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初著名学者诗人段朝端 / 陈慎侗

清末民初著名学者诗人段朝端 / 陈慎侗

段朝端(1843-1925),字笏林,号蔗叟,又号蔗湖退叟。病足后又名“蚓”(见《椿华阁文集·名蚓说》),江苏淮安人。

一、家世与经历

先世居四川巴县凤凰村。明初有段谦、段让者,官淮安卫左所镇抚,携家之淮。居山阳(今淮安市)。

曾祖树堂,名培本。祖善亭,名韶成,邑庠生。父逢元,字春泉。道光甲午(1834)诸生,廪贡。有诗载《山阳诗征续编》。以课读为业。兄朝征,字月珊,号庸伯。同治癸亥(1863)诸生,附贡。性豪迈。著《怡怡轩诗草》。《山阳诗征续编》选载其诗。

先生居次,六岁赴塾从师,至十二岁诸经皆能背诵。十五岁以第二十名入县学,宗师临川李小湖(联琇),科试补廪。十七岁赴浙江杭州应江南借闱乡试,不中。归成《南游杂记》一卷。乃博览群书,访问淮故,有志著作。徐宾华(嘉)谓:“辛酉(1861)与余识于甘白斋,时君未冠,熟郡邑掌故。已著《淮苑》八卷。(见徐宾华致段信附《段朝端小传》)

二十一岁开始教学,馆于汪师舜臣家课其子。1864年北上,考取誊录第三十五名。归仍馆于汪,1869年馆于家。1870年读于江宁(今江苏省南京市)钟山书院。1871年改馆汪耀轩家;1877年馆丁西圃家,1878年馆于家,1880-1897年馆于本邑王寿萱(锡祺)家(署任教职期间请人代馆)。乡试辄下第。1879年报捐试用训导。1894年2月至7月署仪征教谕;1896年4月至8月署甘泉训导;1897年再署甘泉训导,此后历署兴化教谕,海州学正(仅两月),仪征训导。

1904年正月赴江宁就蒯礼卿(光典)家馆,课其五子彦先、六子秀先。聘有教师多人,分门认钟点授课。段朝端与兴化李审言(详)课中文。二月随蒯家迁居扬州。课余与李审言、殷孟乔时至书肆访书、购书。四月中旬致足疾,继又病腿。七月归里。适委署江浦教谕,不能去。嗣后,以足弱不能行,跧伏一室。读书、读画,以诗文自娱,著书终其身。于淮(指淮郡六县)之文献颇多贡献。

二、《秋林习隐图》

段朝端于四十三岁这年,请同邑杨彝亭(鼎)绘秋林习隐第一、二图,有志习隐,编征名流题辞。民国四年(1915)湖南衡阳人萧厔泉(俊贤)时在南京,为绘第三图,成《秋林习隐图》第二册。淮阴吴温叟(涑)为之序,称其“重图重隐”。有七十六岁半身小象,著青衿,形神俱肖。自题七言诗一首:

面方如田不封侯,刚肠疾恶忘恩仇。
老称蔗叟少小笏,书丛僵死穷到骨!
几人识我真性情,言信行果徒硁硁;
传神阿堵只如此,身后浮名何重轻!

题辞太多,选录数首以见其余。高子上(延第)题七律一首:

尘世何从著隐沦,茫茫大地尽荆榛!
试图辋口林泉景,拟作桃源木石邻。
流水高山弦外意,清风明月画中身,
遥情应共秋飚发,红树丹岩一岸巾。

路山夫岯题诗云:

买山未就且买画,隐身未能先隐心。
聊将辋口摩诘笔,当作渊明璧上琴。
清溪一曲秋山静,茅屋数椽黄叶深,
十丈红尘飞不到,万卷奇书时讨寻!
樵隐渔隐隐亦好,未若吾子隐书林。
披图令我发遐想,干木高风传至今!

门生丁默存(宝铨)呈稿云:

水香村作画图看,极见云林著笔难。
一代经师归厄运,秋山如此太荒寒!

罗叔言(振玉)题七绝四首,其二云:

林居不用更逃名,拥卷何殊北面荣。
一片自云红树里,天风吹出读书声。

田鲁渔(毓璠)题七律二首,选录其一:

岳岳吾淮节义乡,高风前辈久沦亡。
如公何减段干木,勖我宜为田子方!
荷篠余生付烟水,倚筇冷眼阅沧桑。
敢辞趋步清尘后,直指都湖作水香!

冒疚斋(广生)题长诗,有句云:“行年八十犹作书,笺注考订虫与鱼。”“先生之诗鲁通父,先生之学吴山夫!自从阮(吾山)范(泳春)尽黄土,征文考献世则无!先生有体似颐志,今时不叹吾道孤!”对先生治学成就,予以极高的称誉。

三、收藏淮人遗墨、遗画、著作

段朝端小时候就喜欢买画,涉猎书史。于淮安乡前辈遗墨、著作尤所留意。一见孤本秘籍,辄假抄校补。其搜得之书,写《淮著收藏记》记之。至丙申(1896)五月,记有二百八十余种。初编《淮人书目》二卷,继又搜寻淮之作者共得四百余人,改著《淮人书目小传》。椿花阁藏书除淮著外,经史子集,金石墨拓亦不在少数。

病足后,令其子炳旭张乡人绢素于壁,卧游其下,神往目想:“风会之变迁,地士之沃脊,家世之兴替,人品之纯驳,物产之良窳,胥子尺幅中见之。艺事也,文献存焉!”(引自《三洲画史自序》)。乃作《半人琐记》、《三洲画史》。

《三洲画史》上下二卷,著录宋至清末历代淮之画家。邑人顾竹侯(震福)序曰:“郡人,自张宛邱以次;宦游、寓公,自李龙眠以次。都三百人(笔者家藏抄本有三百六十人之多,段先生继有增写)。诚艺苑之宝鉴,淮浦之别史也。丈富收藏,熟雅故。充栋著作,传世无疑。是编虽限于画家,然发潜阐幽,与潘熙台《文献志》,吴山夫《耆旧诗》同一微旨,有功掌故。”

段氏藏有淮人清顺治九年壬辰(1652)武进士卫朝英画梅十二幅,历岁自题诗词颇多。摘录丁已(1917)年题五古一首: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放翁。
攫拏崖谷幽,蟠屈霜月中。
赖有老画史,矮纸生长风。
槎枒奔腕下,剑戟相镌砻。
笔力崭冰雪,不愧千夫雄!
偻指三百载,古墨臧牛宫。
摩挲慰蜷曲,白头忘饿穷。
荏苒忽改岁,斗柄摇天东。
年年有成约,舞笔欺盲聋。
但愿兜率归,追步香山公。
传家十二幅,高寒俯芳丛!
从今陋室上,半夜光吐虹!

此诗未收入《椿花阁诗集》。斯册也有不少题咏,邑人邵叔武(祖寿)先生题诗云:

蔗叟绩学人,文献恣探讨。
余事及六法,寸缣罔弗宝。
况复乡邦贤,识名便倾倒!
将军泳橐弓,寒梅写幽抱。
槎枒十二幅,蟉结看亦好。
溪迥烟霏霏,天寒风浩浩。
以彼英雄恣,鑱枪迹可扫。
胡为弄毛锥,兀兀甘坐槁!
自来寂寞名,徇营苦不早。
疏竹思文同,古松缅张璪。
不有一艺传,身后复谁道!
吾爱蔗翁勤,考订匪草草!
因画求遗诗,更忆兼庵老。

此诗称赞段先生“绩学”、探讨文献,勤于考订;感叹卫朝英取得了武进士,却默默无闻。幸留有梅花画幅,遇到段先生才为人称道。末二句是说看完了梅花画册,还想再看张兼庵先生(明人,著《六友堂集》,《山阳诗征》选其诗。)为段先生七世祖来誉公书写扇子的诗。

四、《跰躃余话》与《续篡山阳县志》

吴山夫《山阳志遗》、阮葵生《淮故》、范以煦《淮壖小记》、杨庆之《春宵呓剩》、段朝端《跰躃余话》都是记述淮地掌故之作。《跰躃余话》共六卷,收有掌故一百数十则。写其所著《淮苑》云:

“予曾作《淮苑》十卷,凡数十年溜览所得及闻诸乡前辈遗闻轶事,坠简残编,苟涉于淮,洪纤必载。于梓乡文献小有裨益。惜光绪壬辰(1892)为白蚁食毁。”

考证地方名胜的:

“城内西南隅烟水渺瀰,最为游赏胜地。在宋名万柳池,明时号‘云水清环’。乃郡人忽于西北隅蔡公祠壁上,颜以‘云水清环’。未免迷方失向。”“龙兴寺为西晋古刹,地极宽广,自今之文通寺,北至蔡公祠,皆当日寺基。塔在寺内,建于唐中宗景龙二年,名尊胜塔,俗称燉煌塔。其称文峰塔者,盖后人臆改。”间载联语。蔡公祠联云:

“四周绿水藕花月;十丈红桥杨柳风。”

千佛寺联云:

“塔上铃声,城边帆影;春风杨柳,秋水菰蒲。”(似应为:塔上铃声,春风杨柳;城边帆影,秋水菰蒲。——wrin注)

其有关友朋的:

“(蒋)敬臣随侍来淮,与余订交。及丁外艰,苏州故居毁于乱,遂流寓于淮。……乐淮之风土,愿为迁淮始祖。余为定购水巷口北余姓一宅。庚寅(1890)卸篆归淮。壬辰(1892)二月病卒。年五十三。”

“路山夫(岯)官安徽建平县,因案罢官,流寓于淮。于台山寺东购菜地、柴田数十亩,……建桥通步,草屋三楹,以憩宾客,所谓‘欧舫’是也。……”

涉及他县者:

“《柯山集》卷二十《过涟水》云:城头落日在旗竿,城外长淮水浸天。左海门前灯火盛,橹声呕轧夜深船。‘左海’当是涟水城门名,可补入《安东志·古迹》。”

略举如上,或可补县志之不足。

光绪八年(1882)段朝端曾充淮安府志分纂。民国七年(1918)江苏省通志局聘为淮属分纂。民国八年(1919)淮安县成立淮安县志局。邑人周钧(蘅圃)主其事。聘先生为总纂,分纂若干人。段先生提出《同治重修山阳县志》“简洁知要,宜依类续纂,不当更改原书。其有失误,别为刊补。艺文志与新志相辅而行。”议既定,分别部居。先生自兼艺文、人物、刊误三门。“历十有五月成书二十四卷。一遵通志例,截至宣统三年(1911)为止。”名以《续纂山阳县志》(引文摘自段朝端《续纂山阳县志序》)。

宋琨《静思轩藏书记甲编》谓:“段学博《续纂山阳县志》,为同治邑志特列‘刊误’一门。毕生精力,咸萃于斯。”继又指出新志之失。丁志安《淮安方志漫谈》已转引其言(见《淮安文史资料》第四辑)。

修纂县志要达到完美无缺,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年近八旬的段朝端先生尽心竭力,认真负责,从事编纂的这种精神,是值得后人学习的。

五、《椿花阁文、诗集》

《椿花阁文集》又名《习隐簃杂文》,分序、跋、书后(跋尾)、记、题记(题词)、书信、说、传、墓铭(墓表)等。计一百四十余篇。所著书自序多未收入,也是一部有关淮地文献的著作。

《书残抄本<花草新编>后》记明吴承恩选编的一部词集《花草新编》。记其大要,详其行数、字数,见存卷数。《观明周襄敏寿潘都宪诗轴敬纪》记明嘉靖十八年戊戍(1539)十月六日漕督周约庵(金)祝潘熙台先生六十三岁寿写的诗篇。

《书潘孟深同知手书诗轴后》潘孟深名蔓,为熙台先生长孙。丁酉(1597)秋日书《谿园春兴》诗,时年六十。段先生写此文于壬戍(1922)年,相距三百二十五年。

《椿花阁诗集》。金坛冯蒿庵(名煦,字梦华。清探花,曾任安徽巡抚,住宝应。)序曰:“丁已(1917)三月丁默存(宝铨)侍郎出其(指段)乙卯、丙辰两年诗示余,受而读之。辞旨精练,出入东坡、剑南间。忧生念乱之辞,郁伊怆恍,如怨如诉。令人不忍卒读。”冯为《题椿花阁诗集》诗云:

十月峭寒卷到室,新诗到眼得阳春。
高徐之外无余子,潘鲁而还有替人!
药裹蟫编聊自适,槐安蚁梦忍重陈,
韩侯台下波如毂,便欲从君理钓纶!
注:高徐即高子上、徐宾华两先生;潘鲁即潘四农、鲁通甫两先生。

李审言(详)序曰:“蔗叟虽病痿,每日读书有程。校勘典籍,搜罗故乡文献、遗文轶事。有吴山夫、阮吾山所不载者。晚,叟好为诗。诗必肖其人,而以子史百家纬之,使人不敢薄诗为小道。”

门人丁默存(宝铨)久有刊刻《椿花阁诗集》之请,1919年正月丁遇刺死,刊刻诗集事遂搁置。田鲁渔、顾竹侯纠同顾秋岚、裴梓卿、周次衡等各有所助。付上海聚珍仿宋印书局排印三百部,需银一百三十六元。不足之数以吴温叟(涑)从广州赠银二十元充之。诗选自十六岁至七十六岁。共八卷。

闽人陈石遗(衍)曾选其诗若干首入商务印书馆出版《近代诗钞》。段晚年写诗,不用典故,不讲对仗。选其《77-83岁诗稿》数首。《<补萝书屋图>为姚又巢(姚名琛,浙江杭州人,擅绘花卉鸟虫,流寓于淮)题》七律二首:

杭州抛得筮淮初,委巷城南此结庐。
画史闭门贤父子,穷年作伴老樵渔!
不因人热梁高士,自得天机传隐居,
消受烟云新供养,家庭乐事有谁知?

其二

我比先生弱二龄,补萝野屋昔曾经,
晴窗噀水修蒲草,隙地鉏烟长茯苓。
闲里光阴无量寿,老来翰墨有余馨!
蟠桃一幅叨分赠,翘首绥山有客星!
原注:哲嗣竞夫善山水。君今年八十初度,祝者各赠桃一幅。

《通父先生为潘廉亭(四农先生次子,名亮彝,字元钦)画梅小幅,史鉴定(即笔者先父陈畏人,原姓史)属题,用通老原韵》:

吾乡潘鲁俱天人,画笔诗篇震淮水!
史君宝此差解事,中有英灵呼欲起。
悠悠千载伴师友,落落七言杂悲喜。
黄垆幽愤寄寒萼,两世交情贯生死!
古道不仅矜绝艺,高才久已空余子!
我搜文献六十年,私淑匪自今日始。
追随地下料已近,何止兴观图卷里。
替人不作百感集,此恨几时能一洗!

《正月三日,八三初度,口占试笔》:

兀坐空斋八十三,居然黄面一瞿昙。
赧颜添受儿孙拜,弱足无能祖宗参!
犹有奇书堆砚北,可堪飞炮起江南。
痴顽老子忧时甚,日盼良朋促膝谈!
原注:沪镇间又有战火。

是年三月逝世,享年八十三。

词不多见,录其《题卫朝英梅花册,调寄<扬州慢>,用白石道人体》:

鸿带秋来,莺催春去。几番梦醒繁华,将兴亡饱看。算只有梅花画图上,年年见惯。雪漫绝壑,烟瀚平沙,仗毫端写出,羞它桃李夭斜。一枝玉笛,问高寒吹落谁家?笑壮不封侯,老犹弄笔,比我无差!此日襟怀零乱,残阳里仿佛昏鸦!祝冰心永抱千秋,长此槎枒!

(呵呵,重新断一下如何:鸿带秋来,莺催春去,几番梦醒繁华。将兴亡饱看,算只有梅花。画图上、年年见惯,雪漫绝壑,烟瀚平沙。仗毫端写出,羞它桃李夭斜。  一枝玉笛,问高寒吹落谁家?笑壮不封侯,老犹弄笔,比我无差!此日襟怀零乱,残阳里、仿佛昏鸦!祝冰心永抱千秋,长此槎枒!——wrin注)

六、《楚州丛书》之刻,回赎《小方壶斋丛书》铅版

民国九年(1920)七月如皋冒鹤亭(广生)来淮任淮关监督,请田鲁渔向段朝端致其敬慕之忱。他不带侍从,晤段于椿花阁。握手一叔,欢若旧识。多次晤谈,真是相见恨晚。冒先生也是嗜书成癖的人,在浙之永嘉刻《永嘉诗人祠堂丛书》十三种;在镇江为陈善余募六百金,助刻《元至顺镇江志》。初向段借明末张虞山《古调堂集》,清初杜湘草(首昌)《绾秀园诗选、词选》等书去阅读。继又“得读先生所著及所抄淮上诸先生遗集,或虫食过半。盖犹五十年前所晨书而暝写之,又一一校其异同,及考订其人之生平与其往还朋友之里居出处,其用功为专且久!”段先生辛勤抄录的书多孤本,一旦为虫鼠所毁,就不可复得。“吾于是慨然有刻楚州丛书之举。”(引文节录冒广生《新刻楚州丛书序》)。

冒回镇江招来刻工,于关署动工刊刻。段朝端多年想辑《龟城叟集》不可得,仍由冒先生辑成。冒又辑《寄生馆骈文》一卷,附录一卷。还校补了多种书籍。辛酉(1921)冬,冒广生丁艰弃官归。写定之书携去镇江续刻竣事。《楚州丛书》计二十三种,冒先生捐廉刊刻的有十七种。板送湖心寺收藏。对传播吾淮文化堪称无私的奉献!’

淮人《楚州丛书》续有二集之刻,笔者仅见《柯山集》一种,有邵祖寿(叔武)先生所辑《张文潜先生年谱》。现藏淮安市图书馆。

清河王寿萱(锡祺)世居山阳,喜读书,印书。所印《》有四十多种。惟懒于治生。光绪乙已(1905)所营质库(即当典名肇庆,原址在今新华池和人民剧场后进——编者)倒闭,丛书全部铅版质于刘和泰(亦“当典”名),毁家偿债。寿萱之上海,傭书以死。。段朝端等以《》十有九皆乡梓文献,具禀县府请筹赎资。与和泰商谈、交涉,又讼至平政院。后经县府调解,仅得铅版二十二种。嗣后续印《》仅止于此。

以上从几个方面分别介绍了段朝端的学术成就及其对淮地文献的贡献。段氏一生心血凝成的著作,多未梓行。历经离乱桑海之变,散失殆尽,实属可惜。谨列其著作于后:《南游杂记》一卷,《椿花阁随笔》四卷,《续笔》四卷,《蹄涔小识》二卷,《楚台闻见录》四卷,《淮人书目》二卷,《淮人书目小传》二卷,《袁文拾沈》二卷,《昭代舆地碑目》十八卷,《王褒集注》一卷(清本归上海古籍书店),《风凰村笔丛》二十卷(历十多年才写成),《汉书字诂》二卷,《广韵引书略》卷,《广韵姓氏补编》十卷,《广韵姓氏考》卷,《邵氏姓解辨误》(刊入《邵武徐氏丛书》),《真州学舍》八卷(为读《前汉书》笔记),《淮著收藏记》一卷,《半人琐记》一卷,《三洲画史》二卷,《跰躃余话》六卷,《跰躃余话之余》四卷,《徐集小笺》三卷,《徐节孝先生年谱》一卷(小笺、年谱,淮安志局刊入《徐节孝先生集》),《周自民征君年谱》(淮人藏有草稿),《张力臣先生年谱》,《吴山夫先生年谱》(张、吴二谱,冒广生刊入《楚州丛书》),《张虞山先生年谱》、《任东涧先生年谱》、《顾在瞻先生年谱》、《李公凯先生年谱》、《椿花阁诗集》八卷(印本),《椿花阁文集>)八卷(有抄本)、《77-83岁诗稿》六卷(淮人收藏)。

又《自订年谱》一卷,笔者正在整理补充,有待公之于众。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