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乃庸《游勺湖记》

遊勺湖記

毛乃庸

丁未孟秋,從弟君同歸自京師。曹君明甫亦自東瀛返。昕夕談宴,致足樂也。月之七日,復爲勺湖之遊。舟小於葉,川纡如巴,橋平礙眉,樹曲接肘,薰風醉人,汗雨沾箑。經途彌修,觸熱頓悔。已而夕照入崦,凉波生雲,堞缺霞嵌,隄斜月倚。絃管未闃,時聞梵鍾,漁燈半明,雜以螢火,散髮船頭,追涼柳外。馴鷺偎客,挾之偕行。嬌荷媚人,呼使侑酒。沈沈良夜,渺渺愁予。睇斜漢之延秋,聆哀蟬之咽夕,白纻一歌,淸宵多悵,未嘗不興盡而悲來也。嗟乎!木偶終漂,舜華易歇,百年桎梏,乃有今時。一局河山,正逢急刼,江潭搖落,訊旡恙於秋人。風景不殊,喟重來之遼鶴,感時撫事,盪氣迴腸,所謂傷心人別有懷抱者,又豈僅愴聚散於浮雲,悼光陰於過客也哉。旣遊竟,爰志其歲月如此。

原载《庄谐杂志 附刊》1909年第一卷第1-10期

 

wrin按:毛乃庸此游记,以前未见。无锡市图书馆收藏有王锡祺《中外游记汇编》130种,130卷。但被视为秘籍,不肯示人。其中即有毛的《游勺湖记》。不想在民国报刊中也看到。

沈贡言的《游勺湖记》:

 

原载《少年(上海1911)》1915年第5卷第1期

勺湖早期照片:

 

原载《少年(上海1911)》1915年第5卷第1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