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联

挽联

喋血于孔子庙中,吾道将衰,周公不梦;
阴灵绕淮安城上,穷途痛哭,阮籍奚归?
——孙中山

不忍见徐淮亡,以一身狗囯J
誓平反锻炼狱,为二公雪冤。
——陈其美

一日杀二烈士,苟民国犹有典型,忍使鲸吞终漏网;
奇冤埋八旬余,恨中原尚余胡虏,不曾鸟尽已藏弓。
——柳亚庐

作逆贼护符,真狗彘之不若;
正民国新造,叹麟凤兮长辞。
——高天梅

鬼雄吞丑虏,
文字吐长虹。
——姚石子

仇首未悬,遗恨强宗庇狐鼠;
英魂不灭,愿为厉鬼荡幽燕。
——费公直

独排盲晦,寄此危身,淮海声援,落落千秋革命帜;
何物鬼伥,斫吾同志,钧天烂醉,沈沈三月覆盈冤。
——蔡冶民

以讴歌鼓动民军,哪知华囯功成,君不留身起蓟北;
因唱和结为诗社,太息柳营人萎,我空挥泪吊淮南。
——曹风仪

狱成萋菲,部冷巡逻,光复后并日捐躯,民贼怀奸,热血常喷革命史;
驰誉五洲,遗芳百世,社会中同风追悼,人心不死,冤魂休郁楚州城。
——曹凤箫 曹凤笙

两月论交,吴下阿蒙忝后死,想当时冈上雨花,楼登扫叶;
七丸殒命,淮阴国士失斯人,伤此际白头亲老,黄口儿娇。
——朱梁任

阮嗣宗哭倒穷途,一片热忱,白眼空遭奴隶忌;
周伯仁死为非命,千秋遗恨,丹心愿诉后人知。
——林善庆

伸汉家法,正民贼刑,烈日开云烟,精诚同拜岳忠武;
生南社辉,洗东吴恥,怒涛挟风雨,浩气常留伍大夫。
——阳惕生

与君为南社神交,斯真疾首痛心,欲了冤仇无侠剑;
从此话西风旧梦,我亦焦头烂额,频挥热泪哭诗魂。
——庞孽子

忆往年同吊孝陵,一集悲秋,不堪回首;
恨伪令漫违人道,七枪毙命,最足伤心,
——顾志光 陈志辛

十年革命终成,大汉史中文苑传;
千古冤魂不灭,梦州城畔怒涛声。
——冯宝山 冯复苏

男儿求尝夙愿耳,好头颅谁来斫我,想心肝掏以示他,新中国苟堪期,赴汤蹈火,万死莫辞,不甘时势造英雄,誓集英雄造时势;
成败遂足论事乎?有破坏然后建设,欲救世必先刳身,大丈夫固若是,剖腹舍肠,沈冤可雪,君子乐得为君子,小人适成为小人。
——杜尚陵 许恢民

汉事将成,遗恨大风思猛士;
党祸最烈,剧怜南社续东林。
——翁廉

大道梗东周,月旦品评,流血不因临难死;
穷途悲北阮,风流歇绝,剖心谁雪革军冤。
——曹斌

仿共和盛治于全球东西,伟矣二人,大节允堪风末俗;
倡独立义师于长淮南北,哀者一死,孤忠谁为雪奇冤。
——牛秉钧

君子亦有贤,那堪花爱周莲,云散淮南倾我社;
贤人多不偶,太息林摧阮竹,风流江左丧斯文,
——曹祖彬

碧血化长虹,过枚里韩亭,淮上健儿齐堕泪;
黉宫留纪念,对桥门壁水,江东父老共招魂。
——樊达宣

壮怀未遂,毒手猝遭,千古吊淮阴,幻剧演成流血惨;
冤狱虽明,罪人何在?九泉如雪恨,上方快斩佞头来。
——李正学

还我河山,只凭铁血男儿,扫荡三百年腥风羶雨,看澄清功竟,罗织狱兴,两烈士成仁取义;
集乡人士,重睹衣冠汉族,□□五千户白叟黄童,向天末返魂,涧滨吊影,廿世纪饮水思源。
——魏琳

公皆共和国功人,同抱奇才,同被奇冤,一日摧杀二列士;
我亦巡逻部执事,大难未与,大仇未复,数行血泪独销魂。
——周人菊

血溅淮壖,竟使奇冤罗烈士;
魂招涧水,永遗伟迹作传人。
——潘名泰

文比枚皋,武同韩信;
名光南社,血溅长淮。
——张冰

男儿本铁血铸成,革命图功,偿愿奚辞一死;
丈夫当沙场战殁,在国遭难,成仁自足千秋。
——周颂南

黑甜乡酣睡正浓,经大声喝起,一般贪吏污绅,权利同争,毒螫罗成流血史;
黄花冈惨剧才毕,怪民国肇兴,两君登坛誓众,光复既定,冤禽啼遍楚州城。
——胡诚联 杨楚材 曹□

枚里绍前徽,磨盾挥毫,檄羽纷驰同少孺;
韩祠惊浩劫,呼天饮恨,笛声呜咽起山阳。
——刘去非

一日杀二烈士,增革命史光颜,淮山屹然,射水悠然,长恨绵绵,冤抑与臧洪陈容并列;
千古称两丈夫,作楚州城砥柱,民国万岁,共和万岁,大名鼎鼎,峥嵘偕枚文韩武同传。
——淮安同乡

编者附注:
挽词、挽联,除孙中山的挽联录自《淮阴志林》1987年第三期外,余均录自《无尽庵遗集》、《阮烈士遗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