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峋芝先生及其遗诗 丁志安

周峋芝先生名嵩尧,原籍浙江会稽(今绍兴市),生于江苏淮安县,是周恩来同志的堂伯父。峋老行六,和他的九弟是同胞,皆周攀龙先生之侄。周恩来同志的父亲行七,初名贻能,改劭纲.号懋臣。嗣父贻淦行十一,和四伯父贻庚、八叔父贻奎是亲兄弟,都是攀龙先生之子。在淮安周家老辈中以峋老最为著名。他幼年从淮安刘星阶先生(名立三)受业,及长仍到原籍去应试。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峋老年二十五岁,以会稽县学附生考中丁酉科浙江省举人(见光绪《丁酉科直省乡试同年录》)。旋为漕署幕友,为历任督、抚所器重。清末任邮传部路政司员外郎(见宣统三年(1911)《缙绅全书》第一册),声誉卓著。《新语林》卷四有云:  “周峋芝以部郎入浙,查办沪杭甬路桥工,秉公无私。汤蛰仙(寿潜,曾任沪杭铁路总理)以文报部曰:“周郎中识穷两戒,清绝一尘。”注云:“周名嵩尧,浙江绍兴人,举人。以內阁中书久居江北幕府,历任漕运总督、江淮巡抚咸倚重之。刘永庆、王士珍先后为江北提督尤器其才。王专疏保其才堪大用,擢侍读,授邮传部郎中掌路政司。入民国为江西督军公署秘书长,以道尹存记。内调统率办事处秘书。李纯移督江苏仍任秘书长。李屡荐其才堪胜省长任,未获简放,授浦口商埠帮办。”
一九二○年十月李纯暴死于江苏督军公署,峋老即退隐扬州,住马氏玲珑山馆故址(即今扬州市丁家湾)(见淮人顾震福《跬园诗钞》卷五),全国解放后逝于北京。峋老遗诗未见传本,笔者搜集多年仪得十四首,附录于此,以志景仰。

寿刘星阶夫子五十

百花头上早梅开,曾点狂歌祝寿来。
降帐传经春满座,斑衣绕膝酒盈杯。
一家梁案融和德,十载殷门少弃材。
今日彭宣方弱冠,白头还拟颂台莱。

身享承平五十秋,忽闻锋镝①替民忧。
昌言缚贼余豪气,越石登楼忆壮游。
矍铄几回看鬓发,从容一笑傲王侯。
知公不肯开筵乐,隐为东南半壁愁。

坐拥皋比岁月长,康成惭愧也升堂。
冠军早岁传衣钵,入室深情守瓣香。
徙倚风前松柏健,推敲灯下鬓毛苍。
文翁教授非初志,所喜清闲在故乡。

曰艾年华不服官,能知天命体长安。
诗肩耸伴梅花瘦,屐齿归冲雪夜寒。
陋巷春生书带草,清游晚着鹿皮冠。
明径有行偏思隐,他日周堪欲荐难。

一田园林百亩田,吟风弄月自年年。
刘蒉原不荣登弟,祖逖何须功著鞭。
脱粟久安常住饭,买花时用束修钱。
称觞客衍三多祝,莫数天台采药仙。

著书何用羨刘轲,手录名言日日多。
常坐青毡征定力,久磨铁砚有微窝。
恒心便是期颐相,高足应添政事科。
敬祝九如诗六首,待公六秩再升歌.
(见《国学丛编》石印本)

挽郝砚樵

国亡跖寿天难问,石火浮沤象本虚。
恶耗传来人共讶,前朝犹晒腹中书。
(见《郝砚樵先生哀挽录》)

题顾竹候《跬围谜稿》
早闻秦客善廋词,不共曹瞒解色丝。
搏免(疑为兔——wrin注)竟烦狮子力,文坛今有虎头痴。

暗暗春灯旧帝京,河鱼庚癸可怜生。
大明寺里西廊壁,谁似闲僧记得清。

饼样新翻石动筒,铛头再作亦孤忠。
藁砧倘化飞天镜,还聚讥臣射守宫。

勺湖耆宿半凋零,客话茶余总爱听。
千载苏黄留妙格,漫嗤覆瓿《太玄经》。
(见《跬围谜刊三种》)

题丁云阁《耕读草堂图》②

半郭半村世界,半农半士人家。
案上图书彝鼎,门前鸡犬桑麻。
聚书已非达士,多田更是痴翁。
随分横径负耒,绵绵寒素家风。
几处故宫禾黍,几家深院蓬蒿。
独有草堂耐久,儿孙世代茅绹。
(见《宾楚丛谈》卷三)

注释:
①指甲午战争。
②按云阁先生世居北乡席家桥丁圩,是丁澄烈士的曾祖父。
(原载《绍兴师专学报》1983年第三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