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击日伪军的一次战斗 / 徐志高

痛击日伪军的一次战斗 / 徐志高

一九四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旧历八月初二日)上午,晴空万里,秋高气爽,淮安北乡宋集一带边区人民,有的在原野里耕田耖翻,有的在门前积肥造肥,还有的运草堆草;三五成伙的青少年在沟坡、坟坡割草、放牧。不时呼着抗日小调;学校里琅琅的读书声,回旋在村落的空间。然而不一会儿,这幽闲安定的环境,却突然被笼罩上了一层十分紧张、十分残暴的气氛:一群日本侵略军率领二百多个伪军,携带机枪数挺、掷弹筒二门,从涟水城窜出,蹑手蹑足,经过严码、董庄等地,忽然到后营,到处抢掠。一时鸡飞狗走,神鬼不宁。我淮安总队闻讯赶到,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历时四个小时,终于把这批恶魔打得抱头鼠窜而逃,保卫了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一)

上午十时许,一批身着便衣的敌人,沿途一枪未放,突然进了后营。后营村的干部和联防队尚不知道。指导员朱广正同志向村外转移时,被敌人发现,七八个伪军一边紧追射击,一边狂叫:“不要跑、缴械……”但是,朱广正同志还是奋不顾身地冲出村外,下了战壕。他占据有利地形后,奋勇地向敌人反击。一批敌人渐渐接近战壕,企图包围他。经过一场激战,终因寡不敌众,朱广正不得不忍痛撤出。

十时半左右,我淮安总队第一、第二两个连的部队,在总队副政委于辉同志的率领下,从钦工镇东南的夏庄飞速赶到,很快占领了后营村中间的东西沟和洼地,并立即投入战斗。后营村是一个东西长达二里的大庄子,西头前后五层,中间四层,东头两层。敌人战线拉得太长,一怕被我军分批围歼,二怕过于分散,不便抵抗,致遭全军覆没。因此,当我军的枪声打响以后,淮涟路以西的敌人,全部缩到路东(淮涟路原从后营村中间南北贯通的),同时组织火力,向我军反击。半小时后,有一百多个伪军在日本鬼子的驱赶下,凭借掷弹筒、机枪的掩护,端着枪,弯腰驼背,从一条南北暗沟向我二连阵地扑来。当敌人距离我阵地约有一百五十米左右爬上开阔地面时,我二连连长李希胜同志一声喊“打”,全连立即射击。子弹如飞蝗一般投向敌人,敌人立即缩回。十几分钟后,敌人组织第二次冲锋,又被打了回去。三排战士在排长翟大本同志率领下,打得尤为出色。当敌人距离阵地还有几十米的时候,他们首先扔出一排手榴弹。在弥漫的硝烟掩护下,几十个勇士一跃跳出壕沟,端着明幌幌的刺刀,冲向敌群。这些魔鬼见状,吓破了胆,稍经接触,就拖着死伤的伙伴掉头拼命地向宋庄(后营村里一个小庄子)溃逃,企图利用民房、猪圈负隅顽抗。这时,我一、二两排战士也向敌人发起冲锋。敌人一边勉强应战,一边向后一排小庄逃遁,并缩小他们阵势范围。在二连阵地上,敌人冲锋,我军反冲锋,展开了一场鏖战,敌死伤五、六人,我军无一伤亡。

我一连部队跃进到金庄后的大沟里,从东、南两个方向猛烈地袭击敌人,一排准备迂迴到庄后,切断敌人的归路。开始时还顺利,后来因地形开阔,敌人的掷弹筒、机枪不断射击,一排前进受阻,不得不暂时退回壕沟。半小时后,为了更有效地打击敌人,一连连长马少屏同志要各排派出一个班,在两个班的掩护下,匍匐前进。后营东头,有前后两层庄子。我军进入两层庄子之间的圩沟和战壕,敌人看到没有后退余地,既急且怕,十分惊慌。隐蔽在屋后的鬼子小队长,手举东洋刀,哇哇直叫,命令鬼子和伪军拼命抵抗。由于敌人的火力很猛,我前进的同志被迫停留在原地,用卧射的方法还击敌人。敌人的火力稍稍减弱时,我军立即继续前进,但是速度很慢。在我部队离敌五六十米时,有一股敌人在机枪掩护下,端着枪,恶狠狠地冲来。说时迟,那时快,敌人前进没有几步,只听我们的机枪“咯咯咯”一梭子,撂到好几个亡命之徒,余者也象兔子的灰孙子一般,迅速退到屋后,一边慌乱地向我军反击,一边准备夺路逃跑。

(二)

总队于副政委觉察到敌人企图逃跑的动向,立即命令部队向敌人全面出击,尽快地全部或者大部歼灭这股敌人。一连、二连相继响起冲锋号声,战士们“哗哗”上起刺刀。一连长马少屏首先跃出壕沟,举起驳壳枪,高声命令道:“同志们!冲呀!”全连的勇士一跃飞出壕沟,好似猛虎一般,冲向敌人,与敌短兵相接,展开白刃战。这时,战场上的手榴弹爆炸声,刀枪碰击声,我方战士喊杀声,敌人嚎叫声,混杂在一起。尤其是一排的同志们,越杀越勇,逼得敌人步步后退,在慌张的应战中,纷纷躲进屋内或屋后。敌人逃得快,我军追得紧,一把把闪烁的刺刀,紧紧跟在敌人后面,眼看就要彻底消灭这伙害人虫。

在一连出击的同时,我二连的勇士们,在连长李希胜同志率领下,从学校两边的壕沟里,一跃冲进后营中部的孙庄,从淮涟路向北转东包剿敌人。敌人更感惊恐,机枪、步枪射个不停,掷弹筒不断轰鸣,企图阻止我二连前进。虽然有鬼子压阵,但是,大部份伪军,怕在我军刀枪下丧命,纷纷携带抢来的粮、物、牲畜,迅速向东转移。我二连同志一面追击,一面向敌人喊话:“缴枪不杀,优待俘虏”。

一连长马少屏同志看到敌人已向小芦庄方向逃跑,便命令部队继续向庄后迂迴,切断敌人的归路。部队前进时,又遇到敌人机枪阻击。为了夺取彻底胜利,这些勇士们在地土连滚带爬地向目的地跃进。敌我距离越来越近,战斗十分激烈。我一名战士对付三个敌人,两个被我战士刺倒,一个跑掉。但是这个战士又被另外的敌人枪弹击中,应声倒下。有个日本兵,已为我两个战士抓住,正准备捆绑,不料又有三个鬼子冲上来拼搏,使这个被俘的敌人得以挣脱。一连长马少屏同志看到敌人机枪装梭,立即率领几个战士高呼:“夺敌人机枪!”一个战士向敌机枪处扔了一颗手榴弹,大家卧倒准备乘烟幕冲上去。敌机枪手看到手榴弹摔到他们身边,连滚带爬,逃到民房后檐躲避。但是,这颗手榴弹迟迟未响。马连长急坏了,他说:“不要等,快去夺”。说完,一跃冲向机枪。离敌机枪三四米的时候,隐蔽在屋后的敌人对他们猛烈射击,马连长和其他两个同志中弹倒下。战士背着马连长准备撤出战斗,马连长忍着剧烈的疼痛,高声对战士们说:

“不要管我,快夺机枪!”但是,由于伤势太重,几分钟后,他停止了呼吸,为民族解放事业献出了年轻而宝贵的生命。为了把马连长遗体和其他伤员撤下来,我军的攻击有了间歇,敌人得到喘息的机会,突破了我军围歼的缺口。当我军重新攻击时,敌人一面拼命反击,一面陆续突围逃跑。我军虽然猛烈追击,敌人象野狗一般连头也不回,一溜烟地向涟水城逃遁。这时我三连部队虽赶到,但已失去全歼这股穷寇的良机,令人十分遗憾。

战斗结束后,于辉同志肃立在马少屏同志遗体前,静默致哀,含泪低声地说:“马少屏同志,你是祖国的好男儿,是我军的好战士,安息吧!”

这次战斗,共击毙日本侵略军四名,打伤五名,击毙伪军六名,打伤尉官以下十五名。敌人抢去的粮食、衣物、牲畜等全部被夺了回来,当即通知群众认领回家,群众十分感激。这次战斗,在人数上敌我相等,在枪弹方面,敌优我劣。然而,我军敢于拼搏,虽未全歼来犯之敌,但己充分表现出我中华男儿抗日救国的英勇气概。涟城之敌,经过这次痛击后,也有所顾忌,很长时间不敢轻易地来我宋集地区抢掠和骚扰。

连长马少屏和战士赵荣南、尹克雨等同志为国捐躯,他们的精神永远活在后营人民的心中!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