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实丹烈士之亲笔墨迹 / 郑逸梅

周实丹烈士之亲笔墨迹 / 郑逸梅

编者按:为了丰富这本纪念集的内容,我们专程去上海拜访了文史专家、鲁殿灵光的南社耆宿、九十七罗高龄的郑逸梅老人。郑老支撑着病体在卧室中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承告知他曾保存了周实给高燮的信和封面上有周实亲笔题字的一本《白门悲秋集》,并允就此写一篇纪念短文。可是由于年高体弱,力不从心,未能命笔,仅寄来1946年撰写的这篇旧作。郑老用颤抖的病腕在来函中写道:关于周买烈士的墨迹,“以室小书多,凌乱不堪,一时遍寻无着……一旦发现,当复印奉上。”为此我们特将郑老这篇旧作予以转载,借以证明周实烈士尚有墨迹留存人世间,确是弥足珍贵的文物。

同盟会诸子柳亚子、高天梅、周实丹辈,组织南社,借文字以鼓吹革命。梓行“南社丛刻”外,复时有集外增刊之举。某岁重阳,诸子游白门,于疏柳斜阳之外,谒明孝陵。天梅更购孝陵砖一方,斫为“日月重光砚”,蔡哲夫与其夫人张倾城,同绘“孝陵图”。民族革命之思想,充塞于胸中而不能自已。悲凉抑郁,发为诗歌,汇而录之。名之曰“悲秋集”。盖其时虏焰方张,胡运未替。此周顗新亭之泪,阮籍空山之哭,不得不有所寄托也!卷首有哲夫一小启云:是为啸叔、汉鏦、一麟、书城、哲夫、时若、天梅、君平、凤石、人菊、实丹醵资所刊。自哲夫以次七人,皆南社社友也。故定议为“南社丛刻”集外增刊之一,并由七人所应得者,分赠社友各一卷。嗣后社友倘有著述付梓,统希援引此例,广贻同人,仆等虽不免操豚蹄以祝篝车,然本大易丽泽,小雅他山之义,或亦金玉君子所亟宜心许而首肯者耶!刊印是书之始末,尽于此数语中矣。啸叔,汪姓,名承继,合肥人。一麟为丹徒唐尧臣,天梅为金山高钝剑,今巳作古。汉鏦,阜宁左仍豪也。书城,山阳(今淮安)曹堂也。人菊,山阳周伟仁也。哲夫,即顺德蔡寒琼,时若即金山高吹万。君平亦高姓,名均。实丹周烈士,别署无尽。光复时为山阳令姚荣泽所杀。近蒙谢君翔贻予“悲秋集”一,封面有周烈士亲笔书:“梦龙孝廉大诗家粲政,无尽生供”数字。烈士墨迹不多见,此虽吉光片羽,殊可珍也。其他诗词附刊者,有何亚君、潘飞声、姚石子、吕惠如、何子陶、何剑士、周叔轩、黄韶平、沈还浦、柳亚子诸子,亚子更作题词四首,末首有:“天教奇气叱鸾龙,六代江山属寓公。别有伤心怀抱恶,秋来一树海棠红。”盖烈士与棠隐女士相友善。棠隐所适非偶,呕血死。烈士绘“秋棠图”以寄意,故云云也。

(选自郑逸梅《人物品藻录》)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