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墩”来历 / 金志庚

“史墩”来历 / 金志庚

古时候,在楚州东南方向有一小镇,名叫青龙镇,这镇虽只有百十户人家,可商号客店却有二三十家。为啥?因为这里是楚州东南乡九河八十二村的中心,乡民们卖个柴,买个盐都得往这儿凑,那神奇怪异的传闻轶事也都往这儿聚。可是,再神奇也莫过于镇东首的一个大土墩。

提起这土墩,可有个来历。

相传在一个风雨交加的黎明,大地在雷声中颤抖。青龙镇在风雨中仿佛成了汹涌的大海中的一叶小舟起伏着晃荡着,多少双惊恐的眼睛望着窗外那瓢泼般的大雨。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了黑沉的的天际,照亮了大半边天,只见一只金色的凤凰扇动五彩缤纷的翅膀飞过人们的眼前。那金凤高叫一声顿时风停雨住,朝霞渐起,青龙镇沐浴在彩色的晨曦中。人们欢腾雀跃,纷纷向金风凰高呼致意。那凤凰微收羽翼,姗姗落在镇东的一个小土墩上,然后又高叫一声,振翼向海边飞去。说也奇怪,那土墩忽然慢慢地长起来,顿时一个大土墩便矗立在人们面前,以后一年比一年大,人们都说这兴许是凤凰留给大伙的宝贝。

话说,这镇东有个小伙子王小二,他为人老实,勤劳为本,亏乡亲们帮忙,给他讨了个美丽勤快的姑娘做媳妇。结婚的头一天,王小二心想,我娶这媳妇多亏乡亲帮忙,哪怕水酒土菜,一定得请大伙儿吃个喜洒,可这么多的人,哪有这么多的碗碟呢?于是到东家去借。这王小二的东家就是青龙镇上有名的吝啬鬼“史剥皮”,有人说他一个铜板都要捏出水来,吃烟的灰儿都吞到自个儿的肚里去。这王小二向他一提借碗碟的事,他把那驴头摇的像拨郎鼓,说什么也不行。王小二只好窝着一肚子气回去,一路走,一路嘀咕这碗碟的事,正好到了那土墩前一不小心被什么绊了个跟头,起来一看,面前整整齐齐地摆着好多好多的碗碟儿,拿起一只看着,却是像玉的一般,细瓷碗儿,这可把他高兴极了,正想拿走,可一转念,又觉得平白地拿了人家的东西不道德便又放下。四下一瞧,连个人影也没有。“这碗碟儿是哪来的?好在我先用了再还过来,”王小二心里说,接着便高高兴兴地捧着碗碟回家办喜事了。喜事一过,王小二就和新娘子一起把碗碟洗刷干净,一个不少地送到土墩前。说也奇怪,刚把碗碟往地上一放,碗碟顿时就不见了。王小二心想,这一定是土墩儿做的好事,回去后便对大伙儿说一遍。这些穷苦人可乐坏了,以后谁家有婚丧喜寿事,需要碗碟用,只要到这土墩前说个数儿,顿时就能一个不少地借出碗碟。这事儿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传到“史剥皮”的耳朵里,正巧“史剥皮”的大女儿要出嫁,虽然他家是什么碗儿碟儿一样也不少,可他也想讨个便宜,便也忙跑到土墩前礼拜一番,借了好多碗碟回家。喜事一过,该还了,可“史剥皮”摸了这只碗也舍不得放下,摸摸这只碟也舍不得丢送,望望那堆碗碟一个都舍不得送还。最后,索性叫伙计全部锁进了大厨全归己有。这一下可捅了娄子。到了第二天晚上,忽见一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来到了“史剥皮”家门前,声称是来讨碗碟的。这下吓慌了“史剥皮”,但史剥皮一想,自己是独霸一方的土皇帝,这地是史家地,我“史剥皮”拿人东西从来不还,几个碗碟算得什么,于是执意不肯还。这可惹恼了那小姑娘。她站在史家门前痛骂开了,把“史剥皮”欺压乡邻,偷鸡摸狗的丑闻都抖了出来。听着骂“史剥皮”,乡亲们心比喝了蜜水儿还舒服。“史剥皮”被骂得连个头都不敢露。到了第三天,小姑娘又来了,骂了一会儿,就又往高墩上一跃,大叫一声,顿时变成了一只金凤凰飞在半空。只听凤凰高叫一声,猛地一下扎,叼起“史剥皮”。就在“史剥皮”惊恐地喊乱叫之际,忽听半空中一声霹雳,土墩裂开了。金凤凰将“史剥皮”扔进了土墩,土墩又猛地合拢了。那凤凰也振翼向东南方向飞走了。

从此,土墩再也不借碗碟了。人们咒骂那该死的“史剥皮”就叫那土墩为“死墩”,后来,又根据谐音就叫成“史墩”了。

(金志庚)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