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周阮二烈士 / 丁观澜

回忆周阮二烈士 / 丁观澜

编者按:本文录自扬州师范学院历史系编的《辛亥革命江苏地区史料》(江苏人民出版社1961年12月第一版)。丁观澜,淮安人,曾追随周阮从事淮安光复革命活动。这是他们当时的访问记录,有些叙述与史实不符,如姚荣泽参加光复大会领取臂章和周阮返淮至殉义的时间等情节均有讹,仅供参阅。

一 清江兵变

武昌起义,全国响应。九月十六日,清江十三协哗变,有一队人没参加,由队官郑玉堂率领开到淮安来,和杨回子(即杨建廷——编者)带的团练(有一百余人)勾结起来,保护山阳县属的地主绅士。

二 淮安农民抢米

清江兵变后,淮安一夕数惊,四乡农民没得吃了,进行抢米。小徐庄有个聋子,五十多岁,带领多人到地主王灼家去分米给大家吃。后被城里团练局逮捕了,问他:“你是带头的么?”他不说话,只点点头。又告诉他:“这要杀头的。”他又不说话,仍只点点头。结果就被杀在鼓楼前。河下镇的农民也大伙起来抢米。

那时秩序非常混乱,恰好周阮二烈士回来了。

三 周阮二烈士的革命活动

周实和阮式二人都是淮安的世家子弟。周实是两江师范学生、南社社员,与镇江都督林述庆有联系。回淮后,以维持秩序为名,与阮式组织巡逻队,进行秘密活动。参加者多数是中小学学生,也有少数教师,还有些地方人士。后来法政讲习所(所长王官寿)的大部分学生也参加了。巡逻队从七八个人发展到六十多人。巡逻队没有枪,只有团练的废枪和扳机,都是不中用的。我那时十七岁,小学刚毕业,也跟着他们跑。我们常在善缘庵(原址在镇淮楼东路71号,房屋已拆除——编者)一个小客栈里开秘密会议,一共开了十多次。最初并不讲革命,只讲维持治安,实际上搞革命。后来慢慢地讲了,胆小的人也就不敢来了。以后队里闹意见,分裂成为两部分:法政讲习所的人叫做“地方自治巡逻队”,我们一群中小学生就叫“地方巡逻队”,共同的领导人还是周阮。再后,巡逻队改名“巡逻部”。

巡逻部员日夜在城上巡逻,地方团练也参加警卫,目的是防止淮阴十三协的散兵来抢劫,这时,新旧势力进行暗斗,后来变成公开斗争。

四 周阮二烈士被害

当时地方上的旧势力仍然很大,他们和十三协的残兵勾结起

来对付周阮。最有势力的绅士是阮师凝(钵香),他是阮烈士的同祖兄弟,与曾做山西巡抚的丁宝铨同案(即在同一年考取秀才——编者)。丁住在上海,遥治淮安。县令姚荣泽是他的门生,所以姚也听阮师凝指挥。丁鹤臣、何福千(可能是何福恒,字子久之误——编者)、顾震福也都是当时淮城的大绅士。

周阮二烈士在淮安插白旗,在团练局召开大会,当场把绅士们都轰走了。又在漕院衙门大照壁上贴上“革退劣绅阮师凝一名,永不准化名复充”的布告。在宣布淮安光复、发白布臂章时,阮烈士当众宣称:“满廷伪官姚荣泽前来领取臂章”,姚荣泽战战兢兢地领了臂章,才仍给他做县官。当时,新势力得势,旧势力不甘心失败,他们表面上对新势力拢络,暗里积极谋害周阮。杀害二烈士这天,他们预先布下不少军队,以请吃饭为名,把周烈士带到府学东面牌楼。又逮捕阮烈士。在那里,周烈士被枪毙,阮烈士被剖腹刳心而死。

从周阮被杀之日起,我们的父母就不准我们出外了。旧势力也叫各绅士家的子弟不要出外“胡闹”,巡逻部就散掉了周阮从回来之日起到失败,只有四十天左右。

五 周阮事件的结局

周实的父亲周叔先(轩)和我父是结义兄弟。我父把凶讯递给他,他就和张冰、周人菊等几个南社的人由东门缒城逃到车桥,再由那里到南京去申诉。后又转到上海找沪军都督陈其美。陈是南社的人,和周阮有关系,他们要求陈为周阮报仇。

周阮被杀后的第二天上午十点钟,臧在新带领的镇军支队来了,找周阮,周阮已遇害。这时旧势力都逃走了,阮师凝到上海找靠山丁宝铨,姚荣泽逃到南通躲在张察的家里。

陈其美要逮捕姚荣泽,姚找丁宝铨求救。丁找周烈士的父亲说:“你儿子已死了,叫姚荣泽给你一笔钱就算了吧!”结果旧势力给了一笔钱予周烈士之父,建了一个烈士祠,就此了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