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必先受教育 / 武仲英

苏北抗日根据地盐阜区中教研究班是在中共盐阜地委领导下,由行政公署文教处于1945年利用麦假这段时间举办的。当时淮安县隶属盐阜区(1945年9月下旬至1946年7月盐阜地委和公署机关均驻淮城)研究班就设在淮安的城子头(今复兴乡的东城头、西城头),接近淮安阜宁交界处。参加学习的有本地区中学教师,还有几位上海和外省来的同志,共20多人。班主任是车载,讲课、作报告由苏北公学的教师和领导成员担任。当时我是从本区第一联立巾学抽调去参加学习的,回忆当时在研究班内学习与生活的_一些情况,从中可以看出在那战火纷飞的敌后,党是怎样重视团结、培育我们中学教育工作者和知识分子的。

明确建班目的 深感党的关怀

当时我们虽已参加了工作,受过一个时期党的教育,政治认识有所提高,但大都还没有认真地进行世界观的改造,加上某些客观影响,有的人对于党的某些政策措施不够理解,心存疑虑。报到之初,有个别教师摸不着头脑,甚至乱加揣测,把这次学习叫做“百日大难”。

简短而隆重的开学仪式在一个居民家堂屋里举行。文教处长白桃(戴伯韬)到会讲话,进行学习动员,向大家讲明建班的目的是为了加强根据地中学教师队伍的建设,以适应培养“抗建”人才的需要,让大家来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与教育业务,提高政治与业务水平,做好新教育工作。学习方法以自学为主,读书、听讲课、听报告与讨论结合,理论联系实际,研究解放思想与工作中的问题。白处长用“教育者必先受教育”来说明这次学习的必要性。他还说,这次学习时间不长,但能学到旧时代和现在许多资本主义国家高等学府里也学不到的东西,勉励我们增强信心,认真学习。听了白处长的讲话,经过开头一段时间的学习,畅所欲言的讨论,星期日晚间和风细雨的民主生活会,大家深感党的温暖,觉得党对战时的中学教育和我们教师是十分重视与关怀的,因此都感到高兴。那位原来怕遭“大难”的教师,因为看不出什么“斗”的形迹,愁眉也就渐渐舒展,和大家一起愉快地投入学习了。

学习劲头足 生活安排好

我们认识学习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也就自然地觉得不能辜负党和政府的希望,一定要认真学习,所以学习劲头很足。除例假休息或外出买点什么,平日很少有人请假。在学习毛主席写的《改造我们的学习》以后,接着学习毛主席写的《论联合政府》。这时翻译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恰巧出版在解放区发行。有些人想先睹为快,车载主任及时提出要集中精力学好重要文件,于是同志们都自觉推迟了阅读这一苏联文学名著。

我们听的苏北公学教师和领导成员的讲课、报告主要有:何封讲的《中国土地问题》,孙克定讲的《关于自然科学的一些问题》,黄则民讲的《关于宣传和报道问题》,王阑西和唐君照作的《形势报告》等。这些讲课和作报告的同志,有的是曾在高校任教的,有的是有丰富革命经验的领导同志,他们对马列主义研究有素,他们的讲课和报告,理论联系实际,旁征博引,依据大量事实和数据,深入浅出,阐明道理,使我们受到很好的启迪和深刻的教育。

我们有的人还利用时间自学《社会科学基础教程》、《社会发展史》与《马克思主义哲学》等。在听讲与阅读的基础上,进行小组或大组的热烈讨论以至争辩,务求弄懂学习内容的精神实质。每一阶段,由车载主任作学习小结,定期出墙报,交流心得体会,自觉联系自已,促进世界观的改造。

学习中尝到了甜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课余常有三三两两谈论学习内容。与我同住一室的两位教师,课后常读哲学,以至把哲学名词当作口头禅。睡在我左边的一位,开口常说“辩证唯物”;在我右边的一位,开口常说“精神物质”。他俩每天总要把这些哲学名词重复多次,并常引起争论。我夹在他俩中间,有时不免也卷入争论中去。

战时敌后的环境是艰苦的。由于党和政府的关怀,驻地干群的支持,班里生活安排得很好,供应在当时是不错的,我们还种植蔬菜,自己动手,改善生活。

我们二十几个人中老中青都有,年龄最大的是淮安来的陈天马,当时他已年近花甲;最年轻的是盐城来的乐和,才24岁。其中有几位从上海和外省来的同志,大家有各种不同的经历,课外假日,天南地北,谈笑风生。时而尽情发泄在国民党统治下和洋上司(上海海关等机构里的外国籍管理人员)奴役下的无穷怨气。有位教师回忆,在旧政府办的学校里辛辛苦苦地教书,一点微薄的薪金时常拖欠不发,就是能拿到手,还要被迫去应酬掌权的督学、教委,送到他们家的麻将桌上输掉许多,加上种种开支,七折八扣,所剩无几,寒暑假日,总要为这饭碗是否靠得住发愁。有位当过海关职员的同志说,那时他在外国人管理下做事,担子压得透不过气来,稍有不顺洋上司的眼,就要遭到殴辱。大家回忆以往和今天的国统区,一般教师、职员和广大人民哪有什么民主自由的权利,连生活都没有保障,进修业务无从谈起,如果想学点革命道理,阅读革命书刊,还要冒很大的危险。至于日军占领下的沦陷区的同胞们,更是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过着亡国奴的生活。再一对比,大家更深刻地体会到解放区新鲜的、自由民主的空气,真是十分欢快。有时苏北公学还安排我们去参加文娱晚会,观看新编戏剧、歌舞等节目。

年老的车主任还和我们同学习、同生活、同劳动。我们学员间,我们和当地群众,都能亲密相处,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一次,有位房东老大娘慌慌张张地跑到我们那里说:“不好了,住在我家的那位先生‘打摆子’(患疟疾),大白天睡在床上,尽说胡话,一句也听不懂,真吓死人!怎么办呢?”我们连忙跑去一看,原来是曾在上海海关干过事的一位同志患疟疾发高热讲谵语。我们对老大娘讲:“这先生,他从前在外国人手下干过事,会说外国话,发高烧也讲出来了。谢谢您对他的关心!”她这才和我们一起放下心来,照应他治好病。由于大家团结互助,搞好生活,从而保证了我们安心地进行学习。

欢庆抗日胜利 喜获学习丰收

1945年8月8日苏联对日宣战,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的声明》号召大反攻,8月10日到11日朱德总司令对我军连续发出七道命令,要我武装力量限令日军投降,如有顽抗,坚决消灭……解放区内报纸套红号外一期又一期好似雪片飞来。报纸总在每天午饭后送到,我们由于过渡兴奋,午休难以入睡,还是精神抖擞地读报、谈论。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了,我们欣喜若狂地参加了祝捷大会。

战时敌后的集中开会和学习,常因敌情紧张而中断、疏散或转移,这次中教班却能于8月下半月顺利结业。由于当时条件限制,我们未能多学些教育业务。通过这次学习,我们能初步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与历史唯物主义的基本观点来认识和分析问题,懂得了社会发展规律与形势发展趋向,认清自己应走的道路,加深了对我党的认识,也加深了对民主政府一些政策的理解。有的人考虑放下种种思想包袱,克服家庭牵连,一心一意地干好工怍。大家觉得目民党一党专政是难以在打败侵略者以后,建立起民主新国家的,摆脱了“正统观念”的影响,把希望寄托在我们党的身上。我们知道应当改造学习方法,我们学到了当时算是新鲜的自然科学知识,我们还交流了各中学的情况,讨论一些教育工作上的问题,等等。大家觉得这三个多月取得了前所未有的学习收获,最主要的是提高了改造主观世界的自觉性,为做好新教育工作打下了思想基础。大家带着胜利的喜悦,满怀信心地回到原校或走上新的工作岗位。

四十多年过去了。当时一起学习的人,除个别人经不起考验中途掉队和情况不明的以外,大都能继续经受解放战争与建国后多次考验与锻炼,成为教育工作和其他工作岗位上的骨干,从坚决跟着党走到加入了我们伟大的党——中国共产党,在为培养革命和建设人才与各项社会主义事业中作出了贡献。现在有几位同志已经逝世,健在的多已因年高体弱退下来过着离休生活,但都还能为“两个文明”的建设,发挥余热,献出余年。这些与在中教研究班初步接受无产阶级思想教育,以后在实践中又不断进行世界观的改造,树立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和为人民服务的思想是分不开的。

“教育者必先受教育”。盐阜区中教研究班所给予的教育,是我终身难忘的。

编者注:本文作者自抗日战争时期参加革命以后,一直从事中学教育工作,现已离休,居住于江苏省东台师范学校。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