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宝贵墓及左忠壮公祠 / 毛鼎来 叶占鳌

左宝贵墓及左忠壮公祠 / 毛鼎来 叶占鳌

“翠翎鹤顶城头堕,一将仓皇马革裹”,晚清著名诗人黄遵宪在他的历史名篇《悲平壤》中,以沉重哀痛的笔调悼念“甲午殉国第一人”——清军回族将领左宝贵。左宝贵,甲午战争中伟大的民族英雄,是河下古镇穆斯林的骄傲。他的精神和人格,感染着每一个中华儿女,并时时激励着我们的爱国情怀。

左宝贵(1837-1894),字冠亭,一作冠廷,出生于山东费县一个贫苦的回族家庭,父母早逝,幼年便孑然一身在街头当皮匠谋生。过早的坎坷生活,磨练了他刚毅不屈的坚强性格。咸丰年间,过路官吏修补马鞍却拒付工钱。年轻气盛的左宝贵,义愤填膺,将其打伤。左宝贵被迫离乡背井,来到古城淮安投亲避难。淮安是运河沿线上的重要城市,在明清时期就成为穆斯林经商、迁居的主要商业城市之一。而作为商贾重镇的河下古镇,早在顺治年间,在罗家桥便建有淮安城中第一座也是唯一的一座“清真寺”。穆斯林有在清真寺周围聚居的特点,淮安城中所有的穆斯林,几乎聚集在古镇河下生活、经商,因而也就成为左宝贵避难卜居之地。后左宝贵与河下回族女子陶二姐结婚成家,定居河下罗家桥。河下,便成了他的第二故乡。

左宝贵与陶氏婚后不久,即投身行伍,“性勇敢,多大略”,左宝贵继承了回族人民的尚武精神。而因其熟谙武艺,勇敢多谋,屡立战功,被不断擢升,任守备、游击、副将,并实授总兵加记名提督衔。自光绪元年(1875)开始统兵驻守东北奉天,长达二十年,因功绩卓著,屡受朝廷褒奖。其正直不阿,乐善好施,颇受军民爱戴。

光绪二十年(1894),日本对中国发动了中日甲午战争。而左宝贵所统领的奉军,因此出师朝鲜与日军作战。左宝贵身临平壤玄武门后,左夫人陶氏为他寄去了《寄赠夫君左公冠亭》一联:“对敌宜勇,要学汉朝霍去病;事国以忠,莫忘乡贤忠节公(即淮安乡贤、抗英名将关天培)”,希望夫君左公奋勇杀敌,以国家和人民安危为重。而当八月下旬,统帅叶志超至平壤,曾有退兵之议,亦有随声附和者时,身为总兵的左宝贵怒斥道:“若辈惜死可自去,此城为吾冢矣!”而日军因“素惮其威名,知宝贵不死,平壤不可得”,遂集中兵力专攻左宝贵统领的奉军。

九月十五日,日军集结重兵占领牡丹台后,即将山炮移于牡丹台,牡丹台在平壤城北角。时宝贵正在玄武门上督战,见牡丹台陷敌,知势不可挽,志在必死。往日他“每临敌,辄衣士卒衣,身先犯阵,至是,乃衣御赐衣冠,登陴督战”,部下劝其换掉翎项和黄马褂,以免敌人注意,左宝贵回答说:“吾服朝服欲士卒知我先,庶竟为之死也。敌人注目,吾何惧乎?”并激励部下:“建功立业,此其时也”。当时有一门大炮,原“由出洋肄业之某学生管理,未中几炮而殒”,于是他“亲自燃点”,先后发榴弹三十六颗。营官杨建胜“劝其暂下,宝贵斥之”。激战中,宝贵已受创伤,犹裹创指挥,誓死抵御。部下将士见状感奋,无不英勇杀敌。日军在炮火的掩护下向玄武门冲击,清军则以泥土竖塞城门口,拼死防敌。“日兵三突之,清兵三退之”,“敌军披靡,相顾失色”,日军炮台在牡丹台“瞰视此状,故连发炮,霰弹聚中玄武门城楼”,左宝贵本“先中两枪,仍在炮台指挥,复被炮中胸前,登时阵亡”。

“孤军支柱穷边,伤哉为国捐躯。万里未能收战骨,九原何以谢忠魂”。左宝贵捐躯平壤后,尸骨无存,手下将士只觅得他的一领血衣和一只朝靴,从平壤护送回淮安。清廷诰授其为光禄大夫建威将军。左夫人陶氏及子左国楫兄弟三人,遵奉朝廷旌表,并按照穆斯林葬礼,在其自家田宅(现河下罗家桥街62号附近的圩河边)中,举行遗物下葬仪式。淮城内外,人人掩面恸哭,悲痛不已,对这位抗日民族英雄表示深切的哀悼。后其夫人陶氏及其一子死后,亦葬于其墓旁。2003年3月26日,左宝贵墓被淮安市政府列为第二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里人卢顺贞联曰:“心存豪侠,名满华夏;身化粉齑[jī,细碎的],义重友邦”。

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后人在墓地南侧建造“左忠壮公祠”,坐北朝南,西依圩河,古朴典雅,庄严肃穆。祠堂门头横额镌有石刻“左忠壮公祠”五字。主房为隔扇青瓦房,穿堂客厅三间,东西有厢房、厨房。祠堂后边,便是英雄左宝贵的衣冠冢。其《墓志铭》碑文,记载了这位抗日民族英雄的生平事略、显赫战功以及朝廷对他的旌表。此碑残体,现存附近居民家,碑文字迹已被磨平。祠墓前后联通,四周有花墙护绕。院内松柏苍翠,绿草如茵;墙外榆柳成行,巨可合抱。非常可惜的是,这一重要历史胜迹,在抗日战争中,遭到歹毒无耻的日伪军的洗劫和拆毁,让人愤恨!

此外,在河下古镇清真寺大殿上,镌有光绪皇帝为左宝贵亲作《御制祭文》的镶金集句楹联一副,上联为“方当转战无前大军云集喑呜之壮气不消”,下联为“何意出师未捷上将星沉仓猝而雄躯遽殉”,上款全文为“钦赐头品顶戴双眼花翎三军统领提督军门左”品衔,谥“忠壮”。然而遗憾的是,这一珍贵历史文物,毁于“文革”之中。

“保家为国,舍生取义,甘洒一腔热血;抗倭援朝,杀身成仁,愿捐万金伟躯”,里人卢顺贞一联,对抗日英雄左宝贵做了高度概括和评价。生为人杰,死后亦当激荡后人的心扉。河下古镇,正在积极挖掘、开发与民族英雄左宝贵相关的文化遗迹,将其建设成为淮安重要的乡邦文化胜迹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毛鼎来 叶占鳌)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