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周实丹游记》及其他 / 口述人:史长才(72罗,退休职工,住车桥镇南菊花村5排1号。)

关于《周实丹游记》及其他 / 口述人:史长才(72罗,退休职工,住车桥镇南菊花村5排1号。)

我家世代住车桥,与周实家是邻居,我父亲与周实年龄相仿,也是读书人。以往我家保存有一本《周实丹游记》,是周实亲笔写的,毛边纸大本子。周实每到一处,凭吊什么古迹,游什么地方,记载均很详细。游寺院,寺院大门、二门的对联都写得清清楚楚。这本《周实丹游记》,我一直珍藏着,到一九六二年我去徐州的淮安小煤窑工作时,被老伴当作废纸卖掉了。我回来后得知此事,和老伴狠吵了一架。这本书要是保存到现在该多好啊!可惜,可惜!听老人说,周实很小时就不相信迷信。我们车桥南圩门外有一个土地庙,他和小伙伴把土地神从庙里搬出来,放在圩上,大家离开一段距离用“土圪塔”砸,做游戏,看谁砸得准。大家玩腻了,周实就将土地神抛到河里。这事被他父亲周老先生知道后,狠狠地责骂了他一顿:“你这个小孽种,怎么不死的!”周实倔强地说:“您老年纪大,应该您先死。”周老先生说:“你死,我也不会死,到你胡子白了,我也不会死。”周实就用棉花贴在嘴唇上,扮成白胡小老头,逗得他父亲笑也不是,骂也不是,无可奈何。没想到周老先生的话无意中应验了,周实果然死在他父亲前。这个故事,我们车桥七、八十岁年纪的人都听讲过。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