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莺小传①

乔莺小传①

乔莺者,东越②某氏婢也。壬寅(1902)无尽读书某氏书屋,得识婢,婢年十四五。容采丽都,词令娴熟,每低眉一笑,能得上下欢。春秋朝夕,婢时奉太夫人命,持果饵来饷无尽,则殷殷探询饥渴,若不胜其诚恳者。无尽既嘉婢之灵慧,而重惜其置身泥中也。酒酣道及或为泪下,主人乃以婢之颠末告无尽曰:“当甲午(1894)春夏之秋,徐海黔黎,困于饥馑,相率而南迁,中途力竭,往往鬻其子女以延旦夕之命。余时寓清江浦,去徐海颇近,一日见老妪持幼女泣路隅,询之则沭阳产也,愿以十千蚨④售其女,而苦无问价者。余伤之,如数给以值,将挈女以归,母女依依不忍别,皆痛哭失声,哀动陌路。余恻然曰:‘畀汝以金而以女返汝何如?’妪曰:‘感贵人恩甚,吾岂忍须臾舍吾女而去哉!第女随我终恐冻馁死耳。’语讫,母女复痛哭久之。婢既至我家,举家皆爱之,适徙居,因命名曰‘乔莺’。岁月如流,忽忽七载矣。”无尽闻主人言,窃为乔莺颂得所,斯又不幸中之幸也。明年无尽去某氏,至秋九月,有自某氏来者言,乔莺以疾殇矣。无尽为之凄楚者累日,以为人生之可悲,未有若乔莺之甚者也。乃为之传。

论曰:夫人之至亲无逾骨肉,非至灰心绝望,万无生理之时,畴忍以掌上珠付之不知谁何之人,一去而不可复合耶!吾独怪夫荐绅阀阅⑤之家,幸而生得其地,则率其妻妾子女相与骄侈放佚⑥,揉罗绮饫膏梁,堂上一呼,阶下百诺,颐指气使,犹若有所不快,彼乌知天下亦有伶仃孤苦,憔悴夭折,如乔莺其人者哉!呜呼!此天下之所以不治也。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这是周实于1903年为某氏婢名乔莺者撰写的一篇小传,表达了作者对乔莺的怜爱与同情,揭露了封建社会奴役妇女的罪恶本质。
②东越:即越东。越古国名,建都会稽(今浙江绍兴)。疆域包括今江苏北部运河以东地,江苏、安徽南部,江西东部和浙江北部。
③黔黎:即黔首、黎民的合称,泛指老百姓。
④蚨:即青蚨,原是传说中的虫名,因其母于不离,后亦称铜钱为青蚨。
⑤荐绅:同缙绅。阀阅,古代仕宦人家大门外的左右柱;在左为“阀”,在右为“阅”;后称仕宦人家为“阀阅”。荐绅阀阅统指有权势社会地位较高的人家。
⑥骄侈放佚:意即骄横奢侈,任性放荡。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