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上名园 | 程蓴江与晚甘园

晚甘园位于河下萧湖北岸。《河下园亭记》记载:“晚甘园,程蓴(chún)江先生别业,在萧湖中,斜对荻庄,有土山。”

程茂(1694-1762),字蓴江,歙县人,安东籍,贡生,世居淮安。《扬州画舫录》说他工诗,为文简洁雄浑,作诗意境深远。著有《吟晖楼遗文》三卷、《晚甘园诗》六卷。还于康熙五十五年(1716)刻印清王源评《公羊传》一卷、《穀梁传》一卷,雍正八年(1730)又刻王源评定《公穀合刊》二卷。

程茂的父亲程塏,字爽林,与弟嗣立(字风衣)由歙县迁淮,相继为安东诸生。程塏中康熙四十四年(1705)举人,候选内阁中书。生平好读书,工诗文,善草隶。程塏晚年隐居于城东南石塘的中桥,买废田万亩,挖渠四千余丈,耕耘灌溉,遂成沃壤。程塏取王维“来者复为谁,空悲昔人有”诗意,将自己家园命名为“谁庄”,遍植牡丹、芍药以环其居,流连觞咏以终。

程塏虽出身豪门,但才华横溢,诗文俱佳。戴名世《南山集》中有《程爽林稿序》:

岁乙酉,余在京师时,与盐城成君乾夫往还。乾夫笃于气谊,好交游,每屈指淮上,朋友数人,而程君爽林居其一焉。已而江南乡试,录至乾夫,见爽林名而喜。指谓余曰:此未易才也。余以乾夫非妄誉人者,故心识之。明年春夏之间,余自京师南还,客吴门。已而乾夫、爽林亦相继至。时时相与,泛舟饮酒甚欢。而乾夫复盛称爽林之文章。时余方从事房书之役,得爽林文数篇,登诸集中。每一循览,未尝不叹乾夫之知言也。岁戊子,余将北适京师,过淮上,主爽林家,因得尽见爽林全稿,近二百篇。爽林自为抉择,几得若干篇,属余点定,而行之于世。爽林性恬静,厌尘嚣,居常键户,不与人事相接。往逾年不出。今其文皆键户时所作也。深思默会,乃能尽究文章之旨趣。举笔为文,词约而意精,体备而格远。曩者乾夫之称之也,岂诬也哉。吾闻程氏世有盛德。自其先侍御公以风节著。其后科名之盛,历百余年相继不绝,至近日而英异之士比肩接踵而出。爽林侄师恪与爽林同举者也,其文行人多称之;而爽林季弟丰伊兄子夔震年少好学,尤为杰起不群。程氏之盛,殆未有艾矣。余点定爽林文既毕,而书其说如此,并以质之乾夫以为何如也。

据杨钟羲《雪桥诗话余集》记载,萧湖旧有依绿园、曲江楼,原为张新标(鞠存)吏部觞咏处,有云起阁诸胜。爽林兄弟二人购得此园,修葺一新,重新命名为“柳衣园”。他们邀约大江南北耆宿之士,如会稽徐笠山、宛陵汪师退、涂山吴钝人等,成立文社,以金坛王罕皆、耘渠,长洲沈归愚三先生主持坛席。际会觞咏,每历旬月无倦。社中淮安的周白民(振采)、刘万资(培元)、刘万吹(培风)、王素园(家贲)、邱庸谨(谨)、邱长孺(重慕)、吴慎公(宁谧)、边颐公(寿民)、戴白玉(大纯)及程风衣(嗣立)并称“曲江十子”,名重一时。

在父辈们的影响下,程蓴江流连于书社,耳濡目染,学业日进。桐城方苞(灵皋)曾将程蓴江的诗文藏在袖中考问社中群儒,众人皆赞。后来程蓴江屡屡购置场屋,在曲江楼之南新辟一园,即晚甘园。他在园里种树课书,时人比之陶岘、倪高士。

晚甘园小巧精致,风景秀美,程晋芳在诗中多有描绘。《南园看梅呈家蓴江兄》:“溪头上初日,楼阁但苍烟。此际林园里,孤梅破晓妍。”溪头孤梅,楼阁苍烟,一片苍茫淡远景象。此刻兄弟行吟南郭,煮茗话旧,能不快哉!《春题晚甘园呈蓴江兄》:“榆钱欲落杏花稀,春遍闲园绿乍围。竹院风微双鹤下,石房雨歇片云归。”榆钱要落,风雨又来,满园春色谁能关住。《盛夏过晚甘园》:“天空海波千顷绿,红轮忽涌扶桑暾。清芬绕树姿茀郁,细干耸日思腾鶱。”凌霄花开,清芬绕树,俨然避暑纳凉胜地。程晋芳与程茂意气相投,《勉行堂诗集》中多以“家蓴江兄”、“家吟晖兄”相称,足见兄弟情深。

高延第《南园》:“南园乌雀鸣,初日照高树。微风送新凉,幽虫咽残露。”突出了晚甘园的恬谧宁静,极称不愧是读书治学的好去处。而袁枚《到淮游程蓴江晚甘园作》:“淮水能招隐,江风送我来。故人今夕会,丛桂小山开。”淮水邀约,江风远送,满满故友重逢的喜悦心情。

晚甘园的建园时间当在康熙末年。因雍正三年,程嗣立就曾经在晚甘园宴请萧琬等宾客。建园伊始,这里就成了程家叔伯子侄与各方文人名士宴赏交游的场所。乾隆七年(1742)的一天,湖南冯方南、丁澹筠,北京锺溪堂,南京刘灵一,会稽杨孙符,秀水蒋秋泾等,郡中王素修、周白民、边寿民、邱浩亭、周蓼圃,以及谓程茂、程晋芳等十多个人齐聚一堂,诗酒言欢。一个个“临流长啸发高咏,鸟为歌唱松为舞”,喝得酩酊醉眼,翩翩举杯。那时程嗣立还健在。乾隆十二年(1747)正月,各路好友再次赴会,兴致盎然。清舟渔浦,竹径幽廊,须眉楚楚的诗人们把酒吟诗。年已64岁的边寿民作《买陂塘》词,将聚会比拟为东晋兰亭盛会,“流觞刻羽,永和风韵”。乾隆二十年(1755),浙江王又曾旅经淮安,与程茂、程晋芳相聚于晚甘园。许多文坛巨匠都在晚甘园留下了诗句。湖南彭廷梅有《春日程九蓴江招游餐胜楼、晚甘园及萧圃珠湖诸胜》,苏州沈德潜有《访程蓴江于晚甘园。蓴江季父风衣、周白民、边颐公,业庸谨、砥澜亦至,日暮言别。》,浙江袁枚有《到淮宿程氏晚甘园》等。

乾隆二十七年(1762),程茂卒,时年六十九,晚甘园也从此衰落。八年后,久客淮安的华亭黄达来游程氏故园,写下了《游晚甘园记》:

余客淮阴久,荻庄、柳衣岁或一至再至。晚甘与之鼎足而立,游屐未到,盖士人所称南园者也。四面环水,菰芦丛杂,不寻其径。虽近在咫尺,如蓬莱仙岛,可望而不可即。

故园特幽异而深秀。庚寅秋,蒋君丹山邀余游。轻舟如叶,可容两三人。水清见底,浮萍随风荡漾。过一小桥,持篙者伛偻然后能入。再进,则所谓南园者在焉。醉霜红叶,参差掩映,夕阳欲下,宛如一幅画图。又有残花满庭,萧疏可爱;孤鹤一声,戛然如在空际。因各据石坐,少憩焉。已而登楼,向所一再至之荻庄、柳衣,历历在目。将无置身高处境象,又有不同者耶?

园为晚甘主人别业,曾偕其叔父爽林、水南两先生,提唱风雅,延致海内知名之士,文酒宴会,一时称盛。至于今,风流云散矣。余始至,主人尚未宿草,畴昔觞咏之地,每思携短筇纵览其胜,乃迟至数年后始得问津焉。徘徊凭吊,恍如晚甘主人晤语于珠湖绿水间也。

返而登舟,蒋君曰愿有记。于是乎书。

黄达在游记中说这是他初临晚甘园。他的《一楼集》中还有《晚甘园》、《晚甘园看红叶泛舟而归》等诗词,显示此后他还多次造访晚甘园。这也不奇怪,晚甘园虽渐趋没落,但爽林、水南的子侄辈,如程沆、程晋芳等都在,晚甘园已由新主人在打理……

 

扩展阅读:晚甘园诗文选录

黄达 游晚甘园记

杨钟羲 雪桥诗话余集

程晋芳 将赴京兆试同人相饯晚甘园留别

程晋芳 春题晚甘园呈蓴江兄

程晋芳 字鱼门,号蕺园,歙县人,世居山阳。乾隆二十七年召试,赐举人,授中书。三十六年(1771)辛卯恩科进士,官吏部主事。充四库馆纂修官,擢编修。著有《勉行堂集》。
榆钱欲落杏花稀,春遍闲园绿乍围。
竹院风微双鹤下,石房雨歇片云归。
晚烟欲起禽争树,酒客初来月满扉。
我本暂游思便住,期君相对两忘机。
出自《勉行堂诗集》

程晋芳 集南园诗

程晋芳 将赴京兆试,同人相饯晚甘园留别八首存二

程晋芳 九日同人游南园,用东坡九日黄楼韵

程晋芳 立夏日同鉴堂、半江、家兄蓴江、弟述先坐晚甘园藤花下送春作诗

程晋芳 南园看梅呈家蓴江兄

程晋芳 盛夏过晚甘园,值凌霄花盛开,戏作长歌

程晋芳 题蓴江兄晚甘园《风雨晦明图》

程晋芳 题晚甘园二首

程晋芳 题晚甘园二首
编茆松桂里,萧寂面城居。
急雨闻催棹,凉烟看打鱼。
草香人去后,林澹月来初。
心事随鸥鹭,无烦献《子虚》。
其二
早梅忆初白,忽复仰新槐。
箨嫩侵吟屦,花繁入酒杯。
堤边空翠合,水际夕烟开。
树色濛濛暗,钟声何处来?
出自《勉行堂诗集》

程晋芳 乙亥夏至日,邀同情田、榖原、润园、墨巢、家吟晖兄晚甘园小集,分体得六绝四首

程晋芳 仲夏同史梧冈、边苇间、周白民、邱浩亭、李情田、华半江、曹尚友、家兄蓴江、侄瀣亭、濄亭集晚甘园,次李情田原韵

程沆 壬戌正月二十八日,吟晖叔招同人集晚甘园,分体得七古一首

程沆字瀣亭,号晴岚,又号琴南。安东籍,世居山阳。乾隆二十四年举人,二十八年(1763)癸未科进士。由举人官内阁中书,充方略纂修官。及第后选翰林院庶吉士,散馆授编修。著有《瀣亭诗钞》、《石莲堂文集》等。
春风不上赵嘏楼,美酒不到刘伶土。
白日忽起又忽匿,花开花落知谁主?
吾家大阮怜景光,上日筵开谢公墅。
偶然一呼陵谷应,坐令山泽生龙虎。
洞庭飞下两仙人,屈宋风骚冠三楚①。
气韵沉雄幽燕客②,幅中萧散王谢侣③。
淮南高人大小山,八公词赋烟霞语。④
阿大中郎叹逸尘⑤,仲容驱驰堪步武⑥。
封胡羯末张吾军,如过雷门挝布鼓。⑦
东风吹园花冥冥,座上酒酣日亭午。
临流长啸发高咏,鸟为歌唱松为舞。
眼前正喜春光好,风雨有灵占十五。
清溪绕屋绿涨天,山青云白相媚妩。
山翁既醉玉山颓,翩翩双袂风前举。
人生欢会岂有常,风花过眼如飘雨。
竹林往事已陈迹,辋川佳概谁堪补?
他日溪山历旧游,雪泥鸿爪君看取。
原注:
①谓湖南冯别驾方南、丁太史澹筠。
②谓北平锺溪堂。
③谓白下刘灵一、会稽杨孙符、秀水蒋秋泾、钱黄与诸君。
④谓郡中王素修、周白民、边寿民、邱浩亭、周蓼圃诸君子。
⑤谓晴江、鱼门两叔。
⑥谓侄是若。
⑦谓兄雨田、弟少泉。
出自《瀣亭诗钞》

程嗣立 庚申人日立春,闻子侄集晚甘园,分韵戏示

程嗣立(1688-1744),字风衣,号篁村。贡生。工诗善画,性好客。于城西菰蒲曲营构有别业,逐日与友讲论其间。乾隆初举博学鸿辞,坚辞不就。著有《水南遗稿》。
六日余残腊,今朝第一辰。
遥怜群从乐,解咏小园春。
应候风和律,清声鸟乘人。
如何金谷酒,不待老夫亲。
出自《淮安河下志》

程嗣立 晚甘园宴集

储秘书 台城路·题程蓴江晚江图

储秘书字玉函,宜兴人,乾隆二十六年进士,官郧阳府知府。有《华屿词》一卷。
辋川形胜分明在,芳菲也饶幽趣。景石玲珑,虚亭窈窕,四面烟霞都聚。垂杨静处,逗一片湖光,最宜延伫。镜碧涵空,蒙蒙碎影搅飞絮。  尘喧坐来自远,爱诗人卜隐,潇洒如许。顾曲闲情,霏香秀笔,好与莺花为主。萍踪偶住。拟结个鸥盟,小山重赋。可许携樽,醉吟红药圃。
出自《国朝词综》

高延第 南园

高延第字子上,士魁子,咸丰间监生,光绪问以学使瑞安黄漱兰侍郎荐,赐翰林院待韶,著有《涌翠山房集》、《老子证义》等。
南园乌雀鸣,初日照高树。
微风送新凉,幽虫咽残露。
爽气入心骨,益觉尘土污。
不为凌晨游,孰识此中趣。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卷三十五

桂超万 过余梅岑明经维馥晚甘园

郭起元 寄程蓴江

郭起元字复斋,福建闽侯人。诸生,乾隆间举博学鸿词未就。后以贤良方正荐,历舒城、盱眙知县,泗州知州等。工诗。著有《介石堂诗文集》。
程子文章伯,钩深思不群。
汰肤凡几倍,入木更三分。
好尚兼庄列,淹通贯典坟。
淮江芳讯至,合取妙香焚。
其二
牍冗滋余瘁,情深奈尔何。
醇醪帆送远,尺素雁飞过。
明月一天共,离愁此地多。
几时重把袂,快饮发狂歌。
出自《介石堂集》

杭世骏 喜赵珍陈昌图过䢴江即送之淮上

杭世骏(1695-1772),字大宗,号堇浦,浙江仁和(今杭州)人。乾隆元年(1736)举博学鸿词,授编修,官至御史。因上书直言“朝廷用人,宜泯满汉之见”而罢归。晚年主讲粤秀、安定书院。学识淹博.工诗文。著有《诸史然疑》、《道古堂集》等。
书堂判袂意无聊,失喜相逢廿四桥。
韩水南来春漠漠,淮流西上雨潇潇。
游方束晰途非远,赋学枚乘格更超。
此去萧湖新月皎,晚甘园近好相邀(谓程徵君茂)
出自《道古堂全集》卷二十二

黄达 蒋丹山招游晚甘园归复酣饮

黄达字上之,江南华亭人。清乾隆十七年(1752)进士,官淮安教授。早岁工诗,思与吴中七子争名,刻意为之。有《一楼集》。
秋深柳色尚毵毵,短楫𢎯犹到晚甘。
砌畔黄花冒雨冷,山头红叶醉霜酣。
闲行竹径看僧去,小立溪桥听客谈。
游倦归来还赌酒,挂檐凉月镜开函。
出自黄达《一楼集》卷八

黄达 晚甘园

何必问沧洲,名园坐小楼。
花繁铺碎锦,树老作蟠虬。
白雨烟村晚,红云水郭秋。
隔桥耞板急,蚤稻带云收。
出自《一楼集》卷九

黄达 晚甘园看红叶泛舟而归

刘湘沄 过张氏废园看玉兰

刘湘沄字汇三,嘉庆己巳(1809)诸生。善谐谑,能诗,著有《环翠堂诗集》
名花簇簇出篱樊,上客会闻过此轩。
欢笑场中成梦境,伤怀不独晚甘园(荻庄旧名)。
其二
玉树临风不染尘,荒林时伴读书人(汤君秀夫、方君琚曾读书于此)。
东皇送暖枝头茁,雪蕊纷纷点仲春。
出自《山阳诗徵续编》卷十三

闵华 过晚甘园怀蓴江

闵华字玉井,一字莲峰,江都(今江苏扬州)人。工诗,著有《澄秋阁集》。
不见幽人泛艇来,独携茗碗坐莓苔。
夕阳又是匆匆去,孤负野梅溪上开。
其二
羡君随分侣樵渔,不向明廷献子虚。
高卧林𠅘千𤱔水,看人尘土上征车。
出自《澄秋阁集》卷一

闵华 过晚甘园怀程蓴江

闵华 挽程蓴江

彭廷梅 春日程九蓴江招游餐胜楼晚甘园及萧圃珠湖诸胜

彭廷梅字湘南,攸县人,河道总督陈鹏年甥。官河内县丞。著有《击空吟》。
萧圃芦根活,珠湖夕照灵。
眼中气候暖,春色来孤亭。
亭边画桥断,人语隔烟汀。
移尊就亭饮,众籁入寂听。
竹风听簌簌, 杯光落空青。
(清)邓显鹤编纂,湖湘文库 沅湘耆旧集

邱谨 春日蓴江招集晚甘园,病不能往

邱谨 九日蓴江招集晚甘园,翼皇太史首发高唱,同人继和,不揣弇鄙,书事述怀,成二十四韵

邱谨 瓶荷卸去再柬蓴江

邱谨 秋日泛舟游晚甘园怀蓴江

邱谨 秋晚蓴江招集南园

邱谨字庸谨,号浩亭。雍正元年(1723)拔贡。授六合县教谕。资性敏特,文章过目成诵。
清秋双鬓日萧萧,一桌名园散郁陶。
风冷绿萍澄水槛,霜浓红叶艳亭皋。
楼开旷野心能远,酒借衰颜兴故豪。
坐久不知山色暝,寒林无际雨潇骚。
出自《山阳诗征》卷十八

沈德潜 访程蓴江于晚甘园蓴江季父风衣周白民边颐公业庸谨砥澜亦至日暮言别

沈德潜(1673-1769),字确士,号归愚,长洲(今江苏吴县)人。乾隆四年(1739)进士。累官至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有《沈归愚诗文全集》。
珠湖一曲波弥弥,明镜乍磨清见底。
篙师导我上䒀艖,直到䟱杨深处舣。
此邦佳士杂狂狷,主客相逢弄柔翰。
前者唱于后唱喁,乐事从来我曾擅。
雄飞雌伏那有常,一笑浮云看变幻。
相送还携酒满壶,回船欲听晚啼乌。
参差楼阁衔斜照,身在松年平远图。
出自沈德潜《归愚诗钞》卷十

沃林 过南园吊晚甘主人

沃林字松亭,乾隆戊寅诸生,著有《秋心集》
苍烟碧水绕山围,蔓草荒凉寂掩扉。
画舫无人来钓渚,芙蓉空自映苔矶。
绿阴亭上悲题句,明月楼头忆下帷。
日暮招魂何处是,楚江秋色送斜晖。
出自《山阳诗征续编》卷六

沃林 同西园访僧,遂过南园小酌

袁枚 到淮感故人寥落归舟口号

袁枚 到淮游程蓴江晚甘园作

袁枚 到淮宿程氏晚甘园

袁枚(1716-1798),字子才,号简斋,晚号随园老人,清钱塘(今浙江杭州)人。乾隆年间进士。中年即辞官定居江宁,筑随园于小仓山下,极山水声色诗文之清乐。有《小仓山房诗文集》。
破船打浪沉河北,短帽寻山上露台。
秦岭路长魂乍定,篱笆门小手亲开。
月华照地秋不见,霜叶满天雁尚来。
刺有四年前句在,雨昏红壁蚀莓苔。
乾隆庚午辛未壬申手稿
出自《袁枚全集新编》

郑虎文 阮山阳夫子以其邑人边颐公苇间书屋图索题得二百八十九言

钟曙 初秋过晚甘园泛舟

为爱清幽到水庄,蓼花莲叶绕回塘。
波间棹举凫鹥散,桥上人归虾菜香。
落日楼台偏窈窕,新秋烟树倍苍茫。
扁舟便有江湖兴,一片西风蕙带凉。
出自《淮安河下志》

周台孙 过晚甘园

周台孙字味菘,号梅居,又号宁衡,乾隆间附贡。著有《绿满山房吟稿》
荒园老树杂荆榛,满目苍凉不见春。
争是隔溪风景好,清华水木一时新。
出自《淮安河下志》

周振采 晚甘园芍药盛开,蓴江招饮

周振采字白民,江南山阳人,选㧞贡生。白民制义,比于天半朱霞,云中白鹤。典江南试者,每以不得白民为愧,然终于不遇。天也。诗不多作,亦矫矫拔俗。
君留燕,吾适鲁,去年花时各羁旅。
鞭梢两地都归去,一时花下同宾主。
殿春朵朵翻琼英,白头相对千花明。
有酒但作长鲸饮,有句肯学寒蛩鸣。
物情共艳三公爵,魏国声名兆花萼。
我与君家共息机,无烦离别怅分飞。
朱朱白白皆堪赏,不羡扬州金带围。
出自《国朝诗别裁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