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幸 有缘 有为 / 金志庚

有幸 有缘 有为 / 金志庚

政协,一个在我心中多么神圣,多么亲切,多么灿烂的称谓,也许有人会说:你在政协工作,当然要对政协情有独衷,赞美有加。是啊,政协是我的家,谁不爱自己的家呢?而这一个家又是那么圣洁,那么温馨,那么多姿多彩。

我爱政协,因为我有幸成为政协的一员。早在1985年,我就成为原淮安市的政协委员,时至今天已有19个年头了。1992年又成为淮阴市三届政协委员,还先后当选淮安市四届、五届政协常委,1998年,又当选为楚州区政协副主席。是命运之神的过分青睐,还是还算过得去的人际关系的影响,我能如此幸运?静思之余,若非组织的信任,同事的支持,群众的关爱,也许我不一定能跨进政协的大门,因为并非每一个人都能成为政协委员的。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的统一战线组织,她集中了各党、各派、各行、各界的人士,而我一个当过农民做过教师的普普通通平平凡凡的人,不过有近百万字的作品被印成铅字,在从事文化工作的岗位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竞能得到如此殊荣,怎不感到无比幸运呢。

有人说政协是个智囊团,人才库,政协组织中集聚了一大批卓有成就,富有才华的优秀人才。在担任政协委员这么多年中,我深感这个大家庭的温馨。因为,我在这个大家庭中结识了许多信念相同,志趣相投的朋友。有位名人说:“人生得一知己者足矣”。此言乃是这位大师在特定的历史时期、特殊的个人境遇中道出的。而我更欣赏的是“多个朋友多条路”、“朋友多了路好走”,何况政协中的朋友多是各行各界的精英,从他们身上学到的、得到的、感受到的是对党的忠诚,对事业的执着,是当官的廉明,做人的真谛。在政协学到了许多在书本上难以学到的知识,得到了在社会实践中很难得到的磨砺。古人云:“有缘千里来相会”,缘份这玩意可遇不可求,若非我是一名政协委员,也许与许多同志难以相识,当然也不会得到那么多收获。是政协这个平台为我创造了与许多同志相识相知的条件,是政协为我们委员之间架设了感情的鹊桥,近二十年的政协委员生涯已决定了我将与政协难以割舍的情缘。

政协委员是职务,是荣誉,更是责任。尽管政协不是权力机构,政协委员也非是某种权力的象征。然而政协组织是委员们显示才能有所作为的舞台,而政协委员又是这个舞台上无可争议的主角。人们常说:“有为方能有位”,当然,我们不排斥“有位才能有为”,而这个位,就是我们每个政协委员受到社会尊重的荣誉;这个为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制度所规定的“政治协商、参政议政、民主监督”的职能,是委员所应承担的义务和责任。在政协这个大舞台中,我们不仅有位,而且有为。在担任政协委员期间,我还担任了十多年的政府官员,因为有了政协委员这个头衔,于是与社会各界的联系更广泛、更便利,与部门沟通情感的渠道更流畅、更直接,同时得到的各类信息更准确、更中肯,从而也有力地促进了我的本职工作。在每年的市、区政协全委会上,我至少撰写5件提案,每一份提案都能得到相关单位比较满意的答复,而在全委会上所作的大会发言,常引起领导的重视和委员的共鸣。每当我的发言和提案得到重视并能付诸实施时,无异乎一个工程师完成一项工程后的快慰和一名作家苦心笔耕完成一部作品的愉悦,从而也更增强了做一名政协委员的光荣感。

在担任区党风联络员、行风、软环境监督员期间,尽管难免要得罪一些部门甚至领导,但当我们的建议得到对方认可、接受并有所改进,看到我区的行风、软环境有了较大改观时,又感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是啊,这一切都不是权力所致,而是作为政协委员履行职能的成果。又怎不使人感到做一名政协委员的光荣和自豪呢?

我从政府官员角色中退下来,到政协担任驻会副主席,这表明我将与政协结下不解之缘,也感觉到责任更大了,对政协的情感更深了。角色的转换不能改变我对担任政协委员的光荣感和责任心,“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政协这个大舞台上,我将不懈工作,奉献终生。

政协是我家,我爱政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