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第一个西医包润甫 / 马锦源 韩玉甫

包润甫是淮安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西医,技术很平常,据说是护士出身。民国初年,他就在淮安城内青龙桥头设立诊所。那时淮安社会风气还较闭塞,人们对于西医西药缺乏认识,一般认为它是从外国来的,当然非同小可。包就利用群众这个弱点,大耍花枪,注射一针606要收费十块多钱(当时可以买到大米400斤);一包金鸡纳霜(即奎宁丸专治疟疾用的),也能卖一两块钱。只要有个病人进了他的诊所大门,不论是注射一针什么药,或是给些苏打粉、陈皮酊之类的东西,总得拿出几块钱,才能走出诊所,横竖病人也无从知道他的底细,只好听其索取罢了。

包润甫就是采取这些卑鄙的手段,收入越来越大,过起奢侈豪华的生活,出入都是乘的崭新的个人包车(即人力车),终日狂嫖滥赌,由于替一个富翁谈某治好花柳病而结成莫逆之交,并倚其为靠山,又巴结上地方军阀马玉仁手下营长王得胜等一伙淫棍、赌徒,终日花天酒地。他自从有了这伙人撑腰,更肆无忌惮,什么违法害人的事都干得出。在治病过程中,抬高药费欺骗病人,那是极其平常的事;至于假药充真药,次药换好药,误人性命,更属司空见惯。

包润甫根本不懂医学理论,只会打打针。在淮安尚无西医,只此一家之际,可以说是“开风气之先”,使群众晓得有“西医”这回事儿,因而独享其利,门庭若市。民国十年以后,淮安西医先后有了刘耀宗、陈汝楫、蒋樾华、李泽民,郑大熙、章书农等挂牌应诊,包的业务就一落千丈,无人问津了。包为了争夺业务,就开动脑筋,不择手段的假借人名,到处张贴“鸣谢广告”,大街小巷几乎都可以看到“鸣谢良医包润甫妙手回春”的广告。事实上包很难治得好一个病人,相反地常常把病人给治坏了,于是有人给他起个外号叫“包人死”,后来在张贴的广告上居然有人把“包润甫”改成“包人死”,一时传为笑谈!

淮安西医纷纷出现以后,包润甫的诊所业务已濒临破产境地,只好全靠聚赌抽头,供人吸毒从中渔利为生。民国二十年左右,二十五路梁冠英军队进驻淮安,包又大施故技,同该部王旅长(名修身)勾搭起来,在大观音寺巷开设了一所“惠民医院”,不几天就被人将招牌上的“惠”字改为“害”字,成了“害民医院”,闹得通城皆知,事虽滑稽,倒也名副其实。

不久,这家“害民医院”也随着时光一同消逝了,包不免潦倒起来。恰巧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小老婆因不堪忍受大老婆虐待,竟于某一天乘人不备吞食鸦片自杀,事情发生后,包凭借他的广泛的社会活动,一方面不动声色地将尸体殓葬掩埋;一方面送礼请客,把顽县政府、公安局直到区、镇、保、甲长,上下全部买通。死者原是个地主丫环出身,没有亲人家属,无人过问此事。这些官儿们也就乐得拿着吃着,大家心照不宣,一椿人命案件就这样风平浪静地给捺下去了。一波将平,一波又起,一天包正躺在铺上喷云吐雾、狂吸鸦片的时候,被邑人梁天仇用快镜摄成照片,寄到顽省政府指名控告(当时各级政府标榜禁烟),省方不免官样文章地追查起来,包因此不能在淮安立足,就悄悄离开到别处去避风头了。

“包人死”和“害民医院”却在淮安西医史上留下尽人皆知的劣迹。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