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实遗文选 与邵肃廷书①

周实遗文选 与邵肃廷书①

肃廷先生左右:手书稠迭②,足征爱我之深,承示大著诗文,讽颂再三,无任心折。虽未敢遽推为当代作者,然在吾郡,可云鹤立鸡群矣。实黭浅③寡闻,乃先生屡以求学方法下问,殊惭罔所贡献。兹特就管见为先生略陈一二,尚希有以教我!夫当今时局,既为四千年来创有之时局,则此后学术亦当为四千年来创有之学术。泥古④而鲜通者,固属陈人喜新而不求心得者,岂遂为佳士乎!实前三四年,曾与友人论应治之学术,列表一通,今已失之矣。大概就政治上言,则政治学、法律学、经济学、海陆军学等,其体至宏,其用至博,研究大匪易易也。就教育上言,则修身学、伦理学、心理学、论理学、教授法、管理法、中外敎育史以及普通各科学等,岂非吾人所当从事者乎?实科则有理化学、博物学、数学、美术学、农工商学、历史舆地学等;文科则有中外语言文字学、哲学、宗教学等。以上仅举其概,已浩如渊海,终身为之而不能尽,况乎一科又复千枝万派,不可缕述耶!回视乾嘉时,所谓文人学士者,真可云井蛙辽豕⑤也已!先生于囯学,极有很底,实所夙仰,惟士生今世,非高着眼孔,不足以读书,尤不足以用世。微特饤饾⑥之汉学、迂腐之宋学,不足以再现于时。即古圣贤之大义微言,亦当餍其精华,而弃其糟粕也。盖古圣贤本应因时制宜,谓其言皆不能行于今者,固非;谓有言悉可行于今者,亦属大谬!故今日治古籍者,不当为笺注之奴隶,而当为圣贤之诤臣。先生以为何如?(实为保存国粹一流人,非敢黜古,盖必此而后古学可存也。)至文学上,实以英日两国例之,则吾国之所有,固翘然独立于橙球而莫能比并。宏博恣肆,唐以前也;悠扬宛欸,宋以后也。吾人博揽旁搜,当集众人之长以为长,不必守宗派,不必分门户,不必借文章词赋以名家,则其文学也进于道矣。实于诗文,尤喜唐以前者(但诗颇亦嗜时□),然落笔时,仍不免为宋以后者,可笑,可笑!前作《恳亲录序》,终不免敷衍语、酬应语,先生过奖,能无汗颜?实于诗从事较久存稿三卷,今秋偕同社诸子(社名南社,系专研诗文词三者),白门吊古,共成一集,已付之手民⑦矣。出版后,当呈政先生,必有以教我也。要之,实为学木,当合古今中外熔为一炉,取其必不可弃者,弃其必不可取者,然后成吾之特长,乃可以承先而顾后。先生生此交通时,彼偃鼠鹪鹩⑧,诞而自小者,谅亦不值一粲也。(尝恨儒家甚不广大,孟子以蚓喻于陵,以禽兽喻杨墨⑨,思此三人之为人,岂遂如是之甚耶!)宣统二年,遍设存古学堂,此议难于实行,以当途者方疲精瘁力于宪政,哪有闲功夫做此闲事。苏垣存古学堂内容不甚佳妙,实所深知,先生毋庸属意于此。实谓先生宜读近代人物之伟著,并略交当代之名人,如此数年,学必有进。若夫学堂者,乃误人之窟穴也。实为学生,乃敢骂学堂,试思中等以上之学堂,刻亦遍于天下,其中以高才绝学闻于时者,曾有几人哉?不奔走于声色利禄之途,则熏染于狂诞叫嚣之习耳,言之可谓扼腕!先生视此,当不以为河汉⑩无极也。车桥小学,仍乞種叔主持,诸君子从而赞助,万不可再使堕落。此时大局已定,务宜注重内部,不可徒事文牍,而一切是非毁誉,尤宜置之不顾。新正多闲,如有所询,实略知教育,必当罄所有以陈,愿先生勿畏难,勿避嫌,得尽一日力,且尽一日力也。匆匆上复,即请道安!周实顿首。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这是宣统元年(1909)冬周实写给邵肃廷的一封有关探计学术思想的书信。收在《无尽庵遗集·文》第一篇。作者对当时学术界存在的一种泥古保守的风气,提出了自已独到的见解,邵肃廷即邵天雷,字无妄,是周实的同乡,年长于周实,与周实亦师亦友。
②稠迭:稠密重迭,极言其多。
③黭浅:黭:(yān),昏暗肤浅。
④泥古:拘泥于古代的成规或古人的说法,如泥古不化。
⑤辽豕:即辽东豕,比喻少见多怪。
⑥饤饾:用来比喻文辞的罗列堆砌。
⑦手民:古代木工。后多指排字印刷工人为手民。
⑧偃鼠鹪鹩:偃通鼹,《庄子·逍遥游》:“偃子饮河,不过满腹。”比喻器量小或欲望有限。鹪鹩是一种形体很小的鸟。
⑨孟子以蚓喻於陵,以禽兽喻杨墨:於陵,战国齐陈仲子以兄食禄万钟为不义,适楚,居于於陵,号於陵仲子。楚王欲以为相,不就,与妻逃去,为人灌园。盂子、荀子都对他有所批评。杨墨:即杨朱和墨翟。杨朱主张“为我”,墨翟主张“兼爱”,不应有亲疏贵贱之别。
⑩河汉:比喻言论夸耀,不着边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