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痕深陷的古石板路 / 胡健 杜涛

车痕深陷的古石板路 / 胡健 杜涛

古镇河下是国家历史文化名镇之一,是淮安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支撑点。而河下的石板路是河下文明史的历史见证。因而寻访河下的石板路,犹如阅读一本线装的古书。

河下古镇在淮安主城区与楚州之间,而偏于楚州,属楚州管辖。在我的记忆里,大运河在河下那儿好象打了个弯,然后便又由西向东流去。就从那运河打弯的高高运河堤向北朝下,便来到了河下古镇,踏上河下古镇那著名的石板路。

我曾不止一次地听一些朋友向我描绘古镇河下往昔的繁华,确实,从一些史书的记载中我不难想象河下当年的兴盛。我以为河下的兴盛仍与当年的漕运有关,漕运总督署就在离河下不远的淮安府城,淮安府城富裕繁华又怎能不波及到附近的河下镇呢?因为这里是漕运富商巨贾,特别是盐商、达官显贵的聚集地。

走在河下一条条的石板街上,我在寻梦,在两边旧式住房剪裁出的高而窄天空,我寻找当年那个“富庶如都”的河下。这里,曾经是包括徽商晋商在内的盐商的集聚之地。不交不通,无商不富,盐商又非一般商人可比,北方的盐运到这里,再作加工处理,而转运江南,这里堪称中转站,那当年这里的热闹是可以想见的。遥想当年,运河上过往的船只如织,而这里又有“南船北马”之美誉,得天时地利的河下自然就成了富商们喜爱的落脚之地,于是河下便渐渐地成为远近闻名的繁盛之处了。

“水关门外板桥斜,郡厉坛前秋月华。记得小时骑竹马,行歌踏遍石莲花”。值得一提的是河下莲花街,正如街名,其特别之处就在于其铺砌路面的每块青石板上均凿有一朵近一尺阔的大莲花,而且与徽商关联密切。

关于淮安莲花街的由来,皖南徽州有一个流传至今的传说:

相传徽州砖雕的创始人鲍四,原是烧窑的,砖瓦生意虽好,但烧砖要花去不少时间和人力,赚不了几个钱、,他看那些徽商致富回来,大把大把的钱钿往外掏,眼红得很,便卖了砖窑到淮安去做生意。鲍四几年生意一做,赚了无数的钱财,竞成了徽州首富。他非常得意,在淮安修了鲍四庙,塑了自己的全身像,又揭榜要造一条鲍四街,说自己钱财无数。这时一个手抱长颈瓶,瓶插杨柳枝的中年妇女,来到鲍四面前一个稽首说:“鲍老板,你有多少钱财,敢夸海口,修一条鲍四街,你又有多大德行,敢建庙塑像,受万民香火?”鲍四说:“我钱财无限!”“哈哈,这话错了,天下只有技艺无尽头,哪有钱财无限?”鲍四不服,要和她打赌,她放一朵莲花,鲍四放一只元宝。如果鲍四输了,元宝白送给淮安人,并砸庙毁像;如果她输了,莲花送给鲍四装饰街面,鲍四可以受万民香火。那妇人走一步,往地上一指,说声“敕”,地上就现出一朵莲花,鲍四随后就放只元宝。半里路下来,那妇人莲花没有完,鲍四的元宝却没有了。鲍四涨红了脸溜了,那妇人也走了。淮安人使用地上的元宝在那放莲花的路面上盖了街房,起名叫“莲花街”。

鲍四此时已身无分文,卖了鲍四庙,砸了自身像,凑点盘缠,回到徽州,又操起旧业——烧窑。谈起在淮安元宝赌莲花的事,有人告诉他那以莲花赌元宝的妇女是观世音,鲍四领悟,“钱财有限,技艺无穷”是神仙教诲,从此一心闭门烧砖。由于对莲花印象太深,便烧起莲花砖,渐渐又在砖上刻了花木、虫鱼、人物、楼阁。三年后,鲍四技艺逐渐娴熟,并收了徒弟。砖雕生意兴旺,鲍四和徒弟们还发起了“观音灯会”。每年正月十三日晚上,家家户户拿出各种各样的灯,把大门的两侧挂满,将大门头和两侧檐下的砖雕照得清清楚楚。人们一边看灯,一边瞧砖雕,并对砖雕进行评说。它既是纪念“观音指路”,又是对手工工艺“技艺无尽头”的切磋和学习。从此,徽州正月十三“观音灯会”、“观灯看砖雕”流传至今。徽州砖雕也因此发展起来,名扬全国。

以上这则“元宝赌莲花”的故事在徽州流传甚广。在淮安当地,则有扬州某盐商为其小妾治病,河下闻思寺住持命其修筑莲花街的传说。地方史书中关于莲花街由来的记载是:“联城天衢门外,危埂蜿蜒浮水面,雍正中埂北尤婆塞,募筑石路里许,兼施姜茗饫行人,时鹾商好义,制芙蕖石面,防人失足,因名莲花街”(清咸丰杨庆之《重修慧照亭记》)。可见,莲花街应是清雍正时徽州盐商所建,街面石板上凿莲花是为防人失足,且暗合佛家步步莲花之义。

莲花街东起淮安联城天衢门,西止运河堤,“蜿蜒数里,势若长虹”。街南北均为萧湖,中间跨三桥以通舟船。最东边叫通城桥,稍西叫通惠桥,再往西一里有广济桥(又名通济桥)。街东端通城桥处有慧照亭,慧照亭北边为石观音庵,西边为郡厉坛,厉坛往西半里有福建庵,过广济桥则到永裕亭。亭南为周宣灵王庙,亭北不远,即为荻庄大门。

慧照亭为道光间义丐吴昆山所建,吴丐本徽州歙县人,乞食于莲花街之通城桥,“性迂而志一,间乞于市,市人交以钱与之,丐得以行种种方便事,衣敝履穿不顾也,如是者三十年”,“买纸灯数十百枚,藏僧寺中,大书‘借去还来’字,值阴晦雨雪行人彳亍道旁者,人付一灯以去。”死之日将毕生所积八十千钱交与台山寺僧明朗,请其建石观音庵。“旋构方亭一座,悬灯于壁,赠烛于途,此慧照由所名也”。慧照亭是淮安至今有记载最早的路灯。咸丰六年林德川重修石观音庵,增筑房屋,并建演剧台一所。郡厉坛俗名鬼神坛,是淮安府祭祀无主之鬼的场所,每年清明、七月半、十月初一祭厉时,“地方官莅告启坛,市流结会,导从最为喧闹,奉到者府城隍、县城隍、都土地三三神像,告状者、进香求福者四远纷至。”晚间还有人用蒲包包上纸钱、纸元宝并附上记有亡人姓名的黄纸到坛前供烧。乾隆《淮安府志》有郡厉坛图,认为“此亦仁心之所发,非仅神道设教而已也。”郡厉坛前有石幢一,另一在广济桥西、永裕亭东,高近三米,阔近一米,其上八面刻佛像,用以镇鬼,俗名定鬼幢。每年三月初一东岳庙会时东岳大帝出巡亦必至莲花街郡厉坛休息。此时东岳大帝开始“放告”,即受理告阴状。

福建庵在莲花街北,今吴承恩中学学生宿舍楼处,“宛在水中,地极幽僻”。内奉天后(即妈祖、天妃),后福建人借为福建会馆。福建庵原址为明崇祯辛未探花夏曰瑚别业恢台园,明末清初时“园中具花棚乱石,所植多高柳,沈绿如山,面城带水,水阔处可百丈,日郭家墩,墩侧酒家妓阁相望”。

灵王庙祀周宣灵王,“乾隆间香火极盛,演剧报赛无虚日”。祀周宣灵王本为徽州风俗,而随着明清时徽商的大量迁入,淮安亦有此俗。乾隆四十三年两淮都转盐运使司朱孝纯重修。清乾嘉后,在淮开当铺的徽商借灵王庙厅事同善堂为新安会馆。民国后陶行知在此创办新安小学,抗战时在校长汪达之带领下走出了新安旅行团。

荻庄主人为“性沈毅,尤好施”的徽州盐商程鉴,“敞厅飞阁,曲榭回廊,园亭之胜甲于吾淮”,在清时与柳衣园并称为淮安两大名园。园中有补烟亭、廓其有容之堂、平安馆、带湖草堂、绿云、红雨、山居、绘声阁、虚游、华溪渔隐、松下清斋、小山、丛桂和留人诸胜。其子晴岚太史告归后,“于此宴集江南、北名流,拈题刻烛,一时称胜”。《潜天老人笔谈》记载,乾隆四十九年春,乾隆南巡过淮安时,曾计划以荻庄为行宫,并开御宴。嘉庆年间,南河熊司马设宴于此,作荻庄群花会,“备极一时之胜”。园中的胜景,令过往文人留连忘返,留题甚多。袁枚题曰:“名花美女有来时,明月清风没逃处”;赵翼题曰:“是村仍近郭,有水可无山”;程晋芳题曰:“春波偶停棹,柳影半遮廊”;河督张井题曰:“园开好景真成画,人到忘机不羡鸥”;阮达题曰:“初月残阳交开影,绿杨红杏共扶春”。

清时莲花街两侧的名胜还有吴进的带柳园,徐山琢的华平园,杨小韬的为谁甜书屋,以及三皇庙等。当时行走在莲花街上,脚踏莲花,向北可见萧湖边名园环列,从郡厉坛处向南看,淮安城内的文通塔及北门钟楼“若拱揖然”(程钟《萧湖游览记》)。街西还有韩侯钓台、漂母祠、古枚里等古迹。名胜珠联,风景如画。

可以说,莲花街是著名的“新安”街,与富比王侯的徽商密不可分。

漫步在古镇河下的石板路上,那一条条石板路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特别是那些保存如旧的石板路,更以它们独具的沧桑韵度,让人生出思古之幽情:淮安不产石,河下不产石,但整个的河下镇的路却几乎都是石板铺的,每一条的石板路该融进去多少的石头呀?据说在河下最繁盛时,河下的石板路竟多达108条,这可以说是个惊人的数字!当年的河下可以说是石板路交织出的富庶如都的小镇。然而,小镇的石板路的石头又从何来呢?这就不得不提到那些盐商了一那些当年出没于河下,生活于河下的盐商。当他们把盐用船从淮北盐场运到河下,然后在河下稍作加工,便又将盐用船运往各省,船从各省回河下时是空舱,为给空船“压载”,盐商们就将各省的石头装上船,再运回河下,河下的石板街就是用盐商们从各省运来的石头铺就而成的。漫步在河下的石板路上,你会感到你脚下踩着的分明就是历史,踩出的分明就是沧桑。在有一处的石板路上,我意外地发现有几块青石板中间留存着一道深深地凹下去的痕印,一问当地的老乡,才知这是当年运盐的手推车的车轮碾出来的。当时的车轮虽是木制的,但却有铁嵌在车轮间。河下的石板路大都是由花岗石铺就的,也有少数是由青麻石铺就的。花岗石由于质地硬而不怕车轮碾,而青麻石却因质地不及花岗石硬,便被车轮碾出了这些深深的凹下去的痕印。然而,我想,青麻石再软也毕竟是石头,要把它碾成这样,这上面该碾过去多少的车轮,多重的盐呀?或许,这极具沧桑感的石板路才是河下古镇当年兴盛的最忠实的历史见证……

漫步在古镇河下的石板路上,我想到了河下的未来:河下兴,势也;河下衰,还是势也。如今的淮安改革,招商引资,发展旅游,河下能否借自己的潜在的优势而再度乘势而兴呢?在淮安未来的旅游格局中,河下古镇能否开发成为一个旅游亮点呢?河下靠近周恩来纪念馆,现在吴承恩故居也已成为重要的旅游景点,当年的不少石板路还在,我想,河下完全可以借古镇之“古”而开现在旅游之“新”,以其独具的历史文化蕴含,来让沉寂的石板路上重新交织回响起现代游人的脚步。

漫步在古镇河下的石板路上,我想,它从遥远的历史走来,它也应该乘着时代大潮迎向未来崭新的太阳……

(胡健 杜涛)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