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故居及墓地 / 毛鼎来

我国明代著名小说家、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神话小说《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出生在淮安府山阳县(今江苏省淮安市)。

吴承恩故居(其中包括著书室——射阳簃)濒临古运河及漂母祠、枚皋故里,位于淮安河下打铜巷尾,“门东向,入门而北,重门编篱为之。院中花木丛茂,春秋尤盛。正厅三楹,迤西更筑二室,分内外为二,颇修洁。西窗外,竹林深密,时有一鹤饮咏”(《山阳河下园亭记》续编)。吴承恩在诗文中也生动地描绘了其居住地及周围环境,其中有:

《斋居》其一

中岁志丘壑,茅斋寄城郭。
窗舞花气扬,林阴鸟声乐。
鱼蔬拙者政,鸡泰明来约。
何以陶隐居,松风满虚阁。

其二

朝来把锄倦,幽赏供清燕。
积雨流满畦,疏篁长过院。
酴釄春醉屡,蕉叶新题遍。
帐望心所期,层城隔芳甸。

《秋兴》

淮水风吹万柳斜,高楼飞燕识繁华。
波翻漂母投金地,海近仙人泛叶槎。
岛观千樯通贡篚,云旌双郭引清茄。
明珠不博枚皋赋,尊酒茅堂严桂花。

吴承恩故居著书室原匾额“射阳簃”为明嘉靖辛丑状元沈坤(淮安河下人)所书,“书法褚欧,笔法刚劲”(《山阳河下园亭记》补编),悬于穿堂之上,由穿堂进而至著书室,整个环境幽静典雅。

吴承恩身后无人继承,故居原建筑早已不复存在。

一九八二年,为纪念吴承恩逝世四百周年,迎接全国首次《西游记》学术讨论会的召开,淮安县人民政府在吴宅旧址复建了吴承恩故居。现今,我们出淮安城西门,沿着古运河堤向北,经漂母祠、韩候钓台、古枚里街、枚亭,就到了古镇河下,由西湖(即管家湖)嘴下运河堤,经竹巷街,就来到了位于打铜巷尾的吴承恩故居。灰色的花墙围着三进十七间青砖瓦屋。整个建筑由门房、客堂、轩厅和射阳簃书斋等组成,全是明代建筑样式,清幽、古朴、雅静、大方,依稀四百年前的风格,完完全全是个古城中等的书香旧宅。故居大门口有一横匾,上书“吴承恩故居”五个红棕底绿色大字,是原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著名书法家舒同所书。进入故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清雅的竹林竹篱,接着是三间正厅,厅内高悬着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著名书法家赵朴初书写的棕底绿字的“射阳簃”匾额,厅内安放着一尊吴承恩半身塑像,它是由中国科学院占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根据吴承恩墓葬中出土的吴承恩的头盖骨复原塑造的。塑像两侧是我国著名女书法家萧娴所书的一副对联:“伏怪以力、取经唯诚”。玻璃橱内陈列着各种版本的《西游记》。正厅大门两侧悬着桔黄底绿字对联:

搜百代阏文,采千秋遗韵,艺苑久推北斗;
姑假托神魔,敢直抒胸臆,奇篇演出西游。

对联是原淮安市政协副主席,已故马继宗老先生所撰。由江苏省书法协会会员李锡贵先生书写,形象地概括了吴承恩的文学风格。正厅西侧为两间斗室——书斋,一内一外,室内陈设古色古香,置放着条台桌椅、笔砚、字画,高悬着一盏素油灯,夕卜室陈列着有关吴承恩的文物,其中有吴承恩撰书的《先府宾墓志铭》、《沈公(沈坤的父亲)合葬墓志铭》碑刻,有他在浙江长兴县当县丞时手书的《圣并铭并叙》、《梦鼎记》拓片,有吴承恩墓地出土的部分珍贵文物,其中有一块吴承恩的棺木残片,上面有“荆府纪善”四个朱漆大字。这些对我们研究吴承恩的家世和生平具有重要的价值。斗室前山石清秀,池水清清,吴承恩全身塑像临池而立,他微偏着头,手捧书本,注目凝视,正在凝神遐想,使我们仿佛看到吴承恩正在精心构思《西游记》的专注情景。

中国百余名著名书画家钱君匋、陈大羽、张爱萍、萧娴、赖少其、费新我、沙曼翁、钱松喦、程十发、万籁鸣、富华、田原、李亚等为吴承恩故居题书的楹联、诗词、书画、篆刻作品陈列在故居的客房、轩厅和后房中,加上庭院中芭蕉丛丛,竹林密密、玫瑰盛开,使吴承恩故居更加显得如诗如画,古色古香。

从吴承恩故居出来向南,由淮安城穿城而过,经淮安水利枢纽工程的运东闸、运南闸,沿运河大堤向南,在距城约十余华里处便来到了马甸乡二堡村,下运河堤向东不远便看到在南干渠边有一处墓地,占地约三亩,四周黄杨滴翠,柳枝摇曳,给人以一种幽静之感。墓地面南有一牌坊,上书“吴承恩墓地”,墓地上有两座土坟,东面稍北的为吴承恩的父亲吴菊翁之墓,西面稍南的为吴承恩墓。这两座墓的型制为我国传统的怀中抱子型。墓地西面有一小亭,仿佛吴承恩写作之余,到此遐想,继续构思他的不朽之作《西游记》的续篇。

吴承恩故居和墓地现为淮阴市文物保护单位。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