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门悲秋集》叙

《白门悲秋集》叙

编者按:这里,我们选编了周实烈士撰写的《白门悲秋集·序》两篇:一是选自《无尽庵遗集》,一是录自《白门悲秋集南社丛刻集外增刊之一》。在写作时间上,孰先孰后,作者未作交代,也无从查考。但从内容上看,前者似较充实,且又收集在烈士遗著里;后者仅在《集外增刊》发表,可能撰写在前,又经过润饰、修改后定稿。为了保存烈士生前手泽,并提供学术研究的资料,我们特将“两序”一并发表。

繄古帝王之都,大抵曰关中、曰洛阳、曰燕,而白门亦其一也。城头顽石,惯阅夫兴亡;江上颓阳,易沦其光采。春风绿野,耕梁苑①之钗钿;夜雨青磷,闪吴宫之花草。千官邱陇,飒飒松楸;六代楼台,离离禾黍。迷楼辱井,瓦砾场空;废寝荒陵,樵苏禁弛。台城柳悴,如闻索蜜之声②;玄武荷枯,易醒文禽之梦③。过乌衣而访旧,栖燕无归;慨红粉之成灰,群莺何处?盖铜驼④饮泣,久霾荒烟野蔓之场,而辽鹤归魂⑤,无复醉月迷花之境矣。况乎仆本恨人,时非盛世;人情燕雀,国政蜩螗⑥。豺狼当道而逼人,豕蛇荐食于⑦上国。悠悠众口,詈楚客之蛾眉;愦愦天心,赐秦王以鹑首⑧。昔人殷墟啜泣,湘水湛身。夔府⑨流离,取石鲸⑩而咏叹;长安凭吊,摩铜狄⑪以欷歔。援古方今,其致一也。重以金风陨菊,玉露凋枫;四夷交侵,百年多难。江山虎踞,形胜都非;风雨鸡鸣,心伤不已。西台⑫寥落,悽悽朱鸟之歌;北固荒寒,惨惨红羊之劫⑬。撷茱萸而作佩,揽物怀人;歌兰茞⑭以招魂,登高能赋。则杜陵牢落,用吟秋兴之篇;阮籍猖狂,讵免悲歌之气。抚时心感,亦其宜矣。庚戌(即宣统二年,公元1910年——编者)九日,顺德蔡君哲夫、合肥汪君啸叔、金山高君吹万、天梅平庵、何君亚希、姚君凤石、阜宁左君汉鏦暨宗兄人菊辈,次第游白门,相与绸缪家国,商榷古今,周览山川,流连光景,幽忧所集,吟咏遂多,实因汇而录之,得如干首,均凄馨哀艳之词,足以上继宋玉《九辨》⑮者也。故以“悲秋”名焉,嗟夫!怅南都⑯之已矣!蹈东海⑰其何人!生也不辰,死犹需日;秋风多厉,劳者自歌。拓故国之残碑,晤佳人于空谷。山林皋壤,哀乐无端;城郭人民,盛衰若梦。略工感慨,自可名家;偶尔呻吟,谁其病我。客来子野,清歌⑱为唤奈何;世鲜钟期,空山无嫌独赏⑲。劳劳歌哭,颇类蛩吟,落落交游,聊存鸿爪。知我罪我,我其奚辞?阳月朔日山阳周实序。

(选自《无尽庵遗集》)

注释:
①梁苑、吴宮:南京旧称六朝古都;三国的吴、南朝的梁均建都于此。这里的梁苑、吴宫均系泛指历代的宮廷生活。
②索蜜之声:南朝梁武帝末年,降将侯景发动叛乱,攻破建康(南京),次年攻陷台城(宮城)拘禁梁武帝。“上(武帝)祈求多不遂志,饮膳亦为所裁节,忧愤成疾……五月,丙辰,上卧净居殿,口苦,索蜜不得,再曰:‘荷!荷’遂殂。”(参见《资冶通鉴》)
③文禽之梦:文禽,指羽毛有文采的鸟,如孔雀、鸳鸯。“文禽之梦”出典待查。这里似指声色犬马、醉生梦死的贵族荒淫生活。
④铜驼:铜铸的骆驼。《晋书·索靖传》:“靖有先识远量,知天下将乱,指洛阳宫门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
⑤辽鹤:陶潜《搜神后记》“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常指重游旧地之人。
⑥蜩(tiáo)螗:古书上指蝉,此指纷扰不宁。
⑦豕蛇荐食:豕蛇,大猪长蛇。荐食,一再吞食,比喻不断侵略,贪得无厌。
⑧鹑首:星次名,指朱乌七宿中的井、鬼二宿,古以其为春之分野,指秦地。
⑨夔府:即夔州,府治在今四川奉节县。
⑩石鲸:秦始皇于宫中作昆明池,池中筑土为蓬莱山、豫章台,刻石为鲸鱼,长三丈。⑪铜狄:即铜人。《后汉书·蓟子训传》“魏文帝黄初六年,徙长安金狄,重不可致,因留霸城南。”
⑫西台:唐代中书省的别称。明洪武十三年,革去中书省,废丞相,机要之任归于内阁。
⑬红羊之劫:指国难。古人以丙午、丁未是国家发生灾难的年份。而丙、丁均属火,色赤;未属羊,故称。
⑭兰茞(zhǐ):植物名,即白芷。《楚辞·九歌》:沅有茞兮澧有兰。
⑮宋王:战国楚辞赋家。代表作《九辨》抒写寒士怀才不遇的悲愤,对社会的黑暗有所揭露。在艺术上有独创性,“悲秋”一节后世传诵不绝。
⑯南都:东汉时因南阳郡是光武帝生长之地,故称南阳郡治宛为南都。
⑰蹈东海:《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彼即肆然而为帝,过而为政于天下,则连有蹈东海而死耳,吾不忍为之民也。”蹈海,即投海。
⑱客来子野,清歌为唤奈何:张先,字子野,北宋著名词人。这句是说,当今乱世,即使张子野来作客,填起词来,也不会再抒写文人诗酒交欢的情怀,而只能为唤奈何了。
⑲世鲜钟期,空山无嫌独赏:俞伯牙善鼓琴,钟子期善听,世称知音或知己。“世鲜钟期”,即现在缺少钟子期那样的知音,虽是高山流水之曲(比喻好的诗歌),只好独自欣赏。“空山”,宁静清秀、空明洁净的山。俞钟均春秋楚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