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堆的传说 / 樊星辰

龙堆的传说 / 樊星辰

即将恢复重建的淮安龙光阁,仍然坐落在称作“龙堆”的护城冈旧址上。昔日,这道横亘在老城东南角的护城冈,犹如一条头昂西南、脚摆东北的巨龙,有效地阻挡了东南低洼处洪水对城区的冲击。说来也怪,晴朗的日子里,“龙”身上还不时地反射出黄灿灿的“鳞”光哩。胆大的人抠出一片“龙鳞”,感觉挺沉的。洗去泥土,露出铮铮硬骨。老年人说,那不是鳞片,是龙骨。闯过码头的人看了龙骨,笑着说:“这是地骨,地下深处多的是,不算稀奇。”

龙堆的神异,还有一段传说。前清某日,一个庄稼汉休息时坐在龙堆上吸旱烟,一袋烟吸完,顺手磕烟灰,将铜烟锅往龙骨上一敲,龙堆猛地动起来,竟把这庄稼汉颠得滚下堆来。老年人说:“你无意中敲到龙身上的要穴了!龙筋骨疼痛,才忍不住缩一下身子,就把你颠下来了。”

龙堆显灵的故事传开,有钱人家争先恐后购买堆脚下的园田作为宅基地建房盖屋。某个县太爷的房子就建在龙堆的头部下面。这个县官很贪婪,官太太也很蛮横,正应了句古话:男人有势,女人有刺。蛮横到什么程度呢?瞧不起左邻右舍倒也罢了,为鸡毛蒜皮小事跟人吵闹不休是家常便饭。邻居们都让着她。想不到你越让她,她脾气却越大。一次,一家送葬的队伍经过她家门口,一阵阵唢呐吹奏出的哀乐声传进她耳朵,她正梳着头,一烦躁,梳子滑落下地。她连忙叫家人出门阻挡送葬的队伍,硬是要人家折回头,改道而行。

附近一位风水先生,实在看不下这官太太的蛮横,就暗地里打卦掐算,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家跟龙堆的龙脉占上光,丈夫交上了三斗三升的芝麻官命。一粒芝麻抵一代,三斗三升的芝麻,岂不抵上千秋万代?那还有老百姓子孙过的日子吗?风水先生急了,就忙着破这当官的风水。

怎么破呢?他自作主张,劈了一大捆竹签子,赶在当晚趁着月色,把一根根竹签插进龙堆头部的要穴上。

第二天,龙堆上凡插竹签的地方,都变成殷红色。细心的人看出了其中的规律:红色的泥土湿漉漉的,明显跟旁边的干嘣嘣黄土不同,像是流过血。沿着血痕往低洼处寻去,竟发觉是向东南河里流去的。大家在细心人提醒下,不约而同向河里望去,河水并未染红,但根据岸边红土分析,一夜过来了,红水早已流到东南方向去了。

打那以后,贪官案发,被抄了家。但住龙堆一带的人,也穷了下来。地理先生用破掉这一带风水的下下策,虽然治了当官的和官太太,但万万想不到也害惨了自己人。旧社会为反贪官反压迫,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还有更大的代价呢!打那以后,东南方向的盐城、泰州一带渐渐比这里富裕了,淮安老城区衰落了下来。老人分析:这是龙脉流走的缘故。

(樊星辰)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