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瑗《寓庸室遗草》

《寓庸室遗草》二卷,(清)山阳郭瑗撰。wrin下载自国图《小方壶斋丛书》,为光绪十八年(1892)排印本。

郭瑗(1773-1823),字芋田,一字景蘧,号蘧蘧。冒广生《淮关小志》:“天妃口,原设淮阴天妃闸东,黄、运两河堤岸之上。郭芋田瑗云:‘百子堂前湾复湾,天妃闸下浪如山。’”刘鼐(应羹)《论淮上国朝人诗》:“意洁词娟韵致幽,合家儿女总风流。肯教海日先芬堕,梦境蘧蘧醒不休(郭芋田)。”柯愈春《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字芋田,号蘧蘧,江苏淮安人。诸生。”。《同治重修山阳县志》谓“字景蘧,号蘧蘧”,《光绪淮安府志》引之。

郭瑗卒年,朱德慈先生在《近代词人行年考》中谓道光三年(1823)。潘德舆《养一斋集》卷十八《寓庸室遗草序》云:“景蘧卒年五十有一”。则郭瑗生年应为乾隆三十八年(1773)。又《养一斋集》卷三《夜登聊乐丘书感》诗序云:“嘉庆丙子(1816)郭景蘧馆于南村,刘氏村有三丘焉,景蘧登眺自怡,锡名聊乐,寄言索和。春夜过此,感景蘧长逝数年,揽衣独登,歌以代哭。”此诗编于戊子(1828)年。戊子为道光八年,序言景蘧长逝数年,以四五年计,则郭卒于道光三四年间应无误。近年,朱德慈在《清代淮安词人生卒年岁新考》中,依据新发现的潘德舆手批郭《寓庸室词》(民国六年邵天雷过录本,现藏淮安陈氏半间书屋)之水调歌头》“冬日读史”、同调“冬夜独坐”二首,对郭瑗生卒年予以确认。

《同治重修山阳县志》云:郭瑗字景蘧,号蘧蘧,允观(《重修山阳县志》:“郭允观,字海日,号峄山。……国变后与张玙若、岳荐、吴瑰、瑰弟璜及珊、张我襄、岳钟精、李自完、方能权、可权、彭震龙、杨士鼎十三人同日削诸生,遁迹城东之凤谷村,教授生徒,虽盛暑不衣冠不见也。或诬允观谋起事,郡守逮问之,曰:‘允观生于明,思明之心不敢谓无;今老矣,叛清之事安从得有?’遂释。”此记载大致来自望社遗民胡从中《郭海日传》,材料真实性自不待言。)裔孙。喜为诗。贞介绝俗。家贫,叠遭凶丧,所居老屋一间,日光穿漏,宾祀坐卧湢爨皆在其中,过者多促刺不乐;瑗读书赋诗,扬扬自得。或竟日不炊,不以介意。神貌温煦,市人满坐,杂言盈耳,当之无忤色。而意所独至,确然不拔,视富贵人如土苴,不一挂齿颊。故人有矜其困者,怀金遗之,坐语移时,卒不敢白而罢。闲为人训子弟,人多惊怪其所为,一二岁辄罢归。闭户寂居以殁。所著诗雅洁冲淡,肖其为人。

《山阳诗徽》收录郭瑗诗词21首。丁晏《柘塘脞录》:芋田居车桥镇,贫而工诗,与潘四农明经衡宇相望,亦最契密,刻烛拈题,唱酬无虚日。自芋田殁后,而四农索居无聊,孤吟独唳,自此无和者矣。郭氏世习为诗,毁齿成童,解识声韵;闺秀多才,亦能咏絮;一门风雅之盛,里人竞称之。

此《寓庸室遗草》二卷,收录郭瑗诗词各一卷。王锡祺在后跋中对郭诗词夸赞有加,言其直逼杜甫王维苏轼。兹录几首,大家评判。不过《水调歌头》那句“无酒我能佛,有酒我能仙!”,还真有“大江东去”之风啊~~

寓庸室遗草序

呜乎!此吾亡友郭瑗景蘧诗也。景蘧论诗极微,故嗛不自足,稿成辄散掷,久益不记忆。既卒,余搜遗稿,裁十三四。鐍之箧,三岁不忍视。既又恐其零乱澌灭,勉出点检,其孤斗渐能写文字,命之旁搜他人之所藏,片楮零字,模糊断烂,反覆辨认,而使悉写焉。通得诗百余首,词十首。又求其为诗累者、为常人共能者删之,付斗重写定为诗二卷,词一卷,殆无世俗人言语矣。景蘧之学,以静为宗,以耻为干,意所独至,万夫不能夺。视富贵人如土壤,不一挂齿颊。神貌温煦,市人满座,杂言剌耳,当之无忤色。或目为懦,又性不趋热,惮竟科名,学人愈笑其惰且拙也。景蘧扬扬如常时。斗室穿漏,日旰或不出,访之则掩卷闲咏,午炊尚未得米。暇即独步旷野中,与云鸟酬答。人耳其名,延之训子弟,皆惊怪所为。一二载遽归,竟闭户寂居以死。与之契者,陈晋锡蕃、邱广业勤子及余三人。余过从尤数,文成必躬质之。他人已交口赞者,景蘧独默然。余敛容请其故。景蘧大声陈其所以失,不豪发假借。凡余之身心切务,无不正色砭劀之,其神识愈悚。余或改或不改,景蘧终不引嫌而噤不声也。景蘧死,余过益多,每一枨触咽塞不能任。此帙既付斗,进吿之曰:是集也,荷之以有力者,其传世行远无疑也。汝其可弗充学问事业,以光大先人之志。斗泣拜而受。景蘧卒年五十有一,斗吾婿也。
wrin注:《山阳潘氏历代存稿》于“斗吾婿”后尚有三句:“今年十有八。道光丁亥年十一月,同里潘德舆题。”

芋田先生,山阳县志有传,几经著录,勿庸琐琐矣。案,先生与四农潘太夫子居同里,学同志,又姻连也。往读《金壶浪墨》,稍习梗概。客岁伯彬世兄以《寓庸室集》见视,盖太夫子就遗草厘为诗二卷、词一卷。受而读之,诗取迳于杜陵辋川,词则抗衡眉山,非花间草堂靡曼纤丽者比。因展转传钞,不无脱简。因改订为诗词各一卷。区区之心,将藉先生与太夫子以传,非敢有所异同于其间也。
光绪壬长立冬日清柯后学王锡祺谨识

落叶

岁晚原非松桧材,翻因萧索骨森开。
飘零自是年时遇,脱略还从根底来。
山店日斜鸦影乱,水村烟玲雁声哀。
词人莫漫愁摇落,如梦繁华又已胎。

寄潘四农德舆

想到晴窗事事幽,当阶种树代羊求。
炉香一室风帘静,樽酒三更水调遒。
松直肯因垂死折,桐孤全占小庭秋。
远山画本题应偏,便应青鞋续旧游。

渡河就馆舍

河流涨涌拍天骄,直气蟠空古未消。
我辈有情甘桎梏,人间无计作渔樵。
烟波千里浮秋色,风雨三更长夜潮。
安得闲身老乡土,半生歌哭付诗瓢。

夏夜寓斋

此身已合驻禅房,劳我余生又下方。
半载惊魂销异地,一门新鬼哭虚堂。
诗简画笔愁人伴,月色蛙声短梦凉。
仿佛秋声全入夜,绕窗虫语压檐霜。

秋日登古邱

不须挥涕说兴亡,松桧萧萧此北邙。
世上痴虫喧白日,陇中鱼雁熟黄粱。
得闲秋兴波飞霭,终古长天下夕阳。
左肘杨生何足恶,微尘过眼几沧桑。

题画

山色淡如水,客心清欲秋。
眼前无一物,大化入扁舟。

题画

断云秃树秋花老,叶落苔深石路荒。
镇日小亭无客到,残鸦过去晚风凉。

初夏道中

麦气连阴水拍堤,蹇驴落日板桥西。
柳塘欲雨客衣润,鸠在绿阴深处啼。

挑菜曲

旧闻小女子挑菜俚歌,靡靡动听,然其文不雅驯。久拟作《桃菜曲》,苦无机绪。昨见射水流民,素衣玉貌,徐行摘蔬,且采且泣,感而赋之。
妾家生小射湖湄,岁岁惊闻瓠子悲。
一家远道蓬无定,竟日空仓雀苦饥。
春夜愁多睡未足,状前垂柳摇烟绿。
声声布谷渐催人,习惯辛勤懒装束。
板桥流水前村路,麦陇携筐行不顾。
日影才升野径微,布裙湿透瀼瀼露。
无端景物最撩人,贫女看春不算春。
相思叶叶生红豆,漂泊年年感白苹。
效颦莫作朱门态,怨绿啼红心枉碎。
且将藜藿救调饥,柔荑自摘春畦菜。
举头乱冢杂荆榛,可怜今日又清明。
去年道路耶娘死,沟壑何人荐渚苹。
淮流拍天白昼黑,家居数被蛟龙逼。
蒸藜饷黍太平人,万井炊烟一朝熄。
东南力竭向谁呼,欲献饥黎流宕图。
无奈笙歌不闻哭,杏花深处敞郇厨。
手执筠篮泪如织,长鋔欲举娇无力。
本来颜面胜花枝,只恐容华成菜色。
春树遥遥挂夕晖,还家燕子傍人飞。
新巢暂托终为客,海国何年并尔归。

水调歌头

已卯秋日,仆将卖琴为南游计,仓猝不得售。潘四农、黄少霞慨然作词,予亦和焉。
时世合一调,何处用成连。拚付樵苏拉杂,随分当薪然。怎奈六街唤遍,竟日难邀一顾,作爨亦无缘。况说广陵散,珍重取人怜。 持冷具,投热客,总天渊。多事登山涉水,闹裹鼓冰弦。莫杷牙生不遇,当做吴箫乞食,激楚问苍天。无酒我能佛,有酒我能仙!

淮阴竹枝词

百子堂前湾复湾,天妃闸下浪如山。
篙师鳞次踏霜立,小吏披裘放早关。
三汛防河桃伏秋,清江占得小扬州。
长街也自繁歌吹,一斗黄金一浪头。
南介长江北介河,淮阴市上近如何?
旧城新了新城旧,旧日新城蒲叶多。
石边谈孝海沉忠,带剑何人杰士风?
犹有文章继枚叔,一声长笛画楼空。
繁华汨没出群才,地近东南利孔开。
滚滚舟车堤上晚,乞儿吹火钓鱼台。
八省周流转漕难,两湖帮过到春残。
而今功令清如水,卫所盆花买建兰。
迎熏门外稻花香,迎熏门内米如霜。
淮水灌田四五月,郎踏桔槔侬插秧。
水乡风味淡秋天,小艇通湖泊晚烟。
最好蟹肥菱芡老,木樨花后菊花前。
河流曲曲远通商,细雨斜风百尺樯。
吟罢竹枝无个事,淮堤闲处看人忙。
wrin注:此《淮阴竹枝词》原载《江苏试牍》。《寓庸室遗草》止载前2首。

图片[1]-郭瑗《寓庸室遗草》-老淮安

图片[2]-郭瑗《寓庸室遗草》-老淮安

图片[3]-郭瑗《寓庸室遗草》-老淮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