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鞠通生平及其著作 / 章湘侯 殷大彰

吴鞠通,名瑭,字配珩,以号行。清淮安府山阳县(今淮安县)河下镇人①。生于公元1758年6月(清乾隆23年),卒于公元1836年2月(清道光16年),享年79岁②。

淮安是位于运河之滨的一座千年古城,她历史悠久,中医事业源远流长,历代名医辈出,著述繁多。据陈氏统计从两宋到民国时期,淮安名医就有17人之多③,吴鞠通乃其中之一。

吴鞠通所生活的时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最末一个“盛世”。清王朝在政治上取得了较长时间的稳定统一,在经济上,农业、手工业和商业都获得长足发展。资本主义萌芽进一步增长,呈现出“国富物阜”的景象,封建文化也出现了一个欣欣向荣的局面。而吴鞠通的出生地——淮安河下,在当时也是一个经济繁荣,士民殷富的集镇,又是人文荟萃之地④。因而少年的吴鞠通,“秉超悟之哲,嗜学不厌,研理务精,抗志以希古人,虚心而师百氏”⑤。

但在他十九岁时,其父吴老先生在病了一年多之后终于死去。他眼见时医俗医一不能“确识病情之寒热虚实燥润”,二不能“精察药性”,或则胡乱投药,或则束手无策,他“愧恨难名,哀痛欲绝”③。认为父病不知医,直没有颜面立身在天地之间。于是他发愤学医,购置了一批医书,在为父守孝期间刻苦攻读。

四年后侄儿巧官,患“病温,初起喉痹”请数医生,亦“大抵不越双解散,人参败毒散之外”③,他虽读了四年医书,却还不懂得温病的治法,所以并“未敢妄赞一词”。侄儿终于又“发黄而死”。这惨痛的现实更激起他学医的决心。

三年后,吴鞠通26岁,到北京四库馆中任钞胥,“佣书以自给”⑦,在抄写《四库全书》过程中,他得到阅读大量先贤医书的机会,见到明代吴又可的《温疫论》遂专心学习,并继之以刻苦钻研《素问·热论》以及张仲景的《伤寒论》等古代医典,颇有心得。他认为“若真能识得伤寒,断不致疑麻桂之法不可用;若真能识得温病,断不致以辛温治伤寒之法治温玻”《温疫论》“议论宏阔,实有发前人所未发”,然而“细察其法,亦不免支离驳杂,大抵功过两不相掩,盖用心良苦,而学术未精也。”又认为“卸却伤寒,单论温病,而立论不精,立法不纯。”于是他“遍考晋、唐以来诸贤议论”认为其“非不珠壁琳琅,求一美备者,盖不可得。”后来又见到叶天士治疗温热的种种方法,颇为折服,花了十年功夫,对温病学研究颇有心得,对中医各科病证都能诊治,然而他仍未敢“轻治一人”⑥。

乾隆五十八年癸丑(公元1783年),吴鞠通35岁时,北京温疫大流行,为害十分严重,死者不可胜数。他看到一般医家沿用治疗伤寒的方法来治疗温病,常常招致失败,很为痛心,他说:“生民何辜,不死于病,而死于医,是有医不若无医也,学医不精,不若不学医也。”⑥于是他在诸友敦促下,决心走匡医救世之路,不到一月内.他治疗“大抵已成坏脖⑥而存活的就有数十人之多。

继而,他通过几年的临床实践,和“采辑历代名贤著述,去其驳杂,取其精微”⑥并创立“三焦辨证”作为温病的辨证方法,于是他决心写一部温病专著,以“济病者之苦,医医士之病。”⑥然而“未敢轻易落笔”⑥。

嘉庆三年戊午(公元1798年),他的同乡汪瑟庵(即汪廷珍,淮安人,历经嘉庆、道光两朝官至礼部尚书)先生对他说:明年己未年,属湿土主运,可能造成温疫流行,望你速成《温病条辨》一书,以“益于民生”⑥。他苦心孤诣,历十数年,终于写成《温病条辨》。

《温病条辨》一书分为七卷,以条文和注解相结合的方式把温病加以阐述,首卷“原病篇”摘引《内经》有关温病的记载,并加以注释,说明温病的始原。一至三卷,是分述上、中、下三焦病证候及调治方法。四卷为杂说,提到救逆和病后及调治各论,以便阅读本书者,不致临床混淆。五至六卷是“解产难”和“解儿难”,分述妇科产后及儿科惊风,痘疹的论治⑧。这本书以“三焦学说”为经,以“卫气营血”学说为纬,进一步提出了温病辨证论治的纲领。此书一出,深得当代医家的重视和推崇,汪廷珍为之作序指出《温病条辨》是一部“述先贤之格言,摅生平之心得”具有临床实用价值的著作⑨。张维屏在《温病条辨》书后评价说:“瑭在京治温病,全活甚众,于是采辑名贤著述,附以已意,阅十数载,考验而成此书,……余观数月,见其苦心孤诣,缕析条分,诚治温病不可无之书也,……然则医必先明伤寒,而后能明温病,既识伤寒,又不可不识温病,而是书于治温病,则固详且备矣。”《珍藏医书类目》提到《温病条辨》说:“……首立总论,次列上中下三焦三篇,次列杂说救逆病后调治及产后小儿等,颇有条理,可为治温病之津梁也。”《意国谈医书笔记》说:“谭天骥曰此书(即指《温病条辨》)为治温病所必看之书,重在精润以救阴液。”由此可见《温病条辨》一书,确是有清一代温病著作中一部杰出的好书⑩。从嘉庆十八年(1813)刊行以来,在国内外有较大的影响,后世医家多用以指导临床,日本中医博士奈良贤太郎著有《内科温病条辫的研究》一书⑨。淮安清代医家李厚坤先生,为继承吴氏学说,把《温病条辨》一书改成赋文,以启迪后学者⑾,于此可见其影响之深远。

吴氏在京行医,可谓门庭若市,对于一些“沉菏怪症”他能“应手而愈”。但也有时医妒忌他,诟骂他,而有见识的人却都“叹服于他。”他为人“心正口直,性刚气傲”,曾有人赠以楹帖,称他“具古今识艺斯进,真世俗见功乃神”⑿。

道光三年(公元1823年),吴鞠通66岁,这年秋天,他“抵淮省墓”,在故乡期问,与淮安文士丁晏,潘德舆,孔继嵘和名医杨福堂等人,常有往来,传说他曾为丁晏女儿治愈湿温玻故丁晏的《感旧诗》,潘德舆的《养一斋集》、孔继嵘的《心向往斋诗集》均有纪念吴鞠通的诗篇①。

冬天,吴鞠通应邀赴浙江绍兴等地,他“喜越山水”并与精于地理之学的嵊邑⒀吴云章等为友,常与之研究温病学与地理之关系。

他的著作除《温病条辨》外,还有《医医病书》和后人整理的《吴鞠通医案》两书流传于世。《医医病书》成于道光十一年(公元1831年),后经曹炳章辑纂,分为“学医总论”,“病理各论”,“证治要论”,“用药统论”四编。本着医治时医俗医之病的宗旨,劝切中时弊,为日用所不可不明辨”的问题,认真加以申述,是一部极有价值的中医药理论专著。此书已于84年江苏科技出版社点校出版。《吴鞠通医案》是后人根据他由乾隆五十九年甲寅(公元1794年)迄于道光十三年癸已(公元1833年)40年的医案整理而成,分“温脖、“伤寒”、“杂脖、“妇科”、“儿科”等,共四卷,此书集中了吴氏毕生精力之荟萃,也是他一生运用张仲景以后至清初各家医学研究成果的临证记录。此书初由浙江裘、金两氏1916年铅印发行,后由人民卫生出版社 1960年重印出版⒁。

他72岁回淮安住了二年,不久又离乡他去,寄居及逝世地点,均无记载,尚待考证。

主要参考文献及注释
①引骆勉《吴鞠通年岁考》载《江苏中医》、1964年12期。
②引顾天培等《吴鞠通故里初考》。
③引陈道谨《江苏医人之历史概况》载《江苏中医杂志》1984年1期。
④引《淮安乡土·河下》。
⑤引《温病条辨》《汪廷珍序》。
⑥引《温病条辨》《自序》和《凡例》。
⑦引朱士彦《吴瑭传》。
⑧引《中医原著选读·温病学逊。
⑨引《医古文辑要》83年《新中医》增刊》。
⑩引《温病条辨白话解前言》。
⑾引《淮安报》1304期三版。
⑿引《医医病书蒋湖书屋主人序》。
⒀即浙江峰县。
⒁引王绪鞫《关于吴鞠通生年的又一佐证》、《浙江中医学院学报》1983年2期。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