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德勤李明扬相互矛盾的前后因果 / 王健夫

韩德勤李明扬相互矛盾的前后因果 / 王健夫

韩德勤是江苏省泗阳县人。他在保定军校求学时,和顾祝同(江苏省涟水县人)既同学又是苏北同乡,所以他俩之间的关系很亲密。顾祝同在北伐战争期间,很得蒋介石的信任,历任师、军长等要职。1931年,蒋介石对江西红军发动第三次围剿时,顾祝同被任命为“北路军预备军总指挥”。斯时,韩德勤由顾祝同推荐,被蒋介石任命为“陆军第五十二师师长”。讵知,1932年春,韩德勤在江西永修县境内行军途中,突然遭到红军的袭击,本人被俘,全军涣散。从此,韩德勤就不被蒋介石重用。

1937年“八•一三”淞沪战争爆发后,蒋介石为了控制长江两岸的军事局势,将文人主政的江苏省政府(当时陈果夫为江苏省政府主席)予以改组,委派顾祝同为江苏省政府主席,当时顾祝同在江西上饶,担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未能亲来江苏履任,遂派韩德勤为江苏省政府民政厅长兼代主席职务,到镇江来接收江苏省政府工作。

韩德勤在镇江,省主席的交椅还没有坐定,日军已沿着长江和沪宁铁路线,分水陆两路向南进逼。江苏省政府不得不撤离镇江,向苏北内迁。

韩德勤于1937年10月先将省府迁到扬州,后来南京沦陷,扬州也受到敌人的威胁,于是又迁到淮阴。

这时,韩德勤统率的部队,只有江苏省六个保安团(原来有十个保安团,1937年10月奉统帅部命令,把保安第五、六、八、十等四个团拨归陆军第八十七师,改编成国防军)和省政府的警卫大队。各县县政府(苏北未沦陷的县份)还没有保安大队和自卫大队等武装力量。为了保住苏北这块根据地,不久韩德勤又把陇海沿线各县的地方部队,改编成保安第五、六、八、十等四个团,补足保安团原有建制。1938年1月,顾祝同呈请国防部将江苏省原有的保安团及省府警卫大队,改编为国防军,隶属第二十四集团军指挥(该集团军总司令由顾祝同兼任,韩德勤为副总司令)。韩德勤奉命后,即将保安第一、二、七、八等四个团编成一个师,番号为“陆军第一一七师”;保安第三、四、五、六等四个团编成一个师,番号为“陆军第三十三师”;其余保安第九、十两个团和省政府警卫大队合并编成一个独立旅,番号为“独立第六旅”。以上各部队,统归陆军第八十九军指挥(由韩德勤兼八十九军军长,李守维为副军长)。

韩德勤刚把部队整编完毕,1938年5月徐州沦陷,邻近的丰、沛、萧、砀、铜、睢、邳各县相继成了日寇觊觎的目标。韩德勤坐在淮阴城内,感到无力援助,到1938年底,这些县城亦陆续落入敌手。

韩德勤统率的陆军第八十九军,只能分布在淮阴县附近的淮安、宝应、盐城、阜宁等地,其他较远的东台、兴化、高邮等县,均由各县地方部队驻守。沿长江北岸的南通、如皋、靖江和南岸江阴等处,均由韩德勤委派的县长或专员,罗致地方上的民间武力组成保安旅(例如,南通区专员兼县长张星柄为保安第三旅旅长,如皋县县长何克谦为为保安第四旅旅长,江阴县县长薛承忠为保安第一旅旅长,靖江县县长张少华为保安第九旅旅长),负责维持地方秩序。

这时,长江北岸的泰州城,是当时苏北南来北往的唯一交通要道,由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委派的“苏鲁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李明扬驻在那里。李明扬是江苏省铜山县人,辛亥革命时曾追随江西都督李烈钧参加过湖口起义;北伐战争期间,曾被蒋介石委派为“江浙皖前线先遣军”司令;1927年4月,国民党政府定都南京后,被当时江苏省政府主席钮永建委派为保安处处长。后来,陈果夫接任江苏省政府主席,李明扬被排挤,一直在上海做寓公。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李宗仁在徐州号召全面动员,把苏皖两省的军界耆宿,都罗致到他的第五战区司令部,帮助他组织地方武装,加强抗日力量。因为李明扬是铜山县人,对徐州附近各县情况非常熟悉,李宗仁对他很器重。这时,原在徐州担任江苏省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的邵汉元因是张学良向南京政府保举的人,“西安事变”后被摒弃,所以李宗仁便推荐李明扬为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蒋介石满口答应。徐州沦陷后,李宗仁觉得李明扬在江苏境内还可以起一些作用,所以委派他为“苏鲁皖边区游击总指挥”,指定他到泰州一带活动。

那时,江苏省政府还在第五战区司令长官管辖范围之内,韩德勤对此也无法提出意见,但总觉得卧榻之旁,岂能容得他人在那里安睡?所以对李明扬到泰州后,在附近的泰兴、江都等地招兵买马,扩充游击队伍,心中总感到有些不是味儿。

陆军第八十九军副军长李守维,在1927年李明扬任保安处处长时,曾担任第一团团长。有一次,保安第一团到江南溧阳去剿土匪,李守维没有随同部队出发,结果部队在溧阳反而遭到土匪的袭击,损失很大。李明扬要惩办李守维。后来李守维凭着他是黄埔军校毕业的学生,挽同学曹滂(保安第二团团长)向李明扬说了情,才免了处分。但李守维对李明扬心中还是存有芥蒂,现在眼看李明扬又在他们的势力范围内扩充队伍,心中也不无嫉忌。

韩德勤在李守维的挑拨下,对李明扬更感到有些不放心。因为韩德勤在江西永修被红军俘获后是怎样释放出来的,李明扬是一清二楚的,所以李对韩的态度也不是很尊重的。双方互相猜忌,感情上的隔膜愈积愈深。李明扬在运河西一带成立游击队,韩德勤也派人在那里组织自卫队。为了抢夺民间枪枝,时常发生冲突,甚至相互斗殴。

1939年2月,日寇侵占淮阴,韩德勤率部仓皇南下,到达泰州后,李明扬乘机逼迫韩德勤拿出武器、弹药和装备,补充他自己的队伍,并威胁韩不能久驻泰州,否则,会引起扬州日军向泰州进攻。到了1940年5月兴化形势紧张,韩德勤只好把省政府和鲁苏战区副总部转移到东台县的西溪镇。这样,韩、李两人的隔阂更加深了一步。

1939年10月,新四军由江南出发,北渡长江,在靖江、泰兴两县与保安第一旅薛承忠及保安第四旅何克谦两部发生了磨擦。韩德勤命令李明扬出兵相助,李非但不出兵,反而乘机把保安第二旅的防地姜埝(第二旅旅长张翼奉命赴如皋增援)夺了过去。这样,更引起了韩德勤的怀恨。

韩德勤自退守苏北以来,一直把在苏北里下河各地搜括来的粮食和棉花,经过绿草荡的水运和范公堤的陆运,汇集到黄桥转运到新港、张王港,向南通、上海销售。现在,黄桥这一重要交通枢纽,忽然被新四军控制,韩德勤赖以生存的经济命脉将被切断。因此,韩无论如何一定要把黄桥夺回来。李守维为了在韩德勤面前显示出他的能耐,也竭力怂恿韩派重兵去收复这个重镇。哪知,李守维的部队才到达八尺沟,就遭到了新四军的突然袭击,弄得李守维慌慌忙忙逃出重围,溺死在八尺沟里。黄桥战役,使韩德勤又吃了个大败仗。

黄桥战事结束后,韩德勤因为李明扬在紧要关头,袖手旁观,所以恨之入骨。1940年底第五战区司令长官部西撤,“苏鲁皖边区游击总指挥部”划归“鲁苏战区副总司令部”指挥,韩德勤乘机把李明扬的军需处长撤换,改派他鲁苏战区副总部的经理处处长吴开远兼任。这样,李明扬部队的经济命脉便掌握在韩德勤的手中了。

李明扬对于这样的措施,因为碍于上级命令,不便提出异议。但他的部属李长江、颜秀五、陈才福等对韩这种做法,很是不满。他们便暗中与驻在扬州的汪伪军事特派员熊育衡联系,于1941年3月,宣告投靠汪伪政权,成立伪第一集团军司令部,由李长江任司令。这样就严重地增加了对困守在兴化城内的韩德勤的威胁,因而促使韩、李两人的矛盾进一步的加剧。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