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与围棋 / 胡大元

吴承恩与围棋 / 胡大元

吴承恩以神魔小说《西游记》闻名于世,但他是围棋爱好者却鲜为人知。吴承恩生前生活拮据,除著书游历外,更多时间困于场屋,接待“投刺造庐(请谒拜访)、乞言问字者”,每有余暇,总与客手谈对弈。《西游记》中有诗曰:

闲观缥缈白云飞,独坐茅庵掩竹扉。
无事训儿开卷读,有时对客把棋围。

这是他的生活写照。另一首是他晚年的诗作,可资佐证:

夏簟照琅玕(美玉),凉[风思]忽又至。
一枕梦江南,棋声在秋寺。

秋气爽快,正是下棋好时刻,自然顾不得还有什么忧愁烦恼了。这正是棋迷才有的雅致。明朝是我国围棋史上最为兴旺发达的时期,明以前没有任何一个朝代有那么多文人深深厚爱围棋,著名“明四家”唐寅、文徵明、沈周、仇英及徐文长等画家外,王世贞、汤显祖、臧懋循等作家都很喜欢围棋。台阁派显贵李东阳、杨一清、乔宇不仅是棋迷,还是水平甚高的棋手。究其原因,一是围棋到明朝时人们对它认识有所提高,不再认为它是“小数”;二是与明王朝思想禁锢有关,围棋之于八股文不能不说是一种解放,对于文字狱不能不说是一种消极的抵抗。思想解放的吴承恩,自然乐于在可任思维自在纵横的棋秤上放纵被束缚的思想了。他在《西游记》中写道:

棋盘为地子为天,色按阴阳造化全。
下到玄微通变处,笑夸当日烂柯仙。

吴承恩一生棋友很多,其中较为有名的有国手鲍景远和李釜。

吴承恩在《围棋歌赠鲍景远》诗中介绍他与鲍的结识与友谊:海内即今推善弈,温州鲍君居第一。我于二十五年前,已见纵横妙无匹。当时弱冠游淮安,后来踪迹多江南……能棋处处争雄去,一旦遇君皆怅惘……去年我客大江东,鸡鸣寺中欣相逢。四方豪隽会观局,文室之间围再重。

永嘉派国手鲍景远年轻时曾来淮安,吴承恩前去观棋。他对才华横溢的鲍景远甚为欣赏,以后每逢鲍景远于江淮之间弈棋,只要有机会他总要前往观战。吴承恩盛赞他为“棋中师”。

京师派李釜,是晚鲍景远二三十年的又一名国手。他棋风凌厉稳健,遍弈全国,很少对手。因仰慕吴承恩,他曾专程来淮拜访,吴承恩很器重这位后生,允约写了《后围棋歌赠小李》,诗中说道:嗟君此手信绝伦,满堂观者惊犹神。男儿不艺则已矣,艺则须高天下人……诗中对李釜棋艺给了很高评价。他还惋惜地说:“未知与鲍谁雄雌?”吴承恩的前后围棋歌,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运用长诗形式歌颂棋手的,他也因此被人美誉为“棋坛吹鼓手”。吴承恩的棋艺未必有多高,但作为棋迷,他的造诣与修养却是甚高的。从《射阳先生存稿》来看,他一生中写了许多与围棋有关的诗文。《诸史将略》序一文便颇为精采。“克兵家之法,犹弈旨医经,而史氏所载,则棋之势,药之方也。药不必执方,而妙于处方者必效;棋不必拘势,而妙于用势者必赢……”把兵、医、弈三家融为一体,实为棋界独到见解,深得弈理。在著名的《满江红》词中,吴承恩警告严嵩说:“纵饶君局面十分赢,须防劫。”这里运用围棋语言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倾注了吴承恩一生心血的小说《西游记》,也多次描写了围棋。第九回至第十回中,吴承恩以相当精采的笔墨描绘了魏征梦斩泾河龙王的动人故事,其中记述魏征与唐太宗对弈情景时,吴承恩津津乐道地引录了大段《烂柯经》,内容与张靖《棋经十三篇·合战篇第四》相同。如此这般在文学作品中正面描写围棋的尚不多见。在吴承恩笔下山中樵夫口唱“观棋柯烂,伐木丁丁”的歌,福禄寿星及九老都“着棋饮酒,谈笑讴歌”,人间仙境处处都有弈棋之乐趣,确实为《西游记》情节增添不少趣味,从中也可看出吴承恩不仅喜爱围棋,而且完全打破了知识分子对围棋及棋手的偏见与歧视,是中国围棋史上值得庆幸的一笔。

(胡大元)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