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阮式的被杀及墓葬 / 口述人:刘国珍(84岁,住城东乡花庄村一队。)

关于阮式的被杀及墓葬 / 口述人:刘国珍(84岁,住城东乡花庄村一队。)

我祖父名叫刘源,父亲刘凤松。我家世代为阮家看祖茔,大太史(即阮葵生,清乾隆辛巳间进士,曾任内阁中书,刑部右侍郎),二太史(即阮芝生,乾隆丁丑进士,官永定河同知)的墓就在我们庄子后面,墓地南面就是阮氏祠堂。阮式被姚荣泽派人抓到府学,他口里不停骂,手被反绑,用脚踢,没人敢下手,姚荣泽悬赏二十吊钱,谁把阮“办”了,钱就给谁。南门外有一个杀猪的朱二说只要给我钱,我来干。”朱二用杀猪刀一刀捅进阮式的肚子,刀向上一挑开了胸膛,肚肠、肚里饭菜泼散一地,惨啊!阮式死后,先是用一口薄皮棺材浮葬在南门外大荒地里,到我十八、九岁时(1926年),才改用一口大棺材葬到我们这里,墓址在我们村东南,旧地名叫黄坝口。解放后,政府开苏北灌溉总渠,阮式的墓正在河床中间,当时阮家无人问,公家也没人问,墓就被扒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