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市无线电元件厂是怎样办起来的 / 张玉焕

淮安市无线电元件厂是怎样办起来的 / 张玉焕

淮安市无线电元件厂是当今国内生产彩电、黑白电视、收录机用中周、电感的最大厂家之一。1987年在第二次全国工业普査中被国务院工业普査领导小组评为电子工业部物质文明、精神文明建设先进集体、荣获国家二级企业称号。

回顾淮安无线电元件厂走过的历程,最初是由淮安县工商联创办的一个不足20人组成的“淮城毛笔套生产组”,后来逐步发展为“淮安县日用品合作社”,继而为了适应当时市场形势发展的需要,从长远利益考虑,于1966年改创电子元件厂,试产半导体中周,由于全体职工紧密团结,发扬艰苦创业的精神,历经艰难曲折,终于走出了一条成功之路。

当年,笔者亲身参与建厂过程中的每一项工程,和全体工人同甘共苦、奋力拼搏。随着岁月的流逝,转眼间,32个年头过去了,回首往事,历历在目。在那漫长艰苦的日子里,广大职工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以大无畏的精神,坚定信心,排除干扰,不知疲倦地忘我劳动,用自己的智慧、心血和汗水,培育出一颗电子工业的灿烂明珠。因此可以说淮安市无线电元件厂的建厂过程,正是从无到有、从土到洋、从小到大逐步发展的过程。

1962年,我由淮安化工厂调到县工商联,被分配到淮城毛笔套生产组主持工作。那时地点在城内玉器巷一号,借租原棉百杂商店食堂六间房屋作为生产用房,用两条大板凳做临时的工作台,其它一无所有。至于生产上需用的工具,都是由工人自己筹钱买的,连坐的小板凳也都是各人自带。当时生产毛笔套的主要原料是马口铁,在它的表层挂上一层铅锡合金,然后再镀上一层锌铜合金,用它做成笔套不仅有光泽,而且防锈耐用,其成本不足铜质笔套的三分之一,这在当时可算是价廉物美了。

不久,中央商业部在上海召开百货系统订货会,淮阴百货站也将我们生产的笔套样品带去展销。在开幕式上,商业部领导人看到我们展出的笔套样品,从工艺上、质量上以及价格上,都认为称得上价廉物美,与会的代表们也一致称赞。会议期间,全国各地的百货站,都不约而同地纷纷向淮阴站订货。

我们的生产组原有职工不足二十人,生产笔套难以满足各地订货的需求。为此经过研究,决定从工商界职工家属中招收一批青年到组里来,增加新生力量。如青年工人王广德(第七届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高级经济师,现任淮阴电子工业局局长),朱梅芳(现任淮安无线电元件厂副厂长)等。他们都不仅有一定的文化基础,而且头脑灵活,敢想、敢闯、敢干,在生产上不断有所创造。当时我们生产笔套用的马口铁,剪下边角很多,于是大家设计将这些边角废料制成铁皮发夹,在它上面扫上一层金水,再填注各种颜色的喷漆,既美观又大方,价格又很低廉,深受消费者的欢迎。产品竟远销到十多个省市,还常常感到供不应求。这时,我们的职工已陆续增加到150多人,生产形势一片大好。于是经工商联呈报县政府批准,将淮城笔套生产组更名为“淮安县日用品合作社”,隶属工商联领导。1965年工商联又将其移交给手工业局领导。

当时,我们厂经济效益很不错。但是我考虑到光靠眼前生产的这些笔套、发夹等小商品绝非长久之计,应当立足现实,从长远打算,必须使我们的生产跟得上形势发展的需要。经过大家研究,由我牵头,带领工人王广德、张加华、梁传庆等一道赴扬州、镇江、常州等地进行考察、参观。那时,国际上兴起的电子工业正在突飞猛进,而我们国家与一些先进国家相比,确实相距太远了。在我们的访问中,得知江苏省曾拨款给常州市某厂试产半导体中周,但结果由于所制的模具未能过关而导致失败。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了我们的兴趣,随即,我们便去上海美通线圈厂(二十八厂)参观生产半导体中周的全部过程。参观结束后,我与该厂穆厂长及一位技术科长交谈。我提出回淮以后,淮备派人到他们厂里学习,并打算将来在淮安也生产中周。他们听了这话,脸上不禁显出一副蔑视的神情,对我提出这样的要求,认为是自不量力,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其理由:(1)搞电子工业要具有一定科学技术力量,凭一个生产日用小商品的合作社根本没有条件搞这项工业。(2)设备方面,仅有一台手摇钻和几台脚踏冲床,条件太差。他们认为,没有精密度绝对准确的机床也不可能生产出中周所需的模具。(3)再说经济力量,合作社仅有两三万元的资金,充其量也不够买一台机器设备……

在和他二人的交谈语气中,言外之意,好像说,我们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根本没有条件搞电子工业。当时,我尽量抑制自己的感情,陪着笑脸再次向他二人恳求,我说,我们派人来你们厂学习,如实在不可能,希望能提供一份中周模具图纸给我们带回去,以便我们根椐图纸先用土方法试制模具,若有成效,再来向你们汇报。他们好像已不屑再和我谈下去,最后只说了这样一句话:你们如果能在一年内拿出中周的三大组件模具来,对于你们所提出的要求,我们全部答应。说着,他二人即站起身好像在送客了。

我们第一次外出求援考察,很不顺利,大家像迎头被泼了一盆冷水,无精打采地走出美通线圈厂的大门。我们几个人经过一番研究,一致认为,从当前形势来看,搞电子工业是适应形势发展的需要,前途是广阔的。至于技术问题,只要下决心钻研学习,终究可以把技术学到手的。

根据我们当时各方面的条件,第一步要生产出中周的三大组件模具,是有一定困难的,但我们一定要争这口气,于是立即从商店里买了一套中周,带回去自己测量制图。回到淮安后,我们向领导上进行了汇报,并提出转向生产电子元件中周的打算,主管局研究同意决定:原有一套生产班子不动,但为了便于和外界联系业务,另外挂起一块牌子,名为“淮安县无线电元件厂”。我当即与南京金笔厂联系,派青工王广德去该厂学习金属拉伸技术以便今后生产中周组件铜罩。另外,从无锡华庄塑料厂聘请了一位专门开制塑料模具的毛师傅来我厂,研究如何开制中周组件塑料衬罩和胶木底座模具的技术问题。经过半年多的时间,不断探讨、摸索、实践,又多次去外省外地与各有关厂家联系,并向一些有经验的老师傅虚心请教,我们终于亲手自制成了中周三大组件模具。于是,我们带着这三大组件模具的样件,再一次去上海美通线圈厂,该厂对我们的样件经过检验以后,大为震惊,上次接见我们的穆厂长以及那位技术科长,一反以往对我们那副轻蔑的神情,只是频频点头称许,并同意我们派人到他们厂里去学习。

当时,我用50元购买了一台手扳注塑机,准备用于生产塑料衬罩,又用100元买了一台人力胶木压力机,用来生产胶木底座,再以300元购置一台电动冲床,以便生产铜罩。我们回到淮安后,就凭这一套设备,因陋就简,便上马投产了,由于全体工人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在操作过程中一丝不苟、精益求精,因而产品的质量竟然符合标准,经过南通、武汉等地试用,效果良好,由此我厂的声名大振,各地不断来人来函,要求订货。其时,淸江无线电厂生产半导体收音机,在召开定型会议那天,我厂派朱梅芳同志参加,她当场做了一只“支9型”中周进行试验,使该机收听效果明显提高,与会者无不交口称赞。

由于当时实行计划经济,我厂生产中周所需用的原材料均属于“部管物资”,应由中央第四机械工业部统一按计划分配供应。

1967年中央四机部在北京召开电子产品计划分配订货会,会场设在北京虎坊桥前门饭店,我代表淮安无线电元件厂前往参加会议。与会期间,获悉江苏省电子局至今尚未将我们的产品报四机部列入计划,我立即找到江苏省电子局的杨局长和负责计划的金光华同志,要求他们将我厂生产的中周即时列入计划,并向上补报,但他们认为我厂尚无机械工程人员,不能保证机械的正常运转。其次,产品未经工程师鉴定,难以保证质量,我反复向他们解释,我们厂生产的中周已经得到南通、武汉两个无线电厂使用认可,证明我厂的产品不仅性能好,而且保证质量,从未出现任何问题,尽管我一再申述,他们始终不肯将我厂产品列入计划。

当我来北京参加会议之前,我已作好打算,将我厂生产的中周性能、效果以及研究制作过程等等写成说明书,在会场上向与会人员散发,并带去中周样品,有机会就进行当场试验。在北京我利用休息时间,把印好的说明书广为散发,并在会场一至八楼的扶梯和电梯口多处张贴,欢迎参加会议的代表试听我厂生产的中周在半导体收音机上实际应用效果。这一下,轰动了整个会场,每天来我房间里参观并试听的人络绎不绝,很多代表在留言簿上题写“希望贵厂□□□□□供应,为电子工业作出更大贡献!”等等,其中有中南供应办事处的倪科长亲笔写了“武汉无线电厂生产的半导体收音机使用你厂的中周效果良好,希望你厂大批量生产供应”。当晚,我将留言簿呈送给省电子局杨局长看,可是他仍然不同意将我厂列入计划,于是我打好报告直接送四机部,请求列入计划,四机部生产计划司长沈超同志亲自接见了我,我将我厂研制中周的艰苦过程以及如何取得成果的前前后后作了详细汇报,他要我一星期内送60套中周到北京来,由他亲自检测,我当即向淮安挂了长途电话,说明情况,厂里很快将60套中周送来了。沈超司长亲自査看检测后,很为满意,并当场在我们的申请报告上签署了意见,指定江苏省电子局将我厂列入计划,并开了分配单。从此,我们便正式投产供应市场,至于生产中周所需原材料铜带、塑料等等,均由国家主管部直接按计划分配供给。大会结束后,我带着分配单和订货合同回到淮安,全厂职工无不欢欣鼓舞。回忆艰苦创业的历程,我的心情仍然万分激动,这是我厂每个职工用心血、汗水凝结的胜利成果啊!

当时,我向淮安县城镇政治部王士义部长汇报了这一成绩,经县领导研究批准,将淮城砂轮厂、淮城工读中学化工车间、县社会福利厂同无线电元件厂合并,撤去原日用品合作社的牌子,正式定名为“淮安县无线电元件厂”。从此,一个崭新的电子工业厂家诞生了。

面对成绩、荣誉,全厂每个职工都没有因此而沉醉,而骄傲,而是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再接再厉,乘风破浪,在短短的几年里使企业不断上水平,步步上台阶,跻身全国同行业先进单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