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城市临时防疫医院扑灭霍乱纪实 / 夏金陵整理

淮城市临时防疫医院扑灭霍乱纪实 / 夏金陵整理

一九四六年六月上旬,淮城解放才八、九个月,当时人民政府正处在百废待兴之际,不料一种可怕的病魔——霍乱,突然在城市蔓延开来,仅十天左右时间,社会上就造成谈虎色变人人自危的局面。

淮城市卫生所和医协会,虽尽全力,采取许多扑灭措施,仍苦无效果。卫生所所长张贤同志参加华中军区卫生部会议回来后,在市医协会副主任宋畏天的提议下,为了取得第一手资料,以医协会名义发出紧急通知:城区会员下午停业半天,将当天凌晨零时起至下午六时止按分工负责的区镇逐一过细调查病疫蔓延情况。张贤、宋畏天两同志立即向军区卫生部作了汇报,齐仲桓部长也为疫情迅速蔓延而焦急万分。齐部长听取汇报后,即对宋、张两同志说:“华中分局邓子恢、谭震林两位政委对霍乱流行极其关怀,他们指示要我们以华中军区司令部和苏皖边区政府名义,发布紧急防疫动员令。”并当场出示了早就拟好的命令底稿交与秘书。齐部长对秘书说:“立即把他们汇报的具体情况加进去,报谭副政委审阅后,专人送到《新华日报》社,争取明天见报。”紧接着,他们又就淮城市如何执行“动员令”问题作了研究,最后齐部长决定:(1)立即筹建“淮城市临时防疫医院”,直属五专署(盐阜区)卫生局领导,免费收治霍乱病人;(2)在部队医生紧缺情况下抽调二十人,作为医院骨干;(3)医协会从西医会员中抽调三十人,以十五人为一批,每批工作人员三天更换一次;(4)药品器械均由卫生部供给;(5)中医会员负责动员病人住院,并协助地方党政干部发动群众开展环境卫生、特别是灭蝇工作。就这样,对整个防疫工作作了周密的部署。

从一九四六年六月上旬接受任务的头一天起,卫生所、医协会即全力以赴,张贤、宋畏天两同志分头进行。淮城市政府决定将县学大成殿(旧址即现淮安旅社后进)及两侧廊房,作为医院用房。同时,又支援了一批工具和动员区镇政府支援人力做勤杂工,如烧火、挑水等。就这样,因陋就简,土法上马,用旧板凳,甚至旧砖头堆砌,加上铺板就算病床,又购置一部份旧白铁,制成蒸馏器、冷凝器十套(后又增添十套),用以制蒸馏水并配成生理盐水。因为每一个病人每天要用生理盐水6000毫升,总的需要量太大,因此当时配制后也来不及作其他处理,便直接使用。淮安县副县长孙兰(女)批发的大量柴草和木材,源源不断地送来医院。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准备工作只用了三天时间,医院即开始接收病人,第一天就接收了近200人。这时卫生部又增调了十名部队医生来突击支援。为了有利于病床周转,病人脱险后即动员出院。医生昼夜工作,既要进行以输液为主的临床治疗,又要做好重病号的护理工作,还要对危险病人采取急救措施。在部认医生的优良作风影响下,地方医生也不甘落后,不怕脏,不怕累,人人奋不顾身地忘我进行工作。当时,每个医生平均要担负二十名以上病人的医护任务。没有时间吃饭只好啃大卷子。他们嘴里吃着卷子,手里还在继续工作。到了深夜极度疲劳时就互相打一针安钠咖(兴奋剂)以振作精神,继续抢救病人。从医院成立开始,卫生部领导、尤其是齐仲桓部长在白天紧张工作之后,每晚都还要到医院来视察病情,并询问医疗工作和生活情况,有时他也直接参加危险病人的抢救工作。与此同时,五地委(盐阜区)曹荻秋政委也常抽空到医院看望病人,并对医护人员给予安慰和勉励。上级领导的亲切关怀,使全体工作人员士气大振,更加坚定了战胜霍乱的信心。

扑灭霍乱的战斗持续了五十多天。当时虽然处于高温的不利条件下,由于隔离治疗及时,病情已有所控制。那时候,解放区因为受到国民党封锁,防疫药品奇缺,尽管进行了多次清洁卫生运动,而对于消灭传染病的媒介物——蝇蛆还没有可靠的有效方法。就在这关键时刻,宋庆龄女士向华中解放区支援了一批病床和药品。一九四六年七月下旬的一天,华中版《新华日报》以头版头条刊登了孙夫人宋庆龄女士支援我华中解放区病床若干张及一批医疗防疫物资的报道。这些器材物品运到后,存放在湖心公园(即原湖心寺,现淮阴农校所在地)。我们很快领到一部份标签上贴有“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字样的DDT粉剂,当即分发到区镇使用,加速了消灭蝇蛆工作,对彻底扑灭霍乱收到了决定性的效果。

—九四六年(民国三十五年)七月十六日《盐阜大众》第二版又以《霍乱赛过猛虎——两淮积极防时疫》为题作了简要的报道。专署卫生局、市政府于上月三十日召开淮城市防疫会议,进一步研究决定采取各项有力的措施;同时在城市立即普遍开展防疫运动,动员群众讲究卫生,从根本上防止霍乱的产生和蔓延。到了一九四六年八月底,这个严重危害人民生命的烈性传染病——霍乱终于被扑灭了。部队医生凯旋而归,卫生所和医协会特地召开了会员庆功大会。卫生部齐部长到会做报告,对防疫工作作了总结和指示,他说:“同志们辛苦了,霍乱,这个夺人生命的病魔终于被征服了。这是在华中分局的正确领导下,在各级政府的支持下,特别是在全市医务工作者全力以赴、共同努力下取得的卫生战线上的一次重大胜利!同志们克服了设备简陋、物质条件艰苦、药品来源不足等种种困难,终于胜利地完成了这项光荣任务,我代表军区卫生部向你们祝贺并表示深切的感谢!你们替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他接着又说:“开始,我们对疫情估计不足,未能做到及时控制,以致死亡率偏高了些。在张(贤)所长和宋(畏天)副主任提议下,我们成立了临时防疫医院,又因各种条件限制及有些病人来院时间太晚等原因,未能完全避免死亡。根据统计,我们从七月一日到二十六日共抢救二百一十二名霍乱病人,其中因救治不及而死亡的十九人,救活的一百九十三人,占百分之九十一强。共用去经费华中币二十余万元。在医药条件非常困难的情况下,能够取得这样大的成绩是了不起的,这也是与同志们夜以继日地辛勤劳动分不开的……”正在我们会议进行的时候两架国民党飞机突然空袭,低飞盘旋,与会人员有些惊慌,齐部长镇定自若地对大家说:“同志们不要怕,现在我们正在这里总结救人的经验,国民党反动派却派飞机来害人,正义是在我们这一边的,正义是无所畏惧的。”短短几句话,使整个会场顿时安静下来。接着,张贤所长提名表扬了范星洲、洪家骏、谢宝康、谭济安等同志。会员在讨论时也纷纷发言,对中共华中分局、华中军区卫生部给予淮城人民的亲切关怀,特别是对齐仲桓部长在百忙中自始至终地领导这项工作,把中国共产党的温暖送到千家万户,一致表示衷心的感谢!

淮城市临时防疫医院完成其历史任务以后便宣布结束了。

编者附注:
本文系由宋畏天同志口述,夏金陵同志整理并访问了当时有关知情人士。嗣经我们查核有关资料特别是1946年3月4日《新华日报》(华中版)的一篇有关报道,对原文列举的某些数字和某些措词,作了一些必要的更正和修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