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府衙 / 崔学元 刘怀玉

明朝开国以后,便在苏北设立淮安府,下辖山阳(今淮安市)、清河(今淮阴县及市区)、安东(今涟水)、盐城、桃源(今洒阳)、沭阳、海州(今连云港市)、赣榆、邳州(今邳州市)、宿迁、睢宁十一州县,治山阳县。洪武元年(1368),知府范中以元淮安路电田打捕总管府为府衙,加以修葺,便在里面办公。

淮安是兵家重地,朱元璋在这里设了四个卫(淮安、大河、邳州、宽河,后二卫后迁别处),卫指挥使多侯伯摄之。淮安卫指挥使华云龙因功封为淮安侯,权势尤重。他看中了淮安府衙,因这里雄踞一城之中,有类皇城大内格局。淮安府当然拧不过这位侯爷,只好搬家大吉了。洪武七年(1374)华云龙以擅用元宫中禁物,被皇上将他从北平召回,结果死在半道上。但府衙却一直为淮安卫占据着。

洪武三年(1370),新任淮安知府姚斌在城中选址,结果选中了上坂街北边的五通庙和元沂、郯万户府,便加以修建改造,作为淮安府的新府衙,一直沿用到清末。

据史料记载,淮安府署大的维修有如下一些:

成化三年(1467),“知府扬昶彻而新之,祭酒周洪谟为记”。

正德五年(1510),正堂及经历司毁于火,照磨所倒塌,只好用“布席”围起来临时使用。这次维修时,邑人潘埙曾作《重修淮安府堂记》。据记,大堂即创于洪武三年。正德五年被火毁后,知府华琏决定修复而未果。以后,继任知府刘祥、罗循均因年荒兵乱而未能修建。正德八年(1513),薛鎏继任,他“治人如已,治官如家”、“三议五请,上下既协”,子正德十年(1515)正月开工,四月即落成。修复了正堂和经历、照磨二厅,“台廉甬道易砖以石,门屋榜廊撒旧换新”。当时正堂上置匾两块,一曰“公正”,另一曰“镇淮”。

康熙十八年(1679),“各属捐资重建”。乾隆五年(1740),知府胡振组“修内署”。咸丰中,大堂又毁于火,咸丰十年(1860)修复。当时的漕运总督王梦龄兼任河道总督,他于道光间做过一任淮安府知府,修复府衙是他的急务之一。主事者是淮安府通判署理知府事的陶金诒。所用木料是从河下盐商程梦鼎(1862-?)住宅中进厅堂上拆来的。程氏宅因其孙政扬犯事藉没入官,嘉庆间改为盐务淮北批验大使公署,后因纲盐改票,程氏族人请以此宅归公助修府城而未果。咸丰元年(1851)又请划归普济堂,因与捻军打仗而又未办成。咸丰十年修府衙,程氏又请撤料助工,于是,类似扬州何园那样的潭潭巨宅,立即夷为瓦砾场,而府堂始成。

经过历次维修,淮安府衙的格局基本固定下来了,占地总面积近2万平方米,三百余间房室。内部房屋历代毁建和用途多有变化,现根据清末情况简述如下。大门面南临街,前有七丈长的照壁,东西有牌楼,极为闳壮。西牌楼在府市口,东牌楼在报恩寺(今电影院)前,各四柱,金丝楠木制成,石础径可六尺,柱高二丈余,矗立云表。东牌楼曰“长淮重镇”,西牌楼曰“表海名邦”,毁于清末。整个建筑群分中东西三路,中路为正房,除大门、二门外,有大堂、二堂两进。再往内为官宅之门,入门为上房,为知府等人住宅。上房后有楼,亦曰镇淮楼。大堂为知府处理公务之处,东西长七间26米,南北宽五间,深长18.5米,脊高10米,高大雄伟,气势恢宏。堂前大院,东西为六科办公用房:东为吏科、礼科、户科,西为兵科、刑科、工科。

大堂北为二堂,两堂之间有一座三槐台(一说三槐台在府衙内别处),建自明朝嘉靖年间,用以镇压淮河水患。据记载,该台前后各有两根铜柱,后双柱间还有一铁釜。柱高一丈零五寸许,围三尺许。柱上均有铭文:

前东柱云:神柱既立,妖魑遁藏。六龙骧首,以迎太阳。日鉴在兹,赫然灵光。驾彼鲸波,桂景扶桑。

前西柱云;阴阳之灵,金精之英。立于西方,自天保定。与淮俱安,为淮作镇。神明卫之,上帝有命。

后东柱云:肃将明威,建兹严城。爰立标准,以树风声。狂涛既息,东海永清。百灵来朝,视兹国桢。

后西柱云:桓桓铜柱,植于金城。为南山之寿,不骞不崩,万世永赖,地平天成。皇明嘉靖庚申秋八月。

嘉靖庚申为嘉靖三十九年,即1560年,此柱建立距今已有436年,惜已不复存在了。

二堂为知府处理日常事务之所,东西5间,长22米,南北阔3间,长11米,脊高8.5米。二堂后为上房官宅,即知府等生活起居之处,类似故宫前三殿、后三殿之意,也是封建官衙的通常格局。上房后有一座楼,名曰镇淮,与铜柱一样,亦有镇压水患之含义。

西路为捕厅署,亦有大门、二门、大堂、二堂、上房几进。东路为迎宾、游讌之所。从官厅门进入,就可见到藤花厅。厅东有一四合大院,为寅宾馆。北边正堂名“宝翰堂”,堂之西壁,嵌明摹勒的《娑罗树碑》一通。《娑罗树碑》为唐代大书法家李邕所书,原在淮阴县署,后已亡佚。明隆庆间,淮安知府陈文烛从文学家吴承恩家中得到旧拓一本,沐阳吴从道(亦淮安书法家,世居淮安城内)定为原刻真迹,遂摹勒上石,陈文烛为之作跋,并筑宝翰堂储之。民国初年,《娑罗树碑》移置府学,今不知下落。但明清以来,文人雅士歌咏此碑的诗文俱有典籍。藤花厅后为厨房,厨房东为四桂堂,当为馔堂。

此外,据地方史料记载,尚有志清堂,在府治后,为宋楚州守臣孙虎臣书额;筹边堂,在府治内,亦宋时建,据说当年“轮奂鲜明,甲于邻郡”。

府衙内后部,过去有一园,原名“偷乐园”。知府陈文烛《淮上诗》中有《三月三日偷乐园》,其序云:“园在公衙后,有亭池、莱畦、修禊之辰,命儿子均圭约其师费以方饮焉。因读丽水张公壁间碑:‘水亦忧,旱亦忧,太守之乐偷矣’”。张公名敦仁,嘉靖二十九年任淮安知府。他作过一篇《偷乐园记》,记中说:“堂之北有署,署之内有亭,亭有池,池之上有桥,亭之左右有桧、有槐”。“偷乐”之名即他所取,并立匾额于其中,其《偷乐园记》亦刻石其间。天启年间,淮安知府宋祖舜认为“偷”字不雅驯,改为“余乐园”。现在此园和碑记均不复存在了。上坂街一酒楼却因袭了这一园名。

淮安府衙是江苏省唯一保存较为完好的府衙,是淮阴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现址为淮安机械配件厂厂房,所存大堂、二堂及中路一些房屋,亟待维修。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