棠隐女士小传①

棠隐女士小传①

女士名晓澂,后嗜禅学易为小乘③。生平爱秋海棠若命,尝引以自况,因字秋徵,号棠影,别号棠隐,无尽之乡人也。无尽垂髫③时,与女士同宅居,女士时来相嬉戏。无尽稍长,就外傅读,晚归,先慈督率严,往往挑灯持针黹坐身旁;寒冬风雪,漏三下,不休也。女士幼失恃④,艳无尽之有母,尝语无尽曰:“天伦之乐,人所共有,何造化小儿,独靳于余,余之生殁存亡,悉听诸自然而已。”言竟炫然欲涕。女士性聪慧,先慈教之读,匝月之间,识三千余字,嗜唐宋人小诗,并历代稗官野史⑤,每过目辄能成诵。乙巳(1905)女士年十九矣,有某氏子来议婚,某固读书种子,然久抱不起之痼疾。女士父利其多金而许之,女士素不耽饮,至此遂以酒自遣。酒酣诹背人仰天长喟,曰:“星命之说,为有识者所深辟然,如余之所遇,又将何说以解之。”是年秋九月,归某氏,明年春,某氏子遽以疾殁。无尽时客江南,闻之太息曰:“棠隐必不复生矣!”先是女士有书来,因循久不报,至丁未(1907)夏,无尽仍留滞秣陵(南京)不复归,乃以书致女士,其所以慰借而开譬之者良至。而不谓女士之死已先余书旬余矣。嗟夫!人生朝露⑥,能不伤哉!女士性至孝,思慕亡母,枕上泪常湿,父某多嗜欲,女士时时婉言规谏,卒莫能悟,家本丰于财,至女士十龄时,已堕落无余。炊爨浣濯⑦,女士悉自任之。稍暇,从事诗书及西方之言,其专心一志,为士林所不能及。尝曰:“我国女子堕于地狱数千年矣!余将乘飞船控骏马,遍揽环球上之名山巨川,与其政治风俗语言文字,以一冼我女界之耻。”呜呼!其志可谓壮已!既适某氏,事舅姑及所天⑧惟谨,然缄默特甚,曩昔之豪爽不可复睹矣。至所天死,乃哀毁不欲生。丁未(1907)五月十八日,呕血死,春秋二十有一,无子女。女士平日处困穷无难色,任劳任怨无愠容,议论极敏捷,而有至理,虽老成人罔能易也。书法仿东坡,腴尤过之。时文懒于著述,然偶有篇什,骚情哀思,又非俗士之所能道。于归⑨后,遂绝笔。嗟夫!丰彼啬此,岂冥漠中果有定例欤!女士死后,无尽既哭之以诗,复缀其事略而为之传。

赞曰:古今来贤豪俊杰,文人学士,其潦倒半生,賫志以殂者,盖亦指不胜屈矣。然潜德幽光⑩久而必发,身后微名,犹可恃以不朽,独惜女士生长闺闼⑪之中,追陪巾帼⑫之列,足迹不出百里,年龄不过二十春秋,女士固不冀人知,人亦无能知女士者。嗟夫!使女士竟无一人知也。则其豪情侠骨,与夫片技微长,亦任其终古,委蓬蒿、葬砂砾已耳!自来山陬海澨⑬间,已不知埋没贤豪俊杰、文人学士几许,矧兹区区弱女子,又何足深惜耶!然举世无能知女士,而实犹及知之,则表彰阐扬之责,愈不容辞矣。乃言之无文,复不能尽女士生平之万一。嗟夫!嗟夫!女士有灵,实焉能告无罪哉!实焉能告无罪哉!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裳隐女士为作者童年时代的乡里挚友,青梅竹马,志同道合,相处极得。嗣因女士所适非偶,其夫以痼疾早殁,不旋踵女士亦相随地下。女士死后,作者既写了挽诗,复为之作了这篇小传,略述其生平抱负及遭遇,表达作者对女士的爱慕、惋惜和无限哀悼、崇敬的情怀。
②小乘:梵文的意译,即小乘佛教。公元一、二世纪间,佛教中出现了宣扬“救度一切众生”的新教派,自称“大乘”,而把坚持“四谛”等原有教义重于自我解脱的教派,称为“小乘”。禅,佛教名词。易,周易即易经,内容多为占卦用的。
③垂髫:古时童子未冠者头发下垂,因以垂髫指童年或儿童。
④失恃:《诗·小雅·蓼莪篇》:“无父何怙,无母何恃!”后因用“怙恃”为父母的代称。“失恃”,即指母亲已死去。
⑤稗官野史:稗官,专事搜集街谈巷说,风俗故事给帝王的小官。后因用为小说或小说家的代称,泛称记载逸闻琐事的文字为稗官野史。
⑥朝露:早晨的露水,比喻事物存在时间的短促。
⑦炊爨(cuàn窜)浣濯:炊爨即烧火做饭。浣濯,洗涤。统指烧饭洗衣等。
⑧所天:在封建社会里,受支配的人称所依靠的人为所天。这里指丈夫。
⑨于归:旧时称女子出嫁为“归”,于,往。后因以出嫁为“于归”。
⑩潜德幽光:潜,深藏;幽,幽冥。潜德幽光,即蕴含在一个人内心世界的思想道德品质。
⑪闺闼:旧称女子的卧室。
⑫巾帼:原指古代妇女的头巾和发饰,后作为妇女的代称。如巾帼英雄。
⑬山陬(zōu):陬,山脚。海澨(shì):澨,水涯。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