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承恩的爱情生涯 / 徐朝红

吴承恩的爱情生涯 / 徐朝红

吴承恩,这位才高名盛,华章万成,然而仕途失意的文人,在爱情生涯上也有着不平凡的际遇。嘉靖六年(1527),28岁的吴承恩,因为颇负文名而娶了户部尚书叶琪的曾孙女。叶家虽然是淮安府的一家望族,而这位绡户侯门的大家闺秀却与吴承恩“情爱甚笃”!青、中年时代的吴承恩,常常奔波在外,客居他乡,他写过很多怀念妻子的诗篇,字句间,吟哦慨叹、情挚意切,这与他描绘闹天宫的豪放、猪八戒的戏谑,完全是另外一番笔墨。请看他在七夕节为怀念妻子所写下的《临江仙·七夕》:“是他离别苦,相见亦悲啼。此事有无君莫问,古今多少分离。与君开抱且衔杯。其间怀恨处,唯我最能知。”如此情真抒怀,深沉而感人。

吴承恩妻子的小名中有一个“九”字,在他的另一首《临江仙》中,通过拆拼的文字戏弄,如“何时当七夕,云雨会双星”,在每一行词句中都嵌入“九”字,以寄寓他对叶氏的意坚、情切。吴承恩写过很多歌颂爱情的诗篇,他抨击过喜新厌旧、富贵易妻的轻薄:“千里辞家裘马客,长安多少鲁秋胡。”他也曾告诫过弃家浪荡、挟妓忘归的不轨:“温柔乡可醉,须念大刀头。”他更为被抛的弃妇声张不平:“艰难谁念妾身孤,化石江头为望夫。”

吴承恩忠于自己的爱情,不为闲花野草所扰牵,尤其厌恶士大夫的寻花问柳。在青楼酒肆的应酬间,面对一些浮妄的挑逗,他的答复是:“青鸾自有云霄伴,莫向场间顾木鸡。”

不幸的是,限于叶氏封建的门户之见,她对吴承恩的淡泊功名、不求仕进多有责备,终因郁郁不得志,早于她的丈夫而先行离世。

吴承恩和叶氏有过一个叫吴凤毛的儿子,以其少见的聪颖而得名。淮安楚州唯一的一位状元公沈坤,意欲将其女许给吴凤毛。可惜,凤毛在吴承恩57岁时早丧,致使五代单传的吴家后继无人。

依照封建士大夫的道德标准,挟妓、纳妾,被认作儒稚风流,连杜甫那样的“人民诗人”也要在晚年娶小老婆。像吴承恩这样既不追逐于官场,又不放浪于烟巷,实在是难能可贵的。

(徐朝红)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