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门悲秋集》序

《白门悲秋集》序

昔宋玉赋《九辨》以悲秋,实展而诵之,如坐寒山风雨中,听哀鸟啼猿相倡答。呜乎,何其言之沉且痛也!而不谓天下后世伤心人周览山川,流连风景,其感喟犹有什佰倍于玉者,岂非由人世之多艰,我生之靡乐而情遂有不能自已者耶!庚戌秋,顺德蔡子哲夫,合肥汪子啸叔,金山高子吹万、天梅,平庵姚子凤石,丹徒唐子轶林暨吾郡左子汉鏦、吾宗人菊辈,勾留金陵,相与凭吊古今,百端交集,各以其胸中悲凉怫郁之气,发为诗歌,实汇而录之,得如干首,取名《悲秋集》,以其为《九辨》之遗音也。蔡子哲夫,又上继顾宁人(即顾炎武——编者)先生之志,偕其配张女史倾城,补绘“孝陵图”,列于卷首,其用心尤苦矣!嗟夫,天不可知,世方多难,国亡族灭之祸,岌岌焉悬于眉睫间,一二在上位者,犹复揽权怙势,恬然于危堂沸釜之中,而晚近少年又从事于锦衣玉食,金鞍白马,酣歌恒舞而不知休,其于社稷之颠危,如秦人视越人之肥瘠,曾懵然不少恤焉!则吾侪本古诗人伤时念乱之义,以此为周顗(yǐ)新亭之泪,阮籍空山之哭,不犹贤乎!呜呼!其亦可谓言者无罪也已。淮阴周实。

(选自周实编纂的南社丛刻集外增刊之一《白门悲秋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