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勤及其部属撤离淮安时的秘闻 / 王健夫

韩德勤及其部属撤离淮安时的秘闻 / 王健夫

1943年2月14日,日寇向苏北发动春季“大扫荡”,困守在淮安东南乡百里范围的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韩德勤、秘书长马汉波(镇邦,淮安西乡人)、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部参谋长吕汉劲等,在独立第六旅十八团团长苏祖武率领的部队护卫下,匆匆忙忙从蒋桥出发,沿着由第一一七师三四九旅旅长余世梅派兵驻守的陈河、小施河、杨桥、蚂蚁甸等地方,安全地到达了蚂蚁甸西边的一座大庙里。淮安县县长黄相忱已先期到达蚂蚁甸,密派其襟兄马春生(原名马伯扬,河南人,曾任国民党淮安县游击支队长)与驻在平桥的伪保安队队长花采芝取得联系(花与国民党方面早有联络),由花给马春生伪保安队臂章数十枚,帽徽若干枚,将马春生所带的士兵,一律伪装成伪保安队队员,在蚂蚁甸至平桥这一段二十余华里距离内担任警戒,因此韩德勤等在这座大庙内,能够得到一个喘息的机会。

2月21日左右,日寇的军事行动才告结束,韩、马、吕等人为缩小目标,没有随同部队行动。事前,由黄相忱派运河西岸的第八区区长林文科(又名林甲三)与伪保安队队长花采芝及河西戴家湾的日伪维持会会长商量,说有几位从淮东乡逃出来的商人,要经过运河西岸到安徽宿县固镇去做生意。韩、马、吕等就在这样的安排之下,并乘日寇防范空隙之际,由林文科陪同,越过运河线到达湖心寺,然后转赴安徽固镇直奔阜阳。

省政府的其余重要人员,如民政厅厅长王公玙、建设厅厅长成静生、财政厅主任秘书赵嘏卿、鲁苏战区副总部经理处处长吴开远、粮食管理处副处长刘百荣等一伙人,没有随同韩德勤一起撤离。他们是沿着蒋桥到花尖子、固津、金吾庄、曹甸、塔儿头、张桥,跟着第八十九军军长顾锡九率领的部队,从泾河镇越过运河线,然后沿着洪泽湖大堤到蒋坝,经天长、六合跑到津浦线以西去了。

顾锡九为什么在泾河能够安全地越过运河线呢?原来,这块地区,南到淮安县平桥镇,仍归日寇华北派遣军驻徐州的师团司令部管辖;宝应县城以南,归日寇华中派遣军驻扬州的联队司令部管辖。运河线上北起平桥镇,南至宝应县的八浅,形成一段真空地带。顾锡九在八浅以北的黄浦,平桥以南的泾河派驻了军队,泾河就成了一个安全的渡口。加之驻在宝应城内的伪军第二十八师师长潘干丞以前是第一一七师的参谋长,投敌后一直和韩德勤、顾锡九等人暗中往来。日寇发动春季“大扫荡”,潘干丞得讯后,便立即通知韩德勤。因潘知道日寇将兵分两路,一路从兴化出发,配合伪军第二十二师(师长刘相图)由绿草荡方向包围韩德勤驻守在蒋桥、安丰、曹甸等地的主力;另一路从淮阴、淮安出发,直奔车桥、泾口、宥城等地。潘为了讨好韩德勤,替自己将来留一条出路,所以当扬州日寇从高邮转到兴化的时候,他所辖的伪军第一○九团(团长李影森,以前是第一一七师七一团二营营长)从望直港向北移动,这也就是告诉顾锡九:你们可以从曹甸向西撤退了。到2月16日,顾锡九的部队已完全越过了泾河渡口。这时,潘干丞才从高邮把伪军第一一○团(团长夏铄武,以前是第一一七师独立团团长)调来,沿着运河线从宝应县城慢吞吞地进入八浅、黄浦、泾河、七涵洞等据点。

黄相忱和夏铄武,是江苏睢宁县同乡,两人过去在第一一七师共过事。黄相忱潜伏在平桥东边的大庙里,听说夏铄武的伪军第一一○团已到七涵洞,便派他的襟兄马春生拿着韩德勤临走时吩咐马汉波写的:“奉楚公(韩德勤字楚箴——编者)谕,着即派干员一名,前往宝应向干丞兄要一个番号,掩护淮安县保安部队在原地活动”(署名“陈翰青”,即马汉波的化名)的手令,去见夏铄武。夏铄武便带着马春生到了宝应城。第二天,马春生即改名“马志清”,并带着潘干丞签发的伪军第二十八师独立第三团团长的委任状回到平桥。马春生将自己部队佩带的伪保安队臂章摘下来,换上了独立第三团的臂章、符号,于当晚十时离开平桥、蚂蚁甸,移到“三坝”去驻防了。

黄相忱隐匿在“马志清”的伪军团部里,这是一个半公开的秘密。因为马春生率领的士兵,都是国民党淮安县游击支队的人马,谁不认识“黄县长”呢!

黄相忧为什么还要留在三坝呢?原来日寇开始“扫荡”前,淮安县境内的蚂蚁甸、杨桥、成灌庄、小施河、太仓、固津等处,都有公粮仓库,储存着很多的粮食。日寇“扫荡”告一段落后,仅在车桥、曹甸、安丰等处派有日军驻守,其他小集镇没有常驻的日军。黄相忱就趁这个空隙,派原田赋征收主任陈汝勋(字幼斋,淮安人)和屠宰税征收主任章荣百,率领一部分人分赴各仓库,通知当地乡、保长,强令农民群众把集中在仓库里的粮食,分散存放到各自家中。农民缺粮食的,可以缴付现金当场购买。陈、章两人经过四、五个夜晚的分头行动,共卖出了粮食四、五万斤,收到价款二十几万元(内有一部分是汪伪政权发行的货币——“储备券”)。

黄相忱匿居在三坝的消息传出后,凡是和他熟识的人,都到三坝来找他,他也不拒绝接见。于是,原国民党军政人员未逃出淮东乡的,也都来找他。这些人都借用伪独立第三团团长“马志清”签发的证明书,有的通过日伪军封锁线,逃到安徽去找韩德勤或顾锡九,有的通过沦陷区回到自己的老家去了。

国民党江苏省党部苏北办事处书记长牛践初(淮安北乡人)也到三坝来找黄相忱。原来,牛践初的外甥女已和黄相忱的胞弟黄佑权订了秦晋之好,特意来完成合卺之喜的。黄相忱当然喜出望外,就在三月十二日办起喜筵来了。哪知这消息被宝应城里宪兵队的密探包××知道了(包原是黄相忱的勤务兵,原名徐云山,浑名叫“小罐子”,后化名包××投敌,充当宪兵队密探),他带着日本宪兵到三坝来搜捕黄相忱等人。幸亏三坝的乡、保、甲长事先得知这一情报,立即跑到伪独立第三团团部来报告,黄相忱、牛践初及黄佑权夫妇,才得以幸免。“马志清”的伪军独立第三团,也就因此被潘干丞宣布解散了。

1987年7月写于南京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