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实丹与韩仁山的交往 / 回忆整理人:韩学政(中共淮安市溪河镇党委工作人员,家住溪河乡韩刘村。)

周实丹与韩仁山的交往 / 回忆整理人:韩学政(中共淮安市溪河镇党委工作人员,家住溪河乡韩刘村。)

先父韩长彦生前多次对我们讲周实丹与先祖父韩仁山的亲密师生关系。一九〇三年左右,周实丹受聘至庞王庄(今施河乡境内)我舅家教馆。舅爹王某有良田七顷,是地方豪富,设家塾专教王门子孙及其外甥韩仁山、韩云山、韩香山、李鸿儒及陈广盈、王相臣的父亲等人。周对王门子孙并不器重,但对家境贫困、当时已十七岁的韩仁山却很垂爱,视为他的得意门生。一日,周收到友人来信,请他去南京,他欣然辞馆南下。他在临走的前一天晚上,与韩仁山同榻共寝长谈,师生二人从家事谈到国事。并以五元银洋和一只镌有双龙戏水的石砚(见图)相赠,鼓励韩继续攻读上进。韩感激涕零地说:目前兵荒马乱,盗贼蜂起,官府贪赃,地主逼租,连年灾荒,岁岁歉收,每年秋收之后,家中烧吃全无,哪能继续读书?周听了更同情这位学生。周还对韩讲了穷人为什么这么穷,富人不劳动又为什么那么富的道理,启发韩起来与地主斗争,“如地主蛮横逼租,可鼓动佃户抗租”。并嘱咐了抗租斗争的目的、方法和策略。之后,有一年秋天,因先旱后涝,农业歉收,地主不承认灾情,逼着佃户交全租。韩仁山遵周实丹嘱咐,发动百十个佃户联合起来进行抗租斗争,结果取得了胜利,佃户一律按七折交租。

相隔几年时间,听说周实丹先生在淮安城里,为“杀官夺印”,被县官杀害了,韩仁山和表兄王三齐曾去淮安探听消息,因四城门紧闭,无法进城,以后听说周先生确实是那次遇难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