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来(诗) / 赵恺

周恩来(诗) / 赵恺

对于逝者
历史采用三种方式:
遗忘,
仇恨,
或者是思念绵绵无绝期。
右手平贴胸前,
左手静垂一侧;
他的形象
是一座诗碑的形象。
诗国尊崇诗碑,象尊崇一掬泥土,
象尊崇一颗种子,
象尊崇一株禾稼。
我们把他的名字
和稻谷联在一起。
伤于缅怀,
缄于呼唤:
真正的痛苦不属于语言,
它刻于骨而铭于心。
我们孩子的启蒙是:
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之后,
伴随着他的名字。
他的名字,
是故乡的《静夜思》。
萌于春,
敛于冬:
他的一生,
是拔节的一生。
生于南方,
长于北方:
—尊根系,
具有刚柔双重秉赋。
滴滴心血,
孕作谷穂,
他的履历,
是一部《稻谷史》。
轻风过处,
叶片婆娑,
田野的声响,
是无改的乡音。
我们熟悉他的乡音,
我们企盼他的乡音,
我们谛听他的乡音,
我们珍爱他的乡音:
从一声婴儿的啼哭,
到一尊雷霆的轰鸣,
最细微的声响,

最雄健的声响,都牵动乡音。
故乡的小巷依旧,
夏走烈日,
冬走雪,
寒来署往,
轻轻走着他的乡音。
树还是他种的树,
以年轮作为象形文字,
树在心里书写离情。
春天举起一千片手掌,
一千片手掌召唤游子。
秋天垂下一千片手掌,
一千片手掌计算归期。
举一百次,
垂一百次,
第七十八次,
竟成漫天纸钱。
水井还是他的水井,
绠迹还是他的绠迹。
不敢汲水:
提不动,
深深思绪。
书桌犹在,
笔砚犹在。
吟诵绕梁,
生生不息:
大江歌罢掉头东,
邃密群科济世穷。
面壁十年图破璧,
难酬蹈海亦英雄。
人可破壁,
歌敢蹈海。
磔磔诗碑拔地而起:
哦哦,酒酹滔滔,
哦哦,大江东去……
一生作了太多的事情,
一生又只作了两件事情:
战争与和平。
战争是折断臂勝的战争,
和平是补缀衣衫的和平。
两件事情一个主题:
播—爱—在—人—境—!
俗话说
只有老死的人,
没有累死的人。
他,
却是一位累死的老人。
穿过风雨,
穿过雷电,
一株稻谷长成一棵树。
一颗大树,
却轰然倒下了。
一片干净的树叶,
胜过一切污秽的手;
一棵倒下的树,
高过一切卑微的苟活!
不乏一个人为一个国家恸哭,
绝少一个国家为一个人流泪。
祖国之旗和世界之旗都不堪重负,
它们相互搀扶、
举步维艰地驻足在感情的半坡上。
对于爱,
人民行使人民的权利
——记忆。
一月白花簇拥诗碑,
诗之海洋托举诗碑。
诗碑,
人之碑,
人格之碑。

1997.10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wrin的头像-老淮安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