,你会惊叹于先辈们对建筑构件的美化处理。你看砖雕、石雕、木雕,那门顶、门枕、门窗、雨搭……无一不恰到好处,充分显示出祖先们的伟大创造和审美感受。

大门上方的如意门顶——过当

 

内容丰富、形态各异的门枕石雕

寓意吉祥的木制花槅扇门

 

完好的堂屋木构廊檐

有人物、有动植物、有故事的木雕,看了不禁让人浮想联翩。

做工精细、保存完好的雨搭

“玉堂富贵、喜庆大来”的砖雕

活泼的狮子戏球砖雕

 

照壁

 

驸马巷有着古老而又悠久的历史,但她驰名中外还是由于这条巷子里的一个普通的宅院诞生了一位世人爱戴的伟人。1898年3月5日,周恩来诞生在驸马巷内一个青砖灰瓦的宅院中,这便是今天的周恩来故居。1910年周恩来离开淮安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但他把幼年、童年的12年留在了故乡,这些院落仍然回荡着周恩来人生的第一串足音,仍然印刻着周恩来人生的第一段身影。

 

 

故居由东西相连的两个宅院组成。东宅院临驸马巷、西宅院临局巷,都是曲折的三进院。整个建筑都是青砖、灰瓦、木结构的平房,为明清时期典型的苏北民居,占地1987.4平方米,共有大小房屋32间。

 

 

故居厨房及菜园,总理儿时在这里种过菜。

 

就是这样普通而平常、朴素而幽静的房屋,他多次叮咛:“把我住过的房子拆掉。”

 

印痕道道,清澈见底的古井,让他萦绕胸怀:“我家的那口井还在吗?”

百年树龄的观音柳,历经沧桑、霜打虫蛀,仍是一片生机,枝繁叶茂。

他从这里走向中国,走向亚洲,走向世界,赢得了世界人民的尊重。

故乡人民思念他!

 

如今,故居已是世界人民心目中的圣地,每年吸引着大量的中外游客前来参观游览。

《射阳忆旧》中说:“回首旧时风景,不觉物换星移。”走进驸马巷,总让你不由自主,感慨良多,甚至热泪盈眶……

驸马巷,一个神奇、神圣的地方,一个令人神往、想念的地方。

来源:名城淮安网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