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作人豪不羡仙 / 李寿琦

——介绍辛亥革命烈士周实、阮式

周实,字实丹;阮式,字梦桃,皆淮安人。周实,少年时代在淮安车桥镇私塾读书,1907年入两江师范学校学习。阮式,1903年入江北高等学校(设清江)学习,1906年入宁属师范,后因事出校,1908年再入该校就读。就在这个时候,周、阮相识,志同道合,一见倾心,在同辈读书人中,并称周阮。

1907年,中国近代第一个革命文学团体——南社,由青年爱国诗人柳亚子、陈去病、高旭在上海发起组织,继于l909年在苏州正式成立。周实偕周人菊(周实之从弟,淮安光复时任巡逻部庶务)等欣然入社。接着,周实与阮式在南京共同发起组织“淮南社”,为南社作桴鼓之应。他们和南社其他成员一道,提出以诗歌鼓吹革命,唤起国民精神的文学主张,提倡民族气节,举起了推翻封建专制的清王朝、建立民主共和国的旗帜。周实在金陵期间,写下了大量的诗作。女革命家秋瑾在绍兴遇难,他写词凭吊说:“岂有精禽填海水,定乘白马逐江潮,男儿不少龙光剑,婉转偷生愧阿娇。”广州起义失败,他作《吊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诗四首,其中写道:“誓将鲁阳麾赤日,忍教胡月犯黄天,匣中夜夜青锋啸,愿作人豪不羡仙”。表示要继承先辈遗志,奋起革命。他常常与友人们说,当今之世,“若不乘时击楫,他日神州陆沉,生何以对同胞?死何以对黄帝?”还说:“匹夫亦有兴亡责,莫把兴亡苦问天”。大声呼吁同胞们勇敢地挑起历史赋予的重任。

阮式也有不少诗文,抒发自已的胸怀。在《题像》一文中,面对着祖国四面楚歌,而封建统治阶级还是醉生梦死的局面,发出了“钟进士,你既有吃鬼的能力,为何不将这鬼国里一切魑魅魍魉吃个靡有孑遗”的吼声。

1911年l0月l0日,武昌起义爆发,各地纷纷响应。周实、阮式闻讯后欣喜若狂。当时,周实尚在南京。南京为保皇派张勋、铁良、张人骏等所据,他们依恃城池坚实,企图固守。周实会集城中各校学生,组织七百余人谋南京光复,并约期于11月7日(辛亥九月十七日)举事。11月2日,周实曾对周人菊讲:“此举生死未卜。然能为光复死,足偿十数年革命之志,亦复何憾!”3日,周实应柳亚子、朱少屏两先生召,驰赴上海议事,11月6日急速返回淮安,图谋家乡光复大业。

淮安府光复自清江浦始。清江浦,又称袁浦,当时为清河县。即今淮阴市所在地。清代驻重兵于此。武昌起义后,清江驻军十三混成协受革命影响,举行暴动,摧毁了这里的清朝统治机构,苏北地区大受震憾,自发性的兵变、民变如火如荼,驻山阳县城的淮安知府刘名誊早在苏州光复时就闻讯潜逃。周实回淮后,立即与阮式联系,共商保城方略,筹划武装起义。他们召集旅沪、旅宁回淮学生及本城中、小学生八、九十人开会议事,先成立学生队,后改名巡逻部,周、阮分别被举为正、副队(部)长。又挑选了两名曾在南京陆军中、小学学习过的学生,分班轮流操练队员,教授军事知识。周、阮两人带领队员日夜分班在城门口、城头上巡逻,维持地方治安,使得淮城秩序井然。他们常常在城内善缘庵的一个小客栈内秘密开会,宣传革命道理。这是11月6日至11日的事。11月12日,清河县宣布光复。被公推为临时江北提督的蒋雁行传檄山阳及附近淮、扬、徐、海各县,召集官绅赴清江浦浦署开会。清政府山阳知县姚荣泽抗拒檄令,拒不到会。于是,山阳士绅公推周实等五入赴会议事。

11月l4日,山阳宣布光复,筹备组织军政分府。当天在旧漕署开会,到会者五千多人。会上,周实首失演说光复理由,接着阮式进行了讲演。他们指出,县令和劣绅既不到会,即为反对光复之行为。声情激越,足寒贼胆。又在漕院衙门大照壁上贴“革退劣绅阮师凝一名(阮为淮城绅士最有势力者之一,阮式的同祖兄弟),永不准化名复充”的布告。15日上午,阮式又当面斥责姚荣泽,问他为什么不肯到会,并严细盘查漕银数目及存放地点。

反动的旧势力不甘心自己的失败,与革命势力进行公开或隐蔽的较量。他们表面上对新势力唯唯诺诺,百般笼络,暗地里包藏祸心,密谋杀害周、阮。11月17日上午,劣绅何钵山假意邀请周实吃饭,周道经府学宫前,一个人手持姚荣泽名片,说是请周实到学宫议事。周毫不疑惧,胸怀坦白,凛然前往。刚进室内,典史周域邠手持快枪迎头射击,连发七弹将周实杀害。然后,姚荣泽、周域邠和民团督队官杨建廷缇骑四出,寻捕阮式。下午四时,杨指挥兵丁围住阮家住宅,本人直入厅房,以“议事”为借口,捆出阮式,缚至府学东牌楼处剖腹剜心,死状尤为惨烈。

其时,镇江都督林述庆听说山阳光复有阻力,特派其部下藏在新率队来淮弹压。镇军到后谴责姚荣泽杀害周、阮。姚屈膝卑词,犒赏兵士以笼络。一天夜里,姚开库取银士给其党羽周域邠、杨建廷,促令先逃,本人则携带巨款潜往南通,托庇大实业家张察宇。经过南社社友柳亚子、朱少屏、陈英士等的反复斗争,迫使张察宇把姚荣泽解至江苏督署程德全处,后辗转押解至上海。19l 2年5月,姚荣泽被公开审判于上海市政厅,以谋杀定死刑,三星期内执行。但不久,窃国大盗袁士凯下了免死令,姚便定为终身禁锢,不出三个月,姚又被特赦出狱,逍遥于上海法租界。南社社友为周、阮复仇的斗争失败了。

为了纪念周、阮二烈士为革命而牺牲的精神,淮安人民于民国初年特建专词崇祀。祠址在城西南隅万柳池旁,惜已毁于日伪统治时期。但烈士的光辉形象,永远留在淮安人民的记忆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