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街巷 | 大鱼市口东、西街


 徐爱明  淮上会

 

“城边鱼市人早行,水烟漠漠多棹声。”在淮安古城中心镇淮楼南,有条东西走向的街道叫大鱼市口街,这条老街因鱼市而得名。

 

看到这个牌子,就知道进入大鱼市口街的地盘了。

 

乾隆《山阳县志》中明确的记载着:南门市,有大鱼市、小鱼市,居人稠密。

 

安详而宁静的老街,不时地有人走过。

 

老街吸引着探秘者不断地走进。

 

大鱼市口街地处东南乡、西南乡入城的道口,早年,淮安鱼虾等水产品,都云集此处,天长日久,便自发形成鱼虾交易市口,成了人烟稠密之所,故留下了大鱼市口地名并沿袭至今。

 

成片的古民居显示了当初的繁华。

 

八字门预示着主人的地位和势力。

 

虽经粉刷的墙壁掩饰不住历史的沧桑。

 

老屋见证老街的传奇。

 

大鱼市口街位于小鱼市口街之北,东至东长街,西至西长街,中段南门大街穿街而过,街全长约1200米。大鱼市口东街两侧留有打箔巷、豆腐巷、三台阁巷等南北走向的巷子。大鱼市口西街从东到西有马王庙巷、施家巷、小楼巷、大柳巷等沟通南北。

 

小巷带有明显的行业、职业特点。

 

豆腐巷的名字,让你不免遐想连连。

 

三台阁系清代淮安府收藏地方文献之处,类似现在的地方档案馆。

 

马王爷曾经的住所

 

陡然生出“小楼昨夜又东风”的感觉。

 

大柳巷是否意味着此处曾经有棵大柳树?

 

老街的建筑轻巧宜人,空间错落有致,粉墙黛瓦的民居和纤尘不染的街面,处处令人赏心悦目。

 

粗硕的木构梁柱

 

干净利落的堂屋

 

横梁上依稀还有图案、文字

 

做工精细、图案丰富的雕花床

 

残缺也让人惊叹的梁柱

 

雕有图案的横梁

 

更有那无数历史遗存,仿佛凝固的历史,布满在了幽静的老街深处。

 

异于寻常的石鼓

 

磨得十分光滑的青石板

 

雨搭上细腻的砖雕花纹

 

堂屋中的砖铺地面

 

走进老街,沿着僻静的街道,缓步而行,抚摸斑斑驳驳的古墙,享受这难得的静谧清幽,感受幽静、自然的淳朴民风。

 

饱经风吹雨淋日晒的墙壁

穿越时间,触摸历史

 

历史的痕迹

 

令人感慨顿生的坚守

 

世事变迁,物是人非事事休,老街人延续着古老的民风,过着自由、惬意的生活。

 

乡野的老槐树在城市里长得郁郁葱葱。

 

葡萄不甘寂寞争取自由的空间。

 

花中皇后芍药风姿绰约。

 

金银花难得一见。

 

 

别具一格,花开两色。

 

也许是上苍的疏忽,或许是后人的造化,老街上还遗存着多出比较完整的古民居。最具价值的当属大鱼市口西街5号,此处建筑已经被列为历史建筑,挂牌保护。

 

被挂牌保护的历史建筑

 

窗户上的雨搭

 

门口容易忽视的石雕门枕

 

残存的遗构仍然屹立

 

位于豆腐巷中的孙家老宅是又一个典型,他们的祖上原本也是一个家大业大的大户,为子孙留下了丰富的家产。

 

前后两进房屋的格局

 

远观老宅,整面墙体都是隔扇门窗。

 

风雨侵蚀的梁柱

 

出牙犹显当年风韵。

 

位于豆腐巷中的孙家老宅,原本与打箔巷中的孙家老宅是一个院落,后来因弟兄分家而间隔开来。如今,这处民居也保存得比较完整。

 

孙家老宅格局相对完整。

 

门头上有雕刻精美的门龙。

 

山墙、房门保持着过去的状态。

 

墙的拐角处是人性化的礼让三先墙。

 

豆腐巷中的王家老宅,家中的家具更是古色古香,让人心生艳羡。

 

精致的花梨木雕花大床

 

古朴的花梨木桌子

 

别具古韵的小方桌

 

枝干遒劲的百年石榴树

 

打箔巷中的朱氏老宅,据主人说,这个房子原先是大地主秦焕家的房子,后来转到了他们家,很多建筑已被拆毁。

 

堂屋墙体已经改造,厢房却透出旧时容貌。

 

震撼人心的当属台阶上的条石,长约3.5米。

 

旧房改造中拆下来的门枕石

 

散落在乱砖堆上的各种石构件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老街的子孙,以她为骄傲;她也因她的子孙而闻名。历史的烟尘中,走出他的一位位子孙,范以煦是其中杰出的一位。范以煦(1817-1860),字咏春,别号退民。学识渊博,品行端正,“熟谙地方掌故,精于史料考据,撰述方志文献”,著有《淮壖小记》《淮流一勺》《楚州石柱题名考》等。

 

书中收有范以煦的《楚州石柱题名考》。

 

范以煦收藏的王士禛《感旧集》(十六卷),内有朱笔批校、题跋和补抄。

 

一代国学大师罗振玉。范以煦是其外祖父,罗振玉受其影响很深。

 

而在近代史上,丁宝铨是出生在大鱼市口东街的著名人物。

 

十字路口就是丁光桥,她因丁宝铨而得名。丁宝铨(1865-1919),字衡甫,号默存,谥号恪敏。光绪十五年进士,授山西省候补道。历任清吏部郎中,广东惠湖嘉道道尹,广东布政使,山西翼宁道尹,山西按察使,山西巡抚;北京国民政府全国水利局副总裁。1919年正月在上海被人暗杀,时年54岁。辑著有《傅青主先生年谱》、《李恕谷先生年谱》、《清史列传•张廷玉传》等。

 

 

丁宝铨撰写的对联

 

清宣统三年丁宝銓刊本影印傅山(《射雕英雄传》中的傅青主)的《霜红龛集》。

 

乔家大院的入口悬挂的“福种琅嬛”牌匾,是慈禧太后面谕丁宝铨后,丁宝铨所送。

 

现代历史上的名人,大鱼市口东街引以为骄傲的当数原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

 

许嘉璐,1937年6月产生,1959年毕业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现任北京师范大学人文宗教高等研究院院长,世界汉语教学学会会长。曾担任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会长、中国长城学会会长、中华文化发展促进会会长。

 

位于大鱼市口东街的许氏老宅

 

许嘉璐题词

 

许嘉璐在淮安府衙视察

 

许嘉璐的著作:出版学术专著9部,发表论文多篇,主编学术著作及工具书多部,主持完成《文白对照十三经》、《文白对照诸子集成》、《二十四史全译》等大型文化工程。

老街已经日见苍老,但并不意味着应该死亡。因为悠远的文明,如果缺少了老街老巷,终究是一件遗憾的事情。蓦然回首,让人心生期盼。

 

工艺精湛的建筑

 

精美的门顶过当

 

传家之宝的老物件

 

玉簪香好在,墙角几枝开?

 

花开初夏,蓄势待发

 

默默地等待

文字:柳凝寒烟 末年留言 藏乐
图片:飞鸽传书 我们的吴承恩 古道清风 淮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