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机三炸淮安城的滔天罪行 / 林总 薛克刚

日机三炸淮安城的滔天罪行 / 林总 薛克刚

一九三八年初夏,日机不断沿运河线向宿迁,泗阳、淮阴、淮安等地进行侦察、骚扰。其时淮阴、淮安等地,已设立防空哨,并实施夜间灯火管制。当日机飞临淮城上空时,防空哨立即发出紧急警报。

这年农历四月二十四日上午十时左右,日机三架窜至淮安城上空低飞盘旋。那时淮城南门外,市面很繁荣,从清晨至中午,人山人海,熙熙攘攘,以至日机来临尚未发觉。加之老百姓没有经受过空袭的危害,又缺乏防空知识,因而有些人听到了警报也不介意,甚至聚集街头举目观望。突然,其中一架日机忽然俯冲下来,发出一阵剌耳的哨音,接着轰隆一声巨响,只见南门城楼笼罩在一片浓烈的烟雾中。顿时,人们惊惶失措,街上秩序大乱。没一会,烟雾渐渐散去,一座雄借壮观的南门城楼,中间部份倾塌了,变成了一个“凹”字形,两根梁柱被炸飞到城下,砸死一人,砸伤二人,还砸死了一头毛驴。所幸拱形城门洞建筑坚固,躲在洞里的二、三百人幸免于难。

就在这次轰炸的第二天——农历四月二十五日上午九时许,防空哨刚刚发出空袭警报,十二架日机已飞临淮城上空,嗡嗡的飞机马达声非常沉重,绕城低飞之后,就发出一阵尖锐剌耳的怪声,紧接着,无数颗罪恶的炸弹倾泻下来。顿时,地面腾起一道道浓黑的烟柱,城东南大片地区烈焰冲天,烟雾翻滚。日机投弹后即向东北方向逸去。

这是一次毁灭性的轰炸,从南门口至镇淮楼,一条好端端的南门大街顿时变成了高低不平的瓦砾场。瓦砾堆里不时发现一具具尸体,有的只是露出一颗人头,五官难辨;有的仅现出一段身躯,血肉模糊;有时脚下会突然踩到一团沾着血肉的头发……在西门大街许宅的北面,一个炸弹坑竟有两丈多深,坑口直径足有丈余,一个十几岁的儿童被埋在坑里,仅露出一个小脑袋和一条胳膊,一只小拳头还紧紧握着,惨不忍睹。死伤最多的是体育场的一个防空洞。洞深一丈左右,长五、六丈,宽两丈多,洞面铺有碗口粗的杉木,杉木上覆有一丈多高的土层,这是当时淮城最坚固的一个防空洞,可容纳二、三百人。由于日机来得突然,投弹时,洞内仅躲入一百来人。一颗重磅炸弹落在洞边,弹坑足有三丈多深。炸弹虽未掷中洞顶,但躲在洞内的人却全部被震死。事后从洞里抬出的遇难者尸体,浑身泥土,面容漆黑。死难家属只能从衣着和体形上去分辨、认领,号啕痛哭之声,惨不忍闻。这次鬼子轰炸,毁坏我民房九百多间,炸死炸伤我无辜百姓三百余人。

经受了上述两次的空袭以后,淮城居民普遍提高了警惕性。从此,每天早出晩归,出城躲避(那时日军还没有进行夜袭)。如此二十多天,日机未来骚扰,居民的紧张情绪又渐渐缓和下来,有些人虽仍一早出城,但往往下午提前返城了。

农历五月十八日下午五时左右,防空哨未及发出警报,六架日机突然从东北方向窜入淮城上空,也未低飞盘旋,当居民听到机声时,炸弹已接连落下。爆炸声震得地面颤动,城东一带地区烟柱腾空。日机投弹后,依然向东北方向逸去。

这次,日机又轰炸了体育场,一颗炸弹落在防空洞旁边,弹坑一丈多深。居民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故洞内空无一人。体育场东首大沟巷头,一家理发店被炸毁,一位姓李的理发师被炸得身首异处,血肉模糊。金华寺巷金汤浴室的北边,也落下一颗重磅炸弹,弹坑三丈多深,一小时后,坑底渗满积水。金华寺巷南边的百善巷、锅铁巷、缪家巷都遭到轰炸,死伤人数好几十。缪家巷有一户姓林的人家,院子里有个防空洞,青年学生林宝昌躲在洞里,一颗炸弹落在洞顶上,尘土夹着弹片四溅,林宝昌彼掀到半空,掀过街道,尸体最后落在锅铁巷中段。

这次,日机还在城东南面的三角桥(今楼东居民点)掷下大量的燃烧弹。当时那里都是菜地,地僻人稀,只有几十间零散草屋。草屋被弹片击中起火,日机竟对从屋里奔逃出来的老百姓,用机枪猛烈扫射,菜地里遍地尸体,有的被害者半边身躯满是枪眼,血肉模糊,十分悲惨。而那些草屋,直到黄昏时分仍然余烬未熄。

日机这次为什么突然袭击,掷下这么多炸弹,目标又在城东一带呢?事后得知,这天下午,国民党三十三师师长贾韫山同一些高级军官,正在金汤浴室对门的一家著名菜馆“万来园”召开军事会议,鬼子得到情报后,即从连云港出动六架轰炸机侵入淮城上空,在城东一带狂轰滥炸,杀害我同胞,烧毁我民房,给淮城居民带来了一次深重的灾难。

当年,日本军国主义的空中强盗所犯下的滔天罪行,中国人民是永远不会忘怀的!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