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甸镇商会向县保安团捐赠棉衣裤的内幕 / 王健夫

曹甸镇商会向县保安团捐赠棉衣裤的内幕 / 王健夫

国民党淮安县长黄相忱于1940年下半年,为了把保安团扩充为保安旅,县政府的预算,不得不在田赋征额上增加收入,以应付庞大的军费支出。扩充保安旅,是当时的陆军第一一七师师长顾锡九(驻曹旬镇)授意办理的。但本县地方士绅,不明原委,认为“七·七”芦沟桥事变日寇发动全面侵华战争以来,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大片国土沦为敌区。头年2月中旬,淮阴、淮安县城又相继沦陷,故对扩充保安旅一事,颇有微词,认为正规的陆军,对日寇尚无法抗拒,扩充地方武力,徒然劳民伤财,于抗战无益。黄相忱对于这些情况已有所了解,故在召开“县政会议”以前,委托县党部书记长朱天明,向地方部分士绅先做疏通工作,以便在会上讨论明年度地方预算时,可以顺利通过。

哪知,十一月上旬召开“县政会议”时,其他出席人员,对预算内所列增加田赋赋额一节,都没有发表意见,唯独曹甸镇的大地主郝书巢和另一个淮安北乡的“土皇帝”刘镇卿在会场上侃侃而谈,表示不赞成增加田赋赋额。理由是目前人民的负担已不算轻,倘再增加赋额,无异于政府逼着穷苦人民出外逃亡。发言时,神态异常严肃。黄相忱为了缓和气氛,宣布暂时休会,关于地方收支预算问题,留待下一次会议讨论,就此延宕了下来。

会后,黄相忱把开会情况,立即用电话向顾锡九报告,顾邀他到曹甸去当面商谈,采取什么措施来解决这个难题。过不几天,刘镇卿突然在曹甸镇遭到公开绑架,被人杀害。

十二月上旬,第七区区长郝沄清(也是曹甸镇郝姓家族人,但和郝书巢不属一支)向淮安县政府递了一个呈文,陈述曹甸大绅士郝书巢不遵守政府法令,私自吸食鸦片,所以影响曹甸镇以及附近各乡的禁毒运动,请求政府采取有力措施,以利推行禁政。黄相忱就在原呈文上批“着警察中队长陈统乾到曹甸镇将郝书巢传唤来府,交县立医院化验小便,以明真相。”陈统乾会同侦缉队长徐兆荣于翌日上午,到曹甸镇把郝书巢“传唤”到了县政府所在地金吾庄交警察中队部看管,同时通知县立医院院长郑三熙偕同医生,到中队部化验郝书巢小便。

郝书巢确是一个吸食鸦片多年的“老枪”,小便里当然含有鸦片毒液。经过化验,铁证如山,岂能抵赖。

那时,江苏省第七区行政督察专员王光夏(殿华),素性好杀,对吸食鸦片的人,一经抓获,即无幸免。黄相忱又派人在曹甸镇散布谣言,说郝书巢验明有毒后,要把他送专员公署去法办。这一来,郝书巢的家属就急得象没头苍蝇,到处想办法寻人说情,向县政府疏通,要求把郝书巢交保释放等候传讯。

黄相忱看管郝书巢的动机,是要警告他不要反对政府的所有措施,并不是真的禁止他吸食鸦片。后来,经过曹甸镇的另一个大绅士郝绩甫(县救济院长)出来打圆场,黄相忱告诉他,县政府原来打算在预算通过后,准备替保安团士兵添制一千套棉衣裤御寒,现在预算被阻挠,今年保安团士兵的棉衣裤就没有办法添置了。郝绩甫是一个老于世故的人,他听出黄相忱的话中有话,就回答道:“保安团士兵,是保卫地方的武装,今年冬天的棉衣裤,由我负责向曹甸镇的各商店劝说,筹款置办,县长可以放心。”黄相忱含笑不答。过了几天,曹甸镇商会就送来一个呈文,表示慰劳保安团士兵,捐送棉衣裤二千套(那时一套棉衣裤需工料费四元五角),请县政府于一个星期后,派员到曹甸镇商会验收。郝书巢在棉衣裤验收后,也就恢复了自由,过不几天,他就离开曹甸镇,跑到上海去做寓公了。

据说,这笔棉衣裤的钱,曹甸镇商会向各商店摊派了一半,另一半由郝姓家族中人共同筹集,这就避免了郝书巢因吸食鸦片而被解押到七区专员王光夏那里,有可能送掉一条性命的危险。

1987年7月写于南京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