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寅泼墨戏丁晏 / 王汉义

周寅泼墨戏丁晏 / 王汉义

话说清朝道光年间,淮安楚州南门外有一位大名鼎鼎的书法家,姓周名寅,字木斋。此人出身穷苦,品格清高,一不求取功名富贵,二不仰攀富府豪绅。凡是平民百姓求他题写对联,他不但有求必应,而且不取分文。若是豪门权贵请他挥毫题字,就是奉上纹银百两,那也是难上加难。

有一年,城内举人丁晏邀约全城绅士共同捐款集资,重修淮安四门城楼。第二年秋天,眼看工程就要结束,可四门城楼上的匾额大字,却还无人题写。虽说举人出身的丁晏也擅长书法,但却只能书写斗方小字,至于匾额上的巨幅大字,那就写不好了。怎么办?众绅士都劝丁晏说:“您老何不请周寅为之一书呢?”丁晏心想,周木斋虽是名笔,乃是一个在野书生,我怎能低三下四去请他?可是不请周木斋,又没有人能够书写。丁晏一时无法,只好放下架子,亲自登门恭请。再说周木斋,他本想一口回绝,但转念一想,重修淮安四门城楼,乃是造福地方的一件好事,于是便满口应承地说:“丁公有此美意,周某敢不从命。若要我把字写好,必须答应我三个条件。”丁晏问道:“哪三个条件?”周木斋这才不紧不慢地提出:“第一,要用绿呢大轿登门迎接;第二,要摆下筵席由全城绅士轮番敬酒;第三,要丁公亲自为我磨墨……不知尊意如何?”丁晏一听,火冒三丈,心想你小子真是扛着扁担打水——好大的牌子!他本想趁机发作,但想到用人为重,又怕把事情弄僵,也就只好答应下来。第二天清晨,丁晏果然带领全城绅士,由轿夫抬着绿呢大轿,登门恭请周木斋。消息传开,轰动全城,看热闹的从四面八方涌来,把个南门大街挤得水泄不通。轿子抬进府署,少不得寒喧一阵,便摆上丰盛的酒筵,请周木斋坐上座,由众绅士把盏敬酒。真是好不气派!周木斋在酒足饭饱之后,不免豪情满怀,兴致勃勃,便命人备下文房四宝,由丁晏亲自磨墨。只见周木斋手握斗方巨笔,有如飞龙走凤,写下了“瞻岱门”(东门)、“承恩门”(北门)、“迎薰门”(南门)……这时,丁晏和众绅士的目光,紧紧随着周木斋的笔端移动,人人惊叹,个个赞好。当写到最后“庆城门”(西门)的“城”字时,周木斋在“翘脚”处突然停下笔来。只见他飞起左腿就是一脚,将站在前面的丁晏溅得满脸是墨,变成个张飞大黑脸啦!大家再向地上一看,“城”字的“竖勾”成功了。此刻的丁晏,虽说受到戏弄,但又不好当场发作,只好自认晦气,这就是至今还在民间流传的“周木斋泼墨戏丁晏”的故事。

(王汉义)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