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户部尚书金濂 / 刘怀玉

金濂(1392-1454),字宗瀚。其先世北京漷县人①,洪武初年,曾祖父金诚迁居淮安府新城,落籍山阳县。他的祖父叫金德,父名金铭,均为普通百姓。

金濂从小即很聪明,警敏豁达,读书邑庠,博闻强记,经传子史,斖斖②成诵,且有远大抱负。永乐十五年(1417)考中举人,明年连捷进士。授湖广道监察御史,办事认真负责,凛然持风裁③。宣德初,巡按广东,以廉能称著。后改巡按江西、浙江,“贤声载道”。浙江巨盗史庆真活动猖獗,“人莫能制”。开始因为未能捕获,曾受到免职的处分。后来他终于捕获该盗,又复了官。这时他父亲去世了,他按封建礼教回家守制。但是,朝廷看中他的才能,提拔他为陕西按察副使。当时陕西西北部是边境,鞑靼人朵儿只伯经常率兵骚扰,边境不得安宁,战争连年不断,朝廷任命他为巡抚兼督甘绥各郡粮饷。他规划有方,兵食给足。

正统三年(1438),金濂被提拔为佥都御史,参赞宁夏军务。他平常对兵法素有研究,与诸将论兵,指授方略,无不取胜。六年,内调;七年复出镇宁夏,不久,被提拔为右副都御史,仍镇宁夏。金濂在宁夏,善于筹划,政绩突出。宁夏原有五条渠,但当时已淤塞了三条。濂组织民众加以疏浚,使得一千三百多顷荒芜的农田得到灌溉,长上庄稼。当时朝廷号召富民运送粮食到边防,送粮千石以上的即可得到朝廷玺书奖励。金濂上书请求对千石以下者也进行奖励。朝廷接受了他的意见,富民纷纷送粮宁夏,因而边储兵饷很充裕。敌人见金濂知兵善政,闻者心慑,不敢南犯,边境以安。金濂闲暇时便到学宫命诸生讲读经史,且命将校环听,并教以习射演武,寒暑不断。这种亦文亦武的教育,颇适应边境地区的战备需要。正统八年(1443)秋,金濂被召还,升为刑部尚书,并侍皇帝经筵。他在刑部办事刚正,悉心庶狱,推谳疑狱,发无不中,奸慝无所贷。他外严而内恕,从不滥刑。十一年三月,安乡伯张安与弟争禄,皇帝命令逮捕治罪,但三法司与户部互相推诿。因此,言官便上书弹劾金濂、户部尚书王佐、右都御史陈镒,侍郎丁铉、马昂、副都御史丁璇、程富等,皇帝一怒之下,便将这些大臣都下了狱。但是,没过几天就又放出来了,因为本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正统十三年十一月初四,朝廷发京营江浙兵镇压福建邓茂七,命宁阳侯陈懋为征夷将军,总兵官保定伯梁珤④、平江伯陈豫为左右副总兵,都督范雄、董兴为左右参将,以金濂提督军务。军中事无大小,悉听其处置。当大军南下渡淮时,适金母病故,金濂匍伏回家,恸哭祭吊,朝廷不给假,只好随军出征,他走出东仁桥,淮城人分立两旁候他。他望着乡亲们拱手说:“众乡里恕我不能一一登门拜望”。说完便匆匆就道。当他们入闽之前,邓茂七已中流矢身亡,余众拥立他的侄儿邓伯孙为首领,盘踞九龙山。金濂抵闽,以“安辑⑤为心,抚顺为先”,对不听劝抚者则征剿之。当时官兵多年未战,纪律涣散,金濂狠抓整顿,凡有违纪,均严绳以法,军纪立刻整肃。他与将军们设计,以一支伪装成素质差不能作战的队伍出战,引诱敌人出来,然后设伏兵杀入敌人营垒,生擒了邓伯孙。以后又进兵沙县,剪贡州,芟挂口,夷陈山,而尤溪、将乐诸邑,以次攻破,逐一平定了残部。正统十四年,英宗皇帝亲自率兵与蒙古人作战,兵败被执。景帝监国,战事特别紧张,便将金濂召还。当时有些人诬陷攻击金濂,但景帝不予理睬,反而加封金濂为太子宾客,拿双份俸禄。尽管金濂恳求辞掉一俸,景帝却不同意,说:你为国家操劳,作了很大贡献,只恐俸不酬劳,岂可辞此俸禄。当年十一月,改任户部尚书,加封为太子太保,特进光禄大夫。此时任户部右侍郎的正好是淮安同乡沈翼⑥,二人齐心协力为国家理财,更得景帝赏识。由于当时战争不断,财政费用及军粮十分紧张,需要一个很能干的人来管理国家的财务。景帝起用金濂为户部尚书确实是知人善任。金濂统筹规划,准确统计综核,开源节流,向皇帝上了“撙节便宜”十六条意见,俱见采用,因此,国用无乏。大凡当家理财者容易招怨,但他毫无顾忌。金濂说,“今边尘澒洞⑦,兵非食不饱,马非牧不壮,为国任大臣之责,苟有可以安民生、拯时艰者,宁受谤不辞。”结果真的为了国事再次受谤下狱。情况是这样的:景帝即位后,诏免天下租税十分之三。诏书上未指明包括哪些税,因为国用紧张,金濂通知天下有司,但减米麦农税,银布丝帛则照征如故。当时浙东有一大姓输绵绢至京,以其半贿赂权贵江渊,自己千没⑧另一半,金濂抓住此事不放,江便嗾台谏官弹劾金濂,金据理力争。景帝察知有诬,不问。都御史王文素与金有隙,极力攻击。景帝不得已,只好将金下狱,但三天后便释放,只削去宫保加衔,改任工部尚书。吏部尚书何文渊说,理财非濂不可,今“北虏未臣,南夷复閧,所急者军储耳。金濂有经济才,其计度财赋以充边储,非为私也。自古理财之臣多招怨谤,如唐之韩滉、宋之赵开是已。”再三请皇帝复用金濂。三月,复任金濂为户部尚书,四月又复加太子太保宫衔。金濂刚果有才,所至以严办称。平居威重凝肃,而接物愈恭,尤喜汲引士类,人有一善必奖誉之。襟量弘阔,权度精明,博识高才,勤于问学。虽暮年皓首,于经史犹能记忆成诵。著有《诸史会编》一百二十卷。为官近四十年,历仕五朝,精忠伟望,卓然为一代名臣。因操劳过度,晚年患有痰疾。景泰五年(1454)五月二十二日卒于官,享年六十三岁。卒之日,朝野士大夫,及将校、胥吏、兵民商贾,莫不哀恸。皇帝为之辍朝一日,命礼部谕祭,遣官来淮安为其造墓。棺木安葬等费用皆出于上赐。皇帝还追封金濂为“沭阳伯”,赐谥“荣襄”。

金濂逝世以后,山东许某为他写了一篇行状,太子太傅兼东阁大学士高谷为他撰写了神道碑,内阁辅臣户部右侍郎萧鎡为他撰写了传记,均予以很高的评价。说他“任耳目、司风纪、诛豪强、平寇贼、督军饷、整边务、平刑益赋、重儒下士,”无一不合乎古道。与古贤相比,“清介峻厉,有若韦恩谦(唐代西边名臣);振肃纲维,有若狄兼谟(唐狄仁杰族孙,敢于上书言事);宽平公恕,有若季适之(唐刑部尚书);综理周密,有若杜元凯(晋杜预,任度支尚书七年,国家军需充溢,人称“杜武库”,且博学多通)。”据县志记载他的墓地在石塘,即今朱桥镇宝林村。他的神道碑并非安葬时所立,因为撰文者不久即受到贬斥,且内容回避权贵而不详,搁置了三十多年未刻。三十八年后,金濂同僚何文渊的儿子工部尚书何乔新,托淮安知府徐镛,从金濂的孙子那儿找到陈循的文稿,重加校订,并增补其脱略者,寄还金濂家,金家这时才镌刻竖立,此神道碑很高大,前几年曾见卧于宝林村灌溉渠的内侧地上,现已被土掩没。

金濂家落籍新城,但旧城内也有住房,据阮葵生《茶余客话》记载,金濂的故第即在旧城。县志亦载,在旧城南门内中长街曾有为金濂立的三个牌坊:荣禄坊(金之散阶曾为荣禄大夫,正一品,并封赠其父祖三代均正一品)、尚书坊、经宪坊。《茶余客话》还载,明武宗南巡经过淮安,在漕运总督丛兰、总兵官顾仕隆迎接下,戎衣簪花,鼓吹入城,驻跸金濂的府第。他所携带的刘美人(即戏剧《游龙戏凤》中的正德皇帝与李凤姐)住在金宅的后楼,当时的文武百官每天数进鲜花,因此,人称此楼为“刘美人簪花楼”。

主要参考书目:
《明史·金濂传》。
高谷:《尚书金公墓志铭》。
陈循:《太子太保户部尚书封沭阳伯谥荣襄金公濂传》。

注释:
①漷县:漷(kuo),水名,一名新河,在北京通县境内;漷县,村镇名,在通县。
②斖:(wei)勤勉不倦。
③风裁:风度、气派。
④珤:(bao),“宝”的古字。
⑤安辑:安抚。
⑥沈翼:(1392-1457),字克敬,进士,曾任南京刑部主事、户部右侍郎、南京户部尚书。
⑦澒洞:澒(hong),澒洞,绵延,弥漫。
⑧干没:侵吞别人财物。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共1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