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宰相汪廷珍 / 陈凤雏

太平宰相汪廷珍 / 陈凤雏

汪廷珍,字玉粲,号瑟庵,故居在河下估衣街。乾隆五十四年进士,嘉庆时任礼部尚书、上书房总师傅。道光朝加太子太保,授协办大学士(副宰相),卒赠太师,谥“文端”。

汪廷珍立朝30余年,特别是当了宰相后,其业绩不以隆隆赫赫为名,专注于对士风、学风的整顿,曾撰《学约五则》以训士,其一为“辨途”,就是要士子首先弄清,自己学术是为人还是为己,“有志者当立辨乎毫厘千里之差”;其二为“端本”,要求士子以天下为己任,同时要通古今,达事变;其三为“敬业”,要求士子为文贵乎有独特见者。切莫摹拟剽窃。其四为“裁伪”,戒士子对古今书要善于鉴别,不要一味盲从;其五为“自立”,文风因时而变,士子当变中取正,始终抓住“文以载道”这个纲。汪廷珍这五条《学约》,在当时被学者们和士大夫奉为圭臬,就是对我们今天的人,亦有一定的教育意义。汪廷珍是最提倡实事求是的,名其书室为实事求是斋,名其文集为《实事求是斋集》。

汪廷珍不仅要求别人这样做,而且自己首先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人称其“风节儡儡,不棘不阿,以文章品谊高天下,海内推为正人,门生故吏遍满中外,终其身无尺一相慰答”。他对经疏、“舆地、名物、算数、方伎,无不曲究其蕴”,阮元劝其著书立说,被他一口回绝。平时生活俭朴,有人讥笑他盖布被子,他一笑置之:“士大夫不以曲学阿世为耻,而徒畏布被之讥乎?”他曾多次充任会试总裁、分试主考,“所至严关防,绝供张”,评审精核,人不能欺,乡人、熟人无门可达,以致颇有微词。南京贡院至今存有他任江苏学政时写的楹联:“三年灯火,原期此日飞腾,若存片念偏私,有如江水;五度秋风,犹记昔时辛苦,依旧一囊琴剑,重到钟山。”

清嘉庆皇帝和道光皇帝,对汪廷珍都很器重,道光皇帝曾手书条幅,称“汪廷珍于师道臣道之义,二者兼备”。时人评论汪廷珍“辅翼圣聪,成三十年仁孝太平之治,上与伊(尹)傅(说)比微矣!相业暗淡,何足议之?”今天看起来,这句话当然稍有点夸大。但汪廷珍对乾嘉盛世的贡献,也不可抹煞。

汪廷珍殁于道光七年(1827),在他死后30年,他的女婿叶铭琛却为他脸上抹了黑。相传汪廷珍为女择婿,同时因文才而入选者2人,一为山阳举人胡介眉,一为叶铭琛,议久不决。汪夫人对媒氏说,我要亲自看看两人再决定。一日,媒氏将两人带到汪府,汪夫人看见后评价说:“叶将来必成大器,其人厚重,行止有度;胡郎举止轻浮,才华外露,既不务实,亦恐寿不大”。于是汪廷珍决定将女儿嫁给叶铭琛。后胡介眉因眷恋妓女素云,又无钱为素云赎身,遂郁郁而死。而叶铭琛则步步高升,最后位至一品封疆。一时人都佩服汪夫人见识高超。

叶铭琛何许人也?学过中国近代史的人,都知道在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军围攻广州时,有一位“不战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的清廷重臣,最后被英军俘虏,用车装着他周游英联邦各国,终死于异邦。这位不是别人,就是淮安人的女婿叶铭琛。

当然叶铭琛的行为不能由汪廷珍负责。汪廷珍泉下有知,也不会赞同他的“六不”做法。其实,就是叶铭琛,虽然在国外饱受凌辱,客死异乡,但是他当时表现出来一定的气度和自尊,还是得到许多人的同情,伟大的马克思就曾在文章中提到这件事,这也是《马克思全集》中很少见到的中国人之一。

(陈凤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